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一千五百四十二 天王戰魂

都灵vs博洛尼亚: 一千五百四十二 天王戰魂

    當慕容恪穿過城門來到吊橋上的時候才看清來的這支兵馬,臉上的笑容瞬間煙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面如土色。

    “呵呵……真是冤家路窄??!”慕容恪倒吸一口冷氣,催馬便往斜刺里狂奔。

    來的這支騎兵正是奉了岳飛之命前來給項羽施加壓力的漢軍先鋒,為首大將胯下颯露紫,左手彎月鉤,右手龍虎黃金矛,正是慕容恪的仇敵冉閔。

    “好啊,慕容狗賊我遍尋你不到,原來跑到西域來了,哪里走?人頭留下!”

    就在慕容恪認出冉閔之際,冉閔也認出了慕容恪。正是這個狗賊率領鮮卑連環馬打的自己連吃敗仗,在他手下三番五次吃了大虧,最后險些在他手上喪命。

    自己跛的左足就是拜慕容恪所賜,此刻狹路相逢,豈能放他離開?冉閔當即舍了身后的將士,不顧一切的催馬追趕。

    天地之間,這對前世今生的宿敵一個瘋狂逃命,一個奮力追趕。在茫??躋爸心闋肺抑?,卷起一溜煙塵。

    慕容恪胯下的戰馬雖是大宛良馬,但比起冉閔的颯露紫卻是不可同日而語,一盞茶的功夫之后就被冉閔迫近到只剩三四十丈的距離。

    “莫非我慕容恪注定要亡命于此?”

    慕容恪一臉不甘心,放緩馬速,反手摘了鐵胎強弓,拉得弓弦如滿月,轉身就是一箭。

    就在慕容恪開弓放箭之際,冉閔大喝一聲將手里的長矛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反正自己手里還有彎月鉤,就算刺不中慕容恪也不打緊。

    金颯颯的長矛裹挾著呼嘯的風聲破空飛出,雷霆萬鈞,猶如蒼鷹搏兔。

    慕容恪躲閃不及,被一槍刺穿后背透胸而過,余勢未衰,竟然連帶著將慕容恪胯下大宛馬的頸部也刺穿,瞬間連人帶馬仆倒在地。

    冉閔在奮力擲矛的同時,左手彎月鉤一個橫掃千軍,準確無誤的將慕容恪的冷箭擊落,毫發無損。

    慕容恪連人帶馬仆倒在地,跌了滿嘴塵土,鮮血順著嘴角汩汩溢出,整個人再也不能動彈。

    風沙漫卷而來,吹得這位草原上的名將睜不開眼睛,盡管他想再看這錦繡山河最后一眼,卻連眼皮再也無力睜開,喘著粗氣呢喃道:“呵呵……我……今日……要死了么?看……來……偉大的……鮮卑……注定……無法崛起了!”

    “吁……”

    一聲雄壯的勒馬聲在慕容恪耳畔響起,冉閔眨眼間已經策馬趕到。

    翻身下馬,彎月鉤一閃,便把慕容恪的頭顱摘了下來,轉身懸掛在馬前,“狗賊,總算落到我的手中了,回頭拿你的首級遙祭在幽州追隨我戰死的將士們!”

    “叮咚……冉閔手刃前世今生的仇人慕容恪,達成不死不休任務,全屬性+1。當前四維變化如下:冉閔統率95,武力106,智力69,政治51.”

    “叮咚……由于冉閔達成不死不休任務,特殊屬性由英魂強化為‘戰魂’,斗將廝殺時戰意每增加一格,則武力+3,最高可增加12點?!?br />
    就在冉閔砍下慕容恪首級之時,遠在萬里之遙,正在劇縣運籌帷幄的劉辯腦海中同時響起了系統的提示音,不由得喜出望外:“好啊,真是不容易,冉天王終于報了前世今生的大仇,手刃了慕容恪這個狗賊。除了英魂強化為戰魂之外,沒想到還有四維全體+1的額外獎勵!”

    “大戰項羽在即,強化后的冉天王配上殺胡屬性,在對陣項羽、阿喀琉斯的時候火力全開,能夠上升到125的武力,對于岳飛軍團來說實在太重要了。要圍殺項羽、阿喀琉斯這樣的非人類,必須有個冉天王這樣的扛鼎猛將正面站出來迎戰,其他人在側翼助戰,方有勝算!”

    劉辯心潮澎湃,站在劇縣的城樓上極目遠眺,山河錦繡,乾坤大好,似乎距離漢家一統天下之日已經為時不遠。

    遠方日薄西山,讓劉辯想起了虞姬,心底喃喃自語道:“既然冉閔手刃慕容恪成功,看來岳飛的三十萬大軍已經兵臨大夏城下。也不知道虞姬能否說服高傲的項羽歸漢,我敬你是條漢子,若你愿意化干戈為玉帛,朕必不食言!”

    按照帝王無情的心理,劉辯是絕對不應該留下項羽的。但內心深處的那個靈魂又對項羽有著難言的敬意,所以劉辯愿意賭一把,留項羽活在這個世上。

    天下紛爭,遍地狼煙之時,項羽尚且不能與自己抗衡。劉辯相信當塵埃落定,大漢一統寰宇之際,項羽應該更沒必要再挑起事端。若項羽真如此做了,正好給雨后春筍一般的將二代一個磨煉的機會。

    就在冉閔追逐慕容恪之際,高寵催促胯下玉頂火龍駒,手中虎頭鏨金槍一招,喝令大軍停止前進的腳步:“大軍暫停!”

    岳云與高長恭一起催馬趕了上來,岳云一臉不解的問:“我看木鹿城中火光沖天,殺聲大作,顯然是大夏人起了內訌,我等何不趁機殺進城去,一舉滅了大夏?”

    高寵立馬橫槍,冷靜的道:“岳帥決定先禮后兵,攻心為上,攻城為下。岳帥只說對項羽施加壓力,并沒有讓我等攻城?;蛐砜蘢家丫搗訟鈑鴯樗?,我等若是貿然攻城,說不定會弄巧成拙,還是等寇準出來之后再做決定吧!”

    “兄長所言極是!”

    高長恭對高寵的話表示贊成,雖然不是自家兄弟,但彼此都姓高,五百年前是一家,所以高長恭尊高寵為兄長,舉目眺望道:“再說了,都說大夏國相呂望足智多謀,萬一這是項羽的誘敵之計,我等貿然入城反而會中了埋伏?;故橋扇稅亞榭鮭鞅ㄔ浪?,等見了寇準之后再做決定不遲!”

    岳云頷首道:“兩位高將軍說得有理,那就暫時在城下駐兵,派人稟報父帥!”

    四萬漢軍鐵騎在木鹿城南列開陣勢,兵雄馬壯,旌旗招展,刀槍蔽日,令城內的大夏士兵不寒而栗,未戰先怯。

    這時候木鹿城里的大夏士兵幾乎全部出動了,叛卒死的死逃的逃,混亂之中有人被漢軍氣勢所懾,趁亂出城逃走。更多的將士則前往大夏王宮幫助救火,另外一部分則登上城墻準備防守。

    守衛城門的大夏武將催馬前來稟報項羽:“啟稟大王,城外來了四五萬漢軍騎兵,正在南門外列陣,意圖不明。不知我軍該如何應對,是閉門死守還是……”

    項羽嘆息一聲,揮手道:“不必了,我已經決定讓相父率領你們歸順大漢。我軍元氣已喪,面對著近百萬漢軍,根本無力抗衡,還是接受現實,盡量減少傷亡吧!”

    在數萬大夏士兵的齊心協力下,大夏王宮的熊熊大火終于被撲滅。

    郭侃、呂望、虞姬、寇準等人俱都被大火炙烤的焦頭爛額,口干舌燥,急忙帶著百余名宮女、宦官前來御膳房一帶尋水解渴。項羽也帶著楊四郎、呂玲綺等人穿過滿目瘡痍的宮殿匆匆趕來探望眾人。

    由于大火熊熊,灰燼飛揚,王宮里的幾口井全都遭到了污染,水面飄蕩著大量的干柴灰燼,能喝的水只剩下御膳房里一口大缸里的清水。

    有宮女用木瓢舀了端給虞姬和呂望:“請王妃與國相用水解渴!”

    回頭看看身后百余名饑渴的眼神,一個個蓬頭垢面,滿臉灰塵,嘴唇幾乎干裂了,眼巴巴的望著宮女手里的木瓢,虞姬就知道大伙兒都干渴到了極限。

    “呵呵……我與大王說話的時候剛喝過茶,一點也不渴,還是你們先喝吧!”虞姬笑容可掬的把木瓢推回去,讓宮女先喝。

    “謝謝王妃!”

    宮女眼眶濕潤了,千恩萬謝,接過木瓢仰起脖頸大口大口的灌進腔子里。

    “真是不知好歹,不知道先讓國相與諸位大人飲用么?”有太監頭目上前訓斥,奪過木瓢遞給呂望與郭侃、寇準。

    郭侃與寇準見虞姬都不喝,若是與宮女、太監搶水喝未免有失風度,俱都婉言謝絕,卻一起規勸呂望:“你老人家年事已高,經不起折騰,喝口清水滋潤下喉嚨吧?”

    眾宮女、太監也一起勸諫:“國相已經鬢發蒼白,卻依舊為國操勞,若你不喝我等又豈敢造肆?”

    呂望已經七旬有余,耐不住眾人的勸諫,便笑吟吟的接過木瓢喝了幾口,滋潤下幾乎冒煙的嗓子:“呵呵……既然諸位抬愛,老朽只好先飲為敬!”

    看到呂望喝過清水,其他焦頭爛額,嘴干唇裂的太監宮女這才排著隊依次飲水解渴,在酣暢淋漓的同時紛紛咒罵慕容恪、石達開忘恩負義。

    就在一缸清水被喝了一半之時,第一個飲水的宮女忽然抱著腹部蹲在地上呻/吟了起來,痛苦之情溢于言表,臉頰幾乎扭曲變形,片刻之后便臉色變青,四肢痙攣,渾身抽搐,旋即氣絕身亡。

    就在第一個宮女咽氣的時候,其他十幾個先喝了清水的太監與宮女也紛紛痛苦的跪倒在地,或蜷縮掙扎,或奔走慘叫,一個個痛苦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