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永恒劍主 > 第八百六十三章 內幕 一

都灵大学简笔画: 第八百六十三章 內幕 一

    幽府。

    一片世外桃源,人間仙境之地里。

    不知名的仙山上,桃樹開了漫山遍野的粉色紅花,微風吹過,帶起無數花瓣緩緩旋轉飛舞。

    花樹海洋中央的半山處,一片鏡面般的小湖上,一葉扁舟緩緩停在湖心。

    紅葉戴著蓑笠,斜靠在小舟一頭,臉上全是醉醺醺懶洋洋。

    林新身上的白袍,下擺拖在舟船里,沾染上不少烏黑污穢,他也毫不在意。

    “我想不到你還會回來找我?!焙煲堆鐾泛攘絲誥?。

    林新凝神打量他,到現在為止,他才隱隱能看出,眼前這個中年頹廢男子,到底有多強。

    毫無疑問,紅葉比天尊要強。

    但又沒有道祖那般宏大無邊。

    “很多人都以為我是個惡人?!繃中碌??!盎蛘咭暈沂歉齙ゴ可比巳緶櫚目胱郵??!?br />
    “但是,不管其他人如何看我,我做人最大的一個原則,就是信守承諾?!?br />
    “說得好像很有感觸?!?br />
    紅葉懶懶道。

    “感觸倒沒有,只是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原則?!繃中縷驕駁??!暗較衷?,您能告訴我如何將你們解救出幽府的方法么?”

    紅葉笑了起來。

    “你讓我看到了希望,不過現在還遠遠沒到時機?!?br />
    “難道是我的力量不夠?”

    林新眉頭微蹙起來。

    紅葉搖頭,他拿起酒壺搖了搖,里面發出叮咚的酒水聲,似乎是在估量里面還有多少存量。

    “你知道,幽府最初的原型,是什么嗎?”

    說出這話的時候,他眼中驀然閃過一絲絲悲哀、無奈和凄涼。

    林新看出來了這點,調查了這么久,也終于該到了知曉幽府底細的時候了。

    “愿聞其詳?!?br />
    紅葉微微點頭。

    他坐在船頭,眼神漸漸陷入不可捉摸的迷離和回憶。

    嘩啦。

    一條金色小魚在小船邊上一躍而起,又條然砸入水中。

    紅葉久久沒有說話。

    時間也隨著兩人安靜的對坐,緩緩流逝。

    林新沒有催促,他能夠感覺到紅葉心頭的復雜情感,這種情感的冗長和古老,仿佛深淵一般,給他無邊無際的感覺。

    “幽府曾經是一個完整的破滅前的宇宙?!焙煲犢詰牡諞瘓浠?,就讓林新心頭一震。

    “幽府曾經是一個宇宙?”他不由自主的重復一遍對方的話。

    “是啊”紅葉點頭,深吸一口氣?!岸頤?,便是曾經在幽府宇宙里合道后的劍主,也相當于你們宇宙所稱呼的道祖?!?br />
    他看了眼林新。

    “你去過劍堂了吧?”

    林新還在被幽府居然是一個宇宙的事實震撼,忽然聽到這個問題,便無意識的點頭。

    “去了?!?br />
    “那里匯聚的劍主級道法和劍技,便是源自于無數多的各個宇宙凝聚而來,那里是無數平行宇宙的共同映像交叉點,所以產生的和持續的時間極短?!焙煲督饈偷?。

    “也就是說,宇宙有很多很多,而其中的劍主們,將自身的劍技道法感悟匯聚在一起,形成了劍堂?”

    林新大概理解了這個說法。

    “大致是這樣。像這樣的怪異存在,還有許多。你以后還會遇到。這里就不說了?!焙煲蹲蘋疤?,繼續之前的幽府內容。

    “當初,很多很多年以前,太久了,久到我已經記不清是多少年了。

    我們聚集了所有劍主,試圖挽回宇宙的大劫破滅。但結果無濟于事?!?br />
    他仰頭喝了口酒。

    “無奈之下,為求自保,我們布置了一道驚天動地的恐怖劍意。這道劍意花費了我們一百萬年時間準備,匯合了六十三位劍主的全部力量和神魂。聚合了整個宇宙無以計數的位面星球和世界核心,還有一股神秘力量的加入。

    最終,成功的利用這道劍意,改變了整個宇宙的本質屬性。使得宇宙瞬間急速坍縮,縮小到一個密度高得無法形容的恐怖程度。

    這樣才終于抵抗住了大劫的毀滅?!?br />
    林新聽得云里霧里。

    “那么大劫又是從什么地方來的?”

    “這個就要從整個宇宙的形成來說了?!焙煲緞α誦?。

    “我們所生活的宇宙,被我們稱為黑宇宙。是最基本的大宇宙中的一個組成單元。

    而黑宇宙就像是無數漂浮的死星星球一樣,在大宇宙中不計其數,形成類似星系,星河,星云一樣的龐大組織。

    大宇宙才是我們生活的真正世界,只是那個世界距離我等太遙遠,要想破開黑宇宙,進入大宇宙,需要的不僅僅是機緣,感悟,和力量?;褂惺被?br />
    “大宇宙黑宇宙”林新隱隱感覺這個和地球上的所謂平行宇宙的理論有點類似,但又有很大不同。

    “而我們,要想脫離原本所在的黑宇宙幽府,就必須放棄自身合道的基業。畢竟合道后,我們其實本質上是幽府的一部分。而問題就來了?!焙煲抖倭碩?。

    “一旦放棄合道,便沒了實力。

    而沒有了力量,反過來就根本不可能脫離幽府?!?br />
    林新也理解了。

    “只有在合道時,才能看到脫離的希望和有足夠的力量。

    但也正是因為合道,所以自身根本就是幽府的一部分,所以無法脫離?!?br />
    他想了想。

    “那么我要怎么做?才能幫你?!?br />
    “時機還未到”紅葉搖頭,“這不是力量的問題。就算你有足以毀滅幽府的力量。但我本身就是幽府的一部分,你如果毀滅了幽府,那就是毀滅了我們?!?br />
    這確實難辦。

    林新也是頭疼起來。

    “不用多想,我先傳你吸收道祖本源之法?!焙煲緞α誦??!凹親?,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要合道。

    而一旦合道,那就一定要守住自己所在的黑宇宙,宇宙即我心。否則,你最終落得如我這般還算好的,要是像獅子原那里的那群人一樣,那就真的是生不如死?!?br />
    獅子原那里似乎還有內情,但林新也顧不得許多了。

    紅葉那邊已經開始傳遞過來,龐大的吸收道祖本源技巧方法。

    他迅速閉目接受信息。

    片刻后,等他再度睜眼時,眼前已經沒了紅葉的蹤影。

    只剩他一個人坐在小舟上,周圍寧靜祥和,完全看不出是在瘋狂邪惡,吞噬一切的幽府內部。

    吸收道祖本源的方法很簡單,也很難下定決心。

    那便是徹底放開神魂,將道祖本源融合,化為自身的一部分。吸收其中蘊含的無數信息。

    而這樣做的后果,就是他極有可能被無數的道祖信息沖刷成另一個道祖,一個道祖本源的原型體分身。

    若是能堅持下來,那就瞬間成長到無限接近道祖的半合道境界。

    只需要一個契機就能踏入那個至高境界。

    這是唯一的融合方法,也是極其危險的方法。

    當初陰影界的三皇就是因為這個方法成功率太低,從而畏而止步,只是用來表面上感悟。

    “唉”長嘆一口氣。林新站起身,跨步往前,驟然消失在湖面上。

    再度出現時,他已經漂浮在幽府外的灰白虛空中。

    無數灰白劫氣在他身旁流轉飛舞,都被大片的紅色靈光阻擋在外。

    林新靜靜遙望著碩大無比的幽府。

    它就像一個巨大無比的黑色海洋,凝聚著無數粘稠的黑色油狀液體,不斷轉動。

    中央處一張暗紅人形大嘴,不斷開合咀嚼著什么,周圍有無數似水又像云一樣的黑色東西,被其不斷吞噬進去。

    不時的就連一些白色的劫氣也會被其連帶著吞噬。

    “幽府”林新忽然想起之前遇到的那些雙角人。

    “另一個宇宙的入侵者么”

    他瞇了瞇眼。

    他不明白紅葉在等待什么時機。放棄合道,由他強行帶出來,說不定也是可行。

    叮鈴鈴

    忽然一陣清脆的馬車鈴響傳來。

    林新心神一顫,眼前一花。

    周圍場景瞬間轉變,赫然變成了光禿禿都出都是白色劫氣的人間界。

    他獨自站在黑色石塊上,望著周圍一片死寂白茫茫,沒有絲毫生機。

    “妖符種消耗完畢了么?”

    他這才恍然。

    幽府并不存在與現實的宇宙中,而是處于虛幻和現實中間的夾縫。如果自己無法調整自身形態,那無論如何也無法進入其中。

    “秘法到手,可惜因果還在?!?br />
    他最后看了眼四周空間中明顯的空間凸痕。

    轉身條然消失。

    ***********************

    茫茫虛空中。

    一處萎縮得只剩下數百靈里面積的小世界,在劫氣里如同灰黑孤島一般,勉強支撐著一道金黃色護罩,抵抗劫氣侵襲。

    就是這道金色護罩,也不斷流轉著暗淡符文,處于隨時可能崩潰的邊緣。

    護罩內,一處三層的白色樓閣中。

    兩個青衣老者仰頭望著搖搖欲墜的金色光罩,都是面色陰沉。

    “快要撐不住了”

    一老者長長嘆氣。

    “宋賢侄,老朽只怕不能再留你多時了”

    他回過頭,看向大廳內坐著的幾個年輕客人。

    這幾人赫然便是許久未現身的宋丹浩,許玲,宮商白鈺三人。

    宋丹浩站起身。也是看到了外界搖搖欲墜的金色光膜。

    “可惜晚輩功力未復,否則也必能助李家界一臂之力!”

    他斬釘截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