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幸福武俠 > 第九章 大道之行

都灵vs卡利亚里: 第九章 大道之行

    光陰似箭,轉眼三個月過去。

    人跡鮮至的天山有一峰,高聳入云,從山下看整座山有如天柱一般,這是一座從來沒有人到過,四壁垂直陡峭的高峰,此峰曾被人稱之為天柱峰,也曾被稱之為陽柱峰,此時被秦朝取名曰仙門峰。

    仙門峰山腳下四壁直上直下,極陡峭,望之令人生畏,可一旦過了這山下半部分,到達中上,則與平常山無異,此時仙門峰山腰新建了不少石木筑造的屋子。

    “半個月就是大年三十了,盛朝這人也是!”

    仙門峰布滿積雪的山道上,兩個美艷女子輕盈的踏著積雪往山頂走去。

    “盛朝這一次的行動確實讓人意外,剛納了玉婷、月如、潤兒和妙玉,便急急忙忙把她們都拉到這沒有人煙,寒冷入骨的天山仙門峰?!憊駱鋁成隙際翹袢話蠶櫚男θ?,美目閃著光,“不過我看得出他這幾個月來干勁十足,這種干勁和上進的精氣神,是以往從沒有過的,不知是什么原因,我開始還以為是他納了仙玉婷她們四個的緣故,可是詢問下來,根本不是?!?br />
    “盛朝這些天確實是發自內心的充實,那樣子就像我看過一些得道高僧,道門前輩?!鼻賾晡⑿Φ?,“我感覺他就像找到了心靈的歸屬?!?br />
    “盛朝說的是使命感?!憊駱亂恍?,“總之這是好事,唯一不好的就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使命,卻把我們都拉來,把我們都拉來也罷,連李前輩也給拉過來了?!憊駱濾檔秸庋壑猩涼凰懇焐?。秦雨眼中也有一絲異樣:“李前輩還好一點,可是秋老齋主,自鳳悲師太出世,她便與盛朝分開,沒想到現在,盛朝叫她來。她居然也……”

    這一次秦朝來這天山,帶上了秦雨、郭媛媛、仙玉婷、君月如、白潤兒、憐妙玉,這幾個都是秦朝的妻妾,帶上很正常??墑淺慫峭?,把另外兩人也叫了過來,這倆人就是李滄海和秋心淼,偏偏這兩人居然也沒有太過強烈的拒絕。

    “不說這些,夫君讓我們來這里是訓練對靈氣的敏感度。你今天如何?”

    “已經敏感多了?!鼻賾晷Φ醚劬γ釁?,“為這事,我們可是和盛朝打了賭的,現在看來又被他贏了?!?br />
    “‘用進廢退’本身就是盛朝的進化論體系中一個重要觀點,他通過境界達到極高,像破碎虛空級別的人能夠稍微感覺到一點靈氣的存在這個線索,從而推出人類本身是能夠感應到靈氣,早期的人類是追逐靈氣生存的這一條道理,從而有意識來訓練我們對靈氣的感應,這才帶著我們來到這天山仙門峰?!憊駱灤Φ??!罷饣暗故敲淮?,不過我想的是,他為何非要我們感應靈氣的存在?對于人類來說,能否感應到靈氣其實沒有必要性?!?br />
    “是啊,以前靈氣要潰散,他也沒提過感應靈氣的事,現在卻……問他,他也不說,只是說以后就會知道?!鼻賾昕聰蛟洞ι獎?。

    山壁上鑿著十三個開口如缸大的石洞,此刻一個洞中洞頂橫著一根巨梁。梁下垂下一根繩子,半空中吊著一人。

    “盛朝是怎么做到的?”

    洞中篝火前站著一白衣女子,女子雙眼溫柔看著垂在半空仿佛一具尸體一樣的人,這時這人身子微微偏移了一絲。雖然這一絲偏移很細微,可白衣女子眼睛還是瞪大了。

    “是0.0003厘米!”

    “盛朝剛剛移動了0.0003厘米?!迸佑玫孛嬗錳炕率?。

    空中死尸般的人睜開眼睛,而后一拉腰間的繩結,飛落在女子身前?!叭蠖?,把今天的數據都抄好?!鼻爻⑿λ檔??!班??!迸憂嶸Φ?,而后連磨起墨來。女子動作溫柔恬靜而美妙,秦朝目光有些迷醉,白衣女子就是秦朝從未見過的陰癸派曾與朱雁媚齊名的白潤兒。

    白潤兒相貌莊美絕艷,能與秦雨相比肩,最讓秦朝意外的是她雖然出自陰癸派,平日里卻極講究,除了與秦朝獨處,動情時會不由自主施展陰癸派功法的妖媚魅惑,其他時間都很自重自愛。

    有時連仙玉婷、秋心淼都說白潤兒是入錯了門,不應該是陰癸派的人。

    很快秦朝、白潤兒出了石洞。

    “盛朝?!鼻賾?、郭媛媛迎了上來?!熬偷椒故繃??”“嗯?!薄岸粵聳⒊?,馬上就要過大年了,我們是不是該動身,過年的事多,各種拜年禮節少不了,總不能非到大年三十才急急忙忙回去?”秦雨笑說道。秦朝微一沉思,點了點頭:“那準備一下,我們就動身吧?!薄疤昧?!”秦雨眼里都是歡欣雀躍。

    “這些實驗測試數據,大體也該夠了吧!”秦朝踏著積雪走在山道上,心中低語,與仙玉婷、白潤兒四女同房后僅僅半個月,秦朝便帶著眾女來這里。

    直指靈氣本身的參悟,秦朝絕不相信所謂的佛道打坐參禪,儒家修心省已,閉門造車,憑空想象的方式去頓悟,從而一朝得道。

    因此秦朝采用的方法就是把平時研究天體體系,研究化學、物理等等,總之就是將科學研究的方法直接搬到靈氣上。

    只是這一次實驗的工具不是外物,而是自身。

    “無論太極、還是形意,亦或莫比烏斯帶場之力,都是在周圍環境靈氣越濃郁,效果便越能感覺到,而靈氣是海拔越高,就越濃郁?!?br />
    不可能所有實驗都在熱氣球上做,所以秦朝唯有找一個海拔極高的地方,最終秦朝放棄了更高,卻更加不方便,也沒有必要這么高的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瑪,而選擇了海拔也極高,環境卻更好的天山。

    “不過這做實驗還真是……”秦朝心中感慨,這次日子為了得到一些數據,尤其是要確保數據的準確和規范性,秦朝不知想了多少辦法,做了多少次失敗的實驗,才讓每一次同樣的實驗數據都是相等,得到了有效的數據。

    可這只是針對某一個實驗,一旦換一種實驗,這種過程又一次重新開始。

    “暫時能夠做到的實驗,大體都做了,這些數據應該……應該能弄出一些東西!”秦朝看向東南方,嶺南的家人秦朝何嘗不想念?

    很快秦朝回到嶺南,過完年后,秦朝再一次沉入到大量的研究中。

    偶爾秦朝在書房中飛速的演算,將腦海中的猜想,用筆下的幾何圖形,數據、數學公式進行驗證,邏輯推理。

    有時秦朝也會離開清風莊園,或獨自一人,或帶上一兩女來到天山仙門峰,進入到實驗場地,實驗并記錄數據而后再一次回到清風莊園思索,演算。

    這期間呂公著發表了對于燃燒現象的‘熱現象’的解釋,認為熱是一種物質,按照段海峰的《化學》一書,呂公著將熱物質當做一種元素引入,稱之為熱質。

    因為呂公著對熱質說的解說十分漂亮,頗能自圓其說,因此引起了巨大的轟動,大量的人對他的熱質說表示贊同,當然也有一些表示懷疑的不贊同。

    贊成派與反對派爭論不休,武道界的各大佬程頤、司馬光、王安石、蘇軾等一個個也被卷入進來,最后人人呼喚《化學》的權威段海峰出來評判。

    秦朝自然不可能不回應,可是秦朝的回應‘熱質說從很多方面來說都頗為能夠解釋熱現象,但它與我在化學上一些觀點類似,依然是有缺點的,因此我更愿意將他暫且歸于真理,或者一個假設的真理……’。

    這回應一出,武道界對熱現象的爭議不僅沒減北,反而愈發激烈。

    這其間秦朝也不時參與嶺南的政府管理,參與武道界各種事情之中,在報上發文,更新《新青年》上各種連載,甚至也研究著秦朝前世所沒有記住,只知道一個‘萬有引力’名詞,其他一切都不是很懂的萬有引力。

    萬有引力的進展很快,可是秦朝真正的心思在靈氣上。

    而靈氣的因為未知因素實在太多,以至于秦朝進步極微。

    可是進步再慢,秦朝也在思索,也在演算,沒人發現的是隨著秦朝的鉆研,漸漸的他進入一種狀態,表面看起來與眾人無異,與以前無異,實質上如果他的研究過程,就如同后世哥白尼思索天體運行體系最后得出日心說,如開普勒將其師帝谷的數據進行分析歸納,最后得出開普勒行星三大定律,如牛頓研究萬有引力一樣……

    哥白尼研究天體體系,根本不是后世現代科技發達的時代,同樣數不清的迷團和未知數困擾著哥白尼。

    開普勒計算帝谷的數據,照樣全都是未知,只有有限的數據供他進行歸納,做出各種猜想,牛頓、愛因斯坦,甚至于很多真正開創性質的科學,在發現時都是有著大量大量的未知因素和不成熟的條件。

    此刻秦朝亦是如此。

    根本不管那些未知和困難有多大,都興致勃勃的思索推衍研究,偶爾有所發現,必然欣喜若狂,快樂得如同撿了一塊小小的五彩貝殼的小孩子一樣。

    在這種狀況下,秦朝不時有些收獲,雖然每一次收獲都極小,甚至放開了講,是微不足道,可一次又一次收獲,不知不覺中,他離拾取靈氣真理海洋中真正有大價值的珍珠腳步越來越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