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傳奇大英雄 > 第四十八章 小鎮的狼患(三)

尤文图斯vs都灵比分预测: 第四十八章 小鎮的狼患(三)

    羅林一記蠻牛沖撞擊退狼人,借著對手被撞退,身體失衡的瞬間發動了熟練度極高的刺擊,幾乎在一瞬間就擊殺了這個12級的普通黑暗狼人。

    這一次對攻是實打實的力量對拼,技巧性的成分極少。

    羅林現在是八級,但他是戰士,主要屬性是力量,本來就有26點的高力量,又得到了翡翠巨龍維安娜的祝福,所以他現在的力量已經高達32點,這還是在當前沒有開啟憤怒狀態的情況下。

    眼前這只狼人雖然有十二級,比羅林高,但它的力量卻只有30點上下,比羅林還要稍遜一些。

    在這一場干脆利落的交鋒中,狼人高活力,高協調的優勢壓根就沒有發揮出來,或許狼人本身還低估了羅林,這導致它直接就被羅林斬殺!

    一劍刺死狼人,羅林得了一絲空暇,對一旁呆坐在地的民兵隊長瑟斯低喝一聲:“愣著找死嗎?快上塔樓!”

    面對已經展現實力的羅林,瑟斯哪敢有半分輕視,立刻連滾帶爬的起身,飛快朝塔樓木梯爬上去。

    黑暗中的狼人似乎也懾于羅林的一劍之威,雖然一個個都顯現了身形,喉嚨中滾動著威脅性的低吼聲,卻沒有跑出來阻止瑟斯的動作。

    瑟斯成功地爬上了塔樓,一到塔上,他立刻道:“我們還剩下多少支箭?”

    “我還有三支?!?br />
    “四支?!?br />
    “我射完了?!?br />
    一輪湊下來,竟然只剩下不到二十支箭,瑟斯頓時滿頭冷汗,剛才在塔樓底下的黑暗角落中,他至少看到了十幾雙泛著綠光的眼睛,那些都是狼人啊。

    這么多狼人,他們卻只有二十支不到的箭,想必其他塔樓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這還怎么打?

    瑟斯汗如雨下,心中慚愧至極。

    這時,他感到身邊有金色光芒亮起,轉頭看去,就見到康沃斯牧師手上泛起了金色的輝光,這光芒化作一道由大量符文組成的頭冠。

    頭冠從塔樓中飛了下去,落在了羅林的頭上,光芒又是一亮,然后沒入羅林身體不見。

    “振作起來!后悔已經無用,想辦法支援下面的盾戰士!”康沃斯神情非常嚴肅,他的臉色顯得有些蒼白,顯然剛才那個神術耗去了他很多心神。

    瑟斯被點醒,立刻搭弓上箭,瞄準下面的狼人,同時高喊道:“羅林,我掩護你,你快爬上來?!?br />
    雖然這個年輕人看起來非常強大,但瑟斯并不認為他能對付十幾只,甚至可能更多數目的狼人,爬上塔樓才是唯一安全的途徑。

    “不,我不能上去,我們如果后退躲避了,鎮子里的鎮民們就會遭殃。支援我!”年輕人的聲音傳了上來。

    地面。

    當金色的光芒頭冠降臨到他的身體的時候,智腦就發出了信息:

    “獲得神術:勇士之冠。所有身體屬性提升10%,所有攻擊附上神圣魔力傷害。

    “獲得支線任務:擊退狼群,拯救月光鎮。

    獎勵:600經驗,隨機獲得2點屬性.

    有屬性獎勵的任務,還有如此強力的神術加持,羅林沒理由不拼上一把。

    加持了神術之后,他再看自己的身體屬性。

    羅林

    八級普通戰士。(神術加持:堅韌:勇士之冠。)

    活力:41.8

    力量:35.2

    協調:28.6

    此時,除了代表身體靈活度的協調不如狼人外,其他兩項屬性都已經全面超越狼人,他手里還捏著一個憤怒狀態沒有開啟,這些都是他的底牌。

    一個個狼人從四面的黑暗中顯出了身形,一頭,兩頭,三頭……最后,羅林總共數到了二十三頭,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羅林持盾護身,手中劍搭著盾牌,微微躬身,擺出防御姿態,緩緩地往廣場中央退去,那里有一眼泉水,泉水的直徑至少有五米,周圍修建著鐵柵欄。

    背靠著泉水能讓他不用防備來自背后的攻擊。

    “嗬~~~~”狼人們都呲著牙,喉嚨中發出威脅性的低吼聲,他們從各個方向出現,緩緩地朝羅林圍了上去,他們依舊被羅林剛剛表現出來的武力所震懾,所以沒有急著群起而攻。

    這些狼人們在觀察,審視對手的弱點。他們聚在一起,試圖給羅林造成心理壓力,迫使他心神失守,顯露破綻。

    越來越多的狼人出現,從最初的二十三頭,到二十八、二十九,最終到了三十五頭。

    這些狼人中,有一部分由月光鎮的鎮民變成,還有一部分卻不知道來歷,他們將羅林圍在中間,泛著綠光的眼眸一眨一眨地盯著羅林,就如墓地中的鬼火一般,陰森寒冷。

    四面八方受敵,周圍又沒有任何可倚靠的屏障,羅林盡全力提高警惕,全神貫注地關注周圍的情況。

    他后退的速度越發慢了,眼觀八方,耳聽六路,不敢有任何懈怠。

    雙方就這么對峙著,沒人發出聲音,遠處幾聲夜鴉嘶啞的鳴叫聲,夜風刮過樹木,嘩嘩地響,小鎮的夜十分安靜。

    但誰都知道,這并不是夜的寧靜,而是風暴的序曲。

    當狼人們和盾戰士挨近到一定距離之后,戰斗就會爆發!

    塔樓上,民兵們都感覺到了這緊張至極的氣氛,一個個屏著呼吸,不敢發出哪怕一丁點兒聲音,更不敢發箭攻擊,生怕打破這份寧靜,讓暴風雨提前降臨。

    形勢就像一張越繃越緊的弓,誰也不知道狼人什么時候會發出攻擊,誰也不知道塔樓下的那個戰士能不能堅持地住,誰都不敢去想,如果這個戰士被殺,那月光鎮將會面臨什么樣的凄慘命運。

    民兵們額頭上都滲出了汗水,有些不知所措,他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大場面。就連場中最鎮定理智的牧師康沃斯都有些慌亂了,他眼睛緊緊盯著羅林,甚至沒想到讓那些沒有木箭的民兵們爬下塔樓,用腰刀去支援他一下。

    事實上,就算他想到了,也沒有民兵敢下塔樓。因為那下面可有三十五頭狼人,這是一支兇殘至極的狼群,誰都清楚,一旦爬下塔樓,他們的命運就是被狼群撕碎。

    隨著時間流逝,狼人和羅林之間的距離只剩下不到二十米,這些長毛的野獸們在羅林四周圍成了一個密不透風的圈,然后停下了腳步,而喉嚨中的低吼卻越來越疾,就如戰斗前夕的疾速戰鼓一般。

    站在最中間的羅林也停下了腳步,他的身體正面的要害都藏在盾牌后面,但他的后背全完全暴露在了狼人的攻擊之中,薄薄的鎖甲片根本無法阻擋狼人的利爪。

    戰斗前夕,羅林的心卻無比地平靜。

    他呼吸越來越緩慢,越來越深沉,但心跳卻越來越重,越來越疾,將血液送往身體各處肌肉當中。

    能量在他身體每一塊肌肉中積蓄,等待爆發的時機。

    ‘嘩嘩’一陣夜風刮起,地面飛起了一些塵土和草葉,有些灰塵飄向了羅林,讓他忍不住瞇了瞇眼。

    這個微小的動作成了點燃火藥桶的那顆小火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