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幸福武俠 > 第五十三章 坐地起價

都灵vs森索罗: 第五十三章 坐地起價

    “不!”明月搖頭,“我自己做錯了事,自己承擔?!備嚀祠サ懔說閫?,看向秦朝:“這位公子,還未請教?”秦朝一笑:“高仙子,不認識我了?”這聲音是恢復了雷峰塔下時的聲音。高天籟有過耳不忘之能,她早就覺得秦朝的聲音比較耳熟,只是秦朝樣貌和三年前有變化,又加上聲音與從前并非完全一致才不敢肯定。

    “原來是你?!備嚀祠ビ鍥鎘幸凰墾掛植蛔〉木?。

    秦朝、宇文柔娘眼里閃過一絲疑惑。

    “師父,你真的認識他?”明月連叫道,這聲音比先前多了一絲生氣和喜意,如果這少年真是自己師父的老熟人,那她那樣犧牲也心中舒服多了。

    “高仙子是認出我了?!鼻爻α誦?,又看向一旁馮小婉。馮小婉眼神疑惑看著秦朝。

    “馮姐姐,我們也見面了?!鼻爻檔?。

    “你是?”

    “段海峰,秦盛朝!”秦朝說道。

    “怎會是你?”馮小婉驚呼,隨即眉頭皺起,“照兒傷的原來是你?!彼旖鍬凍鲆凰靠嘈?,她并不知道秦朝就是酒色公子,這時還沒想到為何秦朝一見她便能認出。

    “咦,這人也認識我師父?”王照兒瞪著骨碌碌的眼睛看向馮小婉:“師父,他是?”

    馮小婉沒說話,而是目光一掃四周:“憐師姊,你就別躲了,出來見見小妹吧?!薄鞍?!”一聲嘆息,遠遠緩緩出現一道人影?!拔宜搗朧γ?,你弟子惹出的禍,我可不管?!繃鈑裥ψ歐繕磯?。

    “馮小婉,你們陰癸派怎么?”高天籟疑惑,又瞪了秦朝一眼。馮小婉輕笑:“這天下不是就你們慈航靜齋眼光好,段公子一表人才,你們拉攏他,我們就不行?只是段公子你也太壞了。居然腳踏兩只,哦,不,是腳踏三只船。陰癸、花間、慈航都占了一份?!?br />
    秦朝聳聳肩,向馮小婉、高天籟道:“并非我不識趣,只是情勢緊迫,須得同舟共濟才能度過這一次靈氣潰散之災,我可沒空在你們之間周旋。所以……?!薄八婺?!”高天籟淡淡道?!岸喂傭宰約禾恍判牧??!狽胄⊥袂嶁?,馮小婉、高天籟何嘗不知天地靈氣潰散在即,團結合作才是正道,也不可能真對秦朝生氣?!傲︽⒈鵠次揄??”高天籟看向飛近的憐妙玉,“憐師姊莫不是貼身?;で毓??”

    憐妙玉輕輕一笑:“高仙子好眼力?!?br />
    高天籟臉色有些難看,秦朝和她慈航靜齋合作,至今為止,慈航靜齋給予的幫扶并不多,反而這陰癸派居然派了一個先天高手貼身?;?,這一比。慈航靜齋便完全落入了下風,若是秦朝沒什么本事還好,偏偏才多久,便鬧出這么大的事。

    “我說高仙子,若非你們慈航靜齋太小氣,上一次段公子便不會弄出性本惡來惡心你們,這些都怪你們自己不爭氣,咯咯,這一局算是我們陰癸派贏了?!狽胄⊥裥Φ煤蕓?,與慈航靜齋萬眾一心不同。陰癸派內部其實是非常不團結的,憐妙玉守護秦朝的事,陰癸派便有九成人不同意,馮小婉也不是很樂意。只是一向尊重憐妙玉的決定,故而睜只眼閉只眼,只是這一次看到高天籟吃鱉,心中覺得無比痛快。

    “憐師姊,你既然?;ざ喂?,怎么又讓……”馮小婉道。

    “是啊。憐師伯,你是故意讓照兒出丑的吧?你太壞了!”王照兒也嗲聲叫道,心里忐忑不安,這一次秦朝受傷她負主要責任,若是死的是普通人,沒什么好在意的,可現在看來……王照兒瞥了眼秦朝?!罷馕桓綹綾晃乙豕錙珊痛群驕艙雷虐徒?,我傷了他……”王照兒微微咬了下唇,忽然瞥到明月,心中又是一松,“大不了便是一個死,反正有明月陪著死,她都不怕,我怕什么!”她臉上又是笑意盈盈。

    憐妙玉笑道:“段公子身手還算不錯,我見明月和照兒先前打的賭只是誰先抓到段公子,故而沒有露面,誰知道照兒臨時冒壞水,所以……”說到這憐妙玉瞪了秦朝一眼。

    “這小子,明明能躲開,偏要為了那個女人逞強?!繃鈑裥鬧邪檔?。

    “憐師姊,你也是,明知照兒是什么德性,還……算了?!狽胄⊥褡蚯爻?,“段公子,你的傷既然可以用玉狐圖醫治,那交給我陰癸派便是,女人么,要多少我給你弄來多少?!薄胺胄⊥?,秦公子的事,我慈航靜齋也有份?!備嚀祠サ??!翱┛?,你慈航靜齋會怎么做,我還不知道……”馮小婉說道。

    “二位?!鼻爻蚨系?,“《玉狐圖》只能吊命,頂天了吊住一年的命,除非……”

    “一年?”馮小婉、高天籟不由皺眉,對于心脈斷裂,即便是他們這兩門派也沒好法子治療。不過兩人都注意到了秦朝最后說的‘除非’兩個字。

    “請說……”高天籟道。

    “段公子,除非什么,莫非要小妹的身子?”馮小婉咯咯笑道。

    “除非我修煉道心種魔大法?!鼻爻檔?。

    “道心種魔?”馮小婉眉一挑,怪異的瞥了秦朝一眼:“段公子見識真是廣博,道心種魔大法可是我魔門的上乘功法,不過小妹可從沒聽說過修煉這門功法能接續心脈,恐怕要令段公子失望了?!?br />
    高天籟也是心中點頭,道心種魔大法是魔門最為神奇的功法,修煉到極點能破碎虛空,雖然這門功法神奇無比,能轉換生死,可是接續心脈似乎是不太可能的。

    “道心種魔大法是不能接續心脈?!鼻爻檔?,“可假如配合上另一門功法,與一位像高仙子一樣具有道心的女子雙修,便可產生強大的生機從而接續心脈?!?br />
    “哦?”馮小婉、高天籟看著秦朝。

    “這門雙修功法講究男方有情無欲,女方有欲無情……”秦朝連細細將雙修谷的雙修大法介紹起來,高天籟、馮小婉都是武學見識過人之輩,一聽秦朝所說的雙修大法細節,微微一思索,一個個眼睛都亮了。

    “此法唯一難的就是女子要達到有欲無情,這對女方的修養要求極為苛刻?!鼻爻低?。四周一片沉靜。

    高天籟、馮小婉眼睛閃著光都在沉思中。

    許久——

    “原來還有這樣一種法子接續心脈,長見識了?!備嚀祠ピ尢鏡?,又看向秦朝,“秦公子。我感覺用這種方式雙修之后,不僅能修復心脈斷裂,更有意想不到的好處,比如說窺見人道進入天道的美妙過程?!?br />
    “仙子高明!”

    秦朝眉不由一挑,連贊道?!陡燦攴啤分瀉賾肭孛窩閌且蛘夥絞?。結果兩人窺見到了人道進趨天道的過程,使秦夢瑤提前數十年閉關進入無上天道,至于韓柏雖然也窺見了,可他本身境界太低了,反而沒什么效果。

    “我也覺得此法可行?!狽胄⊥窈呱檔?,又嫣然一笑:“段公子,你這法子雖好,可是需要兩樣東西,一是修煉道心種魔大法,這種功法可只存在于傳說中。無人知道現在誰會此功法,其二便是修煉道心的女子,這可不容易找呀,眼前么,倒是有那么一位勉強合格,只是高仙子仙軀嬌貴,咯咯,段公子能否配得上?”

    “高仙子道心完備我自是知道,也不敢高攀?!鼻爻沉艘謊鄹嚀祠?,高天籟與所有慈航靜齋成名傳人一樣。有一種凜然之勢,圣潔得讓人生不起一絲褻瀆之念。

    “嗯?”高天籟感覺到秦朝的目光,她臉頰閃過一抹紅潮,淡淡道:“若是秦公子愿意。天籟何惜此身?!?br />
    秦朝目光落到宇文柔娘身上:“我這一位妻子也是心脈斷裂,我想讓她進入慈航靜齋門下完善道心?!?br />
    “她?”高天籟目光端詳著宇文柔娘,片刻后淡淡道,“宇文姊資質奇佳,外柔內鋼,我可以答應引她入門?!?br />
    “道心種魔么。就得麻煩馮姐姐了?!鼻爻醋歐胄⊥?,馮小婉酒窩一現,正要說話?!胺腈㈡?,你若再說沒有道心種魔大法,便是污辱小弟的智力?!鼻爻檔?。馮小婉一怔,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笑道:“段公子,其實你不必表現得這么聰明的,你的命金貴著呢,姐姐豈能不把道心種魔傳授給你?我說高仙子,段公子是中了明月一掌才受的傷,吊命之事便從你們慈航靜齋開始吧?!薄翱梢??!備嚀祠ド粲幸恍┕忠?,慈航靜齋很少和陰癸派合作,想不到這一次居然是為這種事合作。

    “慢著!”秦朝叫道。

    “嗯?”

    “在療傷之前,有一件事你們必須答應我,不然我絕不療傷?!鼻爻植遄叛?,一幅無賴模樣。高天籟、馮小婉不由又好笑又好氣。

    “段公子,這可是為你療傷,怎么反而成了我們的事?”馮小婉笑得花枝亂顫的。高天籟忍住眼里一絲笑,道:“說吧,什么事?”

    “我要發動一起‘白話文運動’?!鼻爻蛔忠歡俚?。

    “什么?”

    高天籟、馮小婉驚叫。

    秦朝瞇著眼,中國歷史上無數次改朝換代,有無數次思想大沖擊的時期,這些時期各種思想激烈交鋒,推動著整個社會的文化向前發展,可是除了諸子百家外,后面看似浩大,其實不過是小打小鬧很小家子氣,對社會的進步意義有限,除了一個——新文.化運動。

    西方真正的崛起來源于意大利的文藝復興,而這個時期是中國元末時期。

    西方文藝復興從文化界迅速進入到科學界,漸漸顛覆西方的各個方面。

    當然——

    這些思想潮流從明朝便進入了東方,各種先進思想被很多明朝的有識之士翻譯成書,傳播于世,可為何一直沒有大變化?為何西方欣欣向榮,東方卻一潭死水?特別是清朝被西方打痛了,知道雙方距離差距有多大,派著一個個學子去西方求學,搞洋務運動,為何依然不起色?

    這其中統治階級,整個社會文化思想環境便是巨大的籬笆,阻擋了一切根本上的變化。

    所以引進再多的科技,也不過是樣子漂亮點,新瓶裝舊酒。

    而真正讓整個民族涅槃重生的便是新文化運動,特別是其中的白話文運動,是真正的關鍵,影響著之后的一切社會,其實看白話文的作用只需一點便明白,古文那么好,為什么五4運動后沒人愿意重新開啟古文教學?

    “白話文運動?”

    高天籟、馮小婉是極聰明的,一聽這詞便意識到大體是什么意思。

    兩人臉色都有些變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