都灵VS桑普多 > 永恒劍主 > 第七百二十九章 對陣 一

伯恩利vs都灵: 第七百二十九章 對陣 一

    “師尊的意思是出其不意?”

    林新又是一喜,頓時明白其中含義?!?br />
    “不錯?!?br />
    這次我龍蛇界危難,我懷疑是有碧湖山內應里應外合,否則哪里會有這么巧,全部都湊到了一塊。

    還有上次打傷我那人我擔心他們也可能會來?!?br />
    龍蛇眼神低沉下來。

    “弟子明白了?!繃中碌閫?。

    “另外,這個給你?!?br />
    忽然龍蛇一下將那顆地上的朱紅珠子攝起來,交給林新。

    “我悟通本源后,祭神之地也用不著這個界器了。需要重新祭煉新的界器,這個就直接給你用吧?!?br />
    “地火九靈珠”林新也不推辭,到了這個份上,師徒兩也沒必要客氣。

    接過寶珠,他頓時感應到里面仿佛有無數狂躁暴虐的火系力量,瘋狂的想要噴涌而出。

    “這地火九靈珠,本身便有鎮壓世界火力的妙用,若是火元力不足,它也能釋放轉化平衡??梢運凳羌湔湎〉囊患縉髦簾?。

    對你祭神之地,會有極大幫助,切莫示之于人,以免招惹災禍?!?br />
    “弟子明白了”林新心頭一凜,連現在突破了的師尊都說這東西是至寶,那就必定是古神器一級,甚至可能更好的寶物。

    “比之古神器,這個更加珍貴?!?br />
    似乎看出了林新的猜測,龍蛇微笑道。

    “非到萬不得已,危在旦夕,不要用它砸人。一旦用了它唉,你到時候就知道我說的什么意思了?!?br />
    龍蛇似乎想起了自己以前的情況,也是閉口不再多說。

    ************************

    龍蛇界中部。

    大片大片的巖漿河流中,密密麻麻無數渾身烈焰的黑色獵犬朝著深火宮方向狂奔著。

    后方一個個赤紅鎧甲頭生羊角的怪人,漂浮著驅趕獵犬前進。

    嘭!

    一頭腳掌奇大,像是恐龍一樣的黑褐色雙足猛獸,其胸口鑲嵌著一顆赤紅晶體,大踏步的跟在怪人隊伍后方。

    它們的數量成千上萬。

    更后方,大群雙翅燃燒著的巨大蝙蝠,怪叫著撲騰飛來。

    它們簇擁著一艘艘滾燙被燒得通紅的金屬飛艦,朝著深火宮緩緩飛去。

    其中一艘飛艦上。

    宦牛和兩個身披紅色披風的羊角男子,并肩而立,遠望著下方貧瘠荒涼的龍蛇界。

    “真是無趣,連掠奪都無物可搶?!逼渲幸桓齪焐蠛幽兇硬荒頭車?。

    “要不是這里是必經之路,必須通過這里,才能踏入人間界,我等又何必巴巴的跑過來浪費軍力?”

    另一羊角男子同樣不悅道。

    “只要兩位兄弟助我殺了那龍蛇與其弟子,事后那一份,必不會少了兩位!”

    宦牛此時趕緊站出來承諾道。

    嗚!

    忽然后方大軍鋪天蓋地的傳來蒼涼號角聲。

    天際邊緣,無數黑洞陡然浮現,從中飛射出大群大群的朱紅火鳥。

    這些火鳥每一頭都有著千米之長。

    雙翼展開,輕輕一搖,便是無數烈焰席卷飛散。

    “鳳凰一族居然也來了!”

    飛艦上,大胡子羊角男子不滿起來。

    “看到便宜就沾,真不愧是鳳凰一族,處處都有它們?!?br />
    “這群貪婪的家伙!”

    宦牛也是被惡心到了。

    他們布局好一切,辛苦驅趕大軍,攻下地火界和龍蛇界之間的入口通道。

    現在倒好,這群鳳凰不愧是一毛不拔老公雞,馬上屁顛屁顛趕來撿便宜。

    要說鳳凰神鳥,確實在民間凡人眼里是神圣象征。

    但在地仙修士中嘛

    這群死鳥無論到哪,都是三光政策。

    燒光,吃光,搶光!

    它們雙翅一振,便是無邊烈焰蜂擁而出,一陣火燒完后,剩下的燒不掉的,再撿撿挑挑能吃的。

    剩下不能吃的,能在鳳凰火焰下都能留存下來的,那就肯定是好東西。

    不用說,翅膀一揮,全部帶走!

    于是,凡事鳳凰一族經過的地方,到處都是赤地千里,寸草不留。

    久而久之,這群火鳥的名聲就越來越臭了。

    “真是煩躁!”羊角男子轉身懶得再看,直接離開。

    “這火鳥打又打不過,趕又趕不走!”宦牛也是心煩。

    好在馬上就要到深火宮了。

    前面一處潛藏的龍蛇界暗哨被找了出來,頓時生大爆炸。

    幾個血龍子被無數的烈焰蝙蝠撲下去,直接活活耗死。

    大軍碾壓過去,直逼龍蛇界核心地帶。

    此時織皇界的隊伍還沒到,他們也是等著這個間隙,給地火界流出空余時間動總攻。

    兩邊雖無訊息聯絡,但這配合卻是異常默契。

    宦牛站在飛艦上俯瞰下方。

    這次地火界兩位大統領被他說動,一同攻伐龍蛇界,為的不過是打開童王人劍技的大門入口。

    前來的兩位大統領,一位名為陳有志,本事凡間火力修士轉化而成,麾下有十八宿將,都是驍勇善戰之輩,修為也都在五階層次。

    另一位羅奉統領,麾下四大金剛,都是勇蕩千軍者,全數為五階人仙大圓滿,已經在布置祭神之地的大將。比起那些所謂的五階道兵,實力差距天差地別。

    此時這般家底度全數帶出來,這次若是不勝,怕是回去地火界,也是被其他統領趁機壓制的份。

    所以兩者必定傾力相助。

    想到這里,宦牛心中稍定。

    只是

    他微微目光朝著飛艦中一處陰暗角落看去。

    那里一處黑霧不斷盤旋轉動。

    “這影子城的人來就算了,邪神也來人是什么意思?”不過現在人間界勢力太大,又聯通魔神一方,威壓萬界。

    邪神對于地火界來說也算是可結交之勢力,兩大統領倒也沒主動趕人。

    只是邪神一向臭名昭著,所以大家也都不怎么接近它而已。

    “宦牛道友可是有事?”

    那隱隱中緩緩亮起兩只淡紅眼睛,一陣呢喃的聲音傳遞過來。

    “黑商道友此行,真的只是隨行觀戰?”

    宦牛淡淡道問。

    “你覺得呢?如此大軍,諸將得力,地火界眾多強者在旁,就算我黑商想要做什么,也不過是自尋死路罷了?!焙諼砣詞鞘Φ?,“你還有什么可擔心的?”

    “也是”宦牛卻是毫不掩飾他對黑商的懷疑。

    畢竟邪神中也分為很多類型,有的邪神就是天生腦門少根筋,做事不顧后果,胡來一氣,那也是很正常。

    “此行龍蛇病危,其余人根本無法阻擋我大軍碾壓,還能有什么好擔心的?”

    想到此處,宦牛便不再多關注此人。

    “報?。?!”

    忽然前面一頭巨型蝙蝠飛向飛艦。

    “偉大的主人,前面地火柱有異動!”

    大統領之一羅奉頓時皺眉。

    “怎么回事?”

    “地火柱似乎有些不穩定,大軍開拔經過,或許有可能引波動,導致”

    話沒說完,眾人便夢蝶聽到前面直接傳來巨大爆炸轟鳴。

    站在飛艦上,只覺得前方無數強光金色四散,瞬間便將整個視野天地填滿。

    地面震動著,天空也直接全是金芒和劇烈灼燒感。

    轟?。?!

    猛然間,地面又是一根巨大火柱沖天而起。

    這一次這根暗紅色火柱,直接在大軍正中沖出,然后炸開。

    無數巖漿碎片到處飛散,直接將靠得近的部分軍隊炸得死無全尸。

    高溫瞬間便屠殺掉了一大半的軍團地面部隊。

    一部分的巨型蝙蝠也沒能幸免于難,頓時被炸得翅膀折斷燃燒,不少紛紛墜地。

    頓時整個大軍一下亂起來。

    “怎么回事?。??不是由炎術士鎮壓地火了嗎?。??”

    飛艦上兩個大統領都是驚怒交加。

    “怎么還會有地火沖出爆炸??!”

    兩人都是各自朝自己親信大吼,不斷詢問情況,或是大聲號令諸軍。

    但遺憾的是,一根根地火柱爆炸,這等威力,相當有數百個人仙集合自爆。

    就算是地仙也只能暫避其鋒,不要說普通的這些地火界軍士。

    強的最多筑基金丹,弱的甚至也就是練氣先天。

    遇到爆炸碎片,大多數生物都是連哼也不哼一聲,直接炸碎被融化。

    無邊無際的紅光轟然爆炸。

    天地自然之威,就算是地仙也不能硬抗其鋒銳。

    地仙頂多只能照顧控制自身一小塊區域。

    面積越大的地方,一旦施法,分散開來威力自然就弱很多了。

    一時間方圓數百靈里上,無數地火柱沖天而起,一根根大大小小柱子直接爆炸。

    頓時一時間死傷無數。

    遠處某一火山頂處。

    林新手持地火九靈珠,看著眼前這一幕天地之威,直接是瞠目結舌。

    他手上寶珠還殘留著淡淡的剛剛法力暴動的痕跡。

    數十上百萬的地火界大軍,居然就憑著這么一顆珠子,便界主龍蛇界地火之力,直接鎮壓,死傷慘重。

    他其實什么也沒做,只是拿著珠子站在這火山口,往里面引動了幾下元氣。

    然后便看到整個龍蛇界一下仿佛變了天。

    瞬息間轟然天災降臨。

    望著遠處轉眼便分崩離析的大軍,林新心頭有些恍惚。

    這等大敵,居然如此容易就解決了?

    “烈山不可大意,地火九靈珠威能無窮,那不過是因為它屬于界器,又是在本界使用,所以威力極其強大?!筆ψ鵒叩納粼對洞?。

    “但這般模式使用,那地仙層次甚至人仙層次強者,可不會受到波及,頂多就是陣容被沖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