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滄狼行 > 第三百七十九回 上山為匪

都灵vs萨索洛历史战绩: 第三百七十九回 上山為匪

    到了晚上的時候,天狼已經跟著林武星和一眾嘍羅們回到了羊房堡,這里乃是一處典型的土匪山寨,建在東城邊的羊房山上,上山寨的通路只有前山的一條羊腸小道,寬不過二人并行,山寨順著這條小道設了三道卡,每道卡都筑著兩丈高的寨墻,上面來回有嘍羅巡視,看這些嘍羅多半挎弓持叉,看起來象是山中的獵戶,只是一個個雖然孔無有力,卻全無氣息,看起來并非武林高手。

    天狼這一路走來,總算明白了為啥這羊房堡能撐到現在還沒給白蓮教吞并或者是給官軍剿滅,除了地理位置不太重要外,極為險要的地形是主要原因,稱得上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只是這種防御對于戰斗力極弱的官軍應該是足足有余,若是碰到大批高手以輕功在夜間突襲,只怕仍然無法抵擋。

    天狼知道武當山的防御是有著各種明暗哨,還有機關消息的,雖然地勢沒有這里險要,但各種厲害的機關埋伏,足以把夜探武當的高手打成肉泥,或者是射成刺猬,但這種機關他在羊房堡沒有看到,這里只是個標準的土匪山寨,看起來近在眼前的白蓮教突襲,他們是很難抵擋了。

    薛平被林武星逼著背了三個鍋回山,兩個小嘍羅陪著,或者監視著他,三個人一直拖在了后面,天狼雖然沒有看到薛平的樣子,但能想象得出他是如此哭喪著臉,咬牙切齒地大罵著自己,林武星是他不敢得罪的,所以他肯定把所有的憤怒都發泄在了自己的身上,回山后也一定會想辦法殺自己報仇,如何能不露武功地做掉此人。天狼一路都在想一個辦法。

    這一路上,其他新人看著天狼的眼神里多是敬佩與羨慕,而那些滿眼都是嫉妒的嘍羅們也都不敢象薛平那樣地再小看天狼,至少面子上都對天狼客客氣氣的?;褂懈齔さ枚絳【?。一臉媚態的嘍羅,名叫李三根兒的。這一路都主動跟天狼拉起了家常,問東問西的。

    這李三根兒上山也就兩個月,也是前一陣從晉南運城一帶逃荒過來的,跟天狼這伙兒人一樣。同樣是喝了粥后上山當苦力,聽他說上了山后就是得賣力修寨墻,本來山上只有頂部的那處山寨,這兩個月才在山道上又加了三道哨卡,甚至路過第二道哨卡的時候,李三根兒還驕傲地指著哨卡右側的那一排木樁子,說那可是他修的呢。

    李三根兒還說他是木工出身。大頭領立地太歲楊春看他木工活兒做得不錯,人也挺機靈,就免了他勞役的差事,讓他當了一個小頭目。帶著十幾個人修哨卡,等這第二哨卡修完后,李三根兒也正式轉成了楊春手下直屬衛隊的一個小隊長,還是管著原來的那十幾號人。

    天狼聽得挺奇怪,問道:“你們也不過才上山幾天,又不會什么武功,怎么就當上大頭領的直屬衛隊了?還是小頭目?”

    李三根兒看了一眼周圍,故意拖慢了腳步,等前面的人都離得遠了點,才低聲道:“兄弟,我看你新來,卻得到了三當家的賞識,這才告訴你,你可千萬別傳出去啊。這山寨上的三個當家雖然結了兄弟,但相互間關系不是太好,也都有自己手下的一幫人?!?br />
    “象那個打你的薛平,就是二當家的手下,本來是想找些機靈點的人直接給二當家使喚的,卻不知三當家怎么想的,自己今天上午下山到了那個粥廠,直接就把你搶到他手下啦?!?br />
    天狼心中冷笑,果然如此,但他的臉上卻裝得神色一變:“啊呀,這么說我不知不覺已經得罪了二當家了,今天三當家打了薛平,那二當家為了出這口氣肯定也要找我麻煩的,三根兒啊,你可得幫我想個辦法,我可不想死?!?br />
    李三根兒神秘地笑了笑:“應該不至于,二當家這個人比較陰,喜怒不怎么看得出來,據我的觀察,他好象想聯手三當家,先奪了大當家的位置,而且現在白蓮教大敵當前,三個當家間是戰是和意見也沒統一,現在不是內訌的時候,所以老弟大可以放心,二當家不會在這個時候動你,因為那會結怨三當家?!?br />
    天狼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但又抓了抓頭:“白蓮教?怎么我們山寨跟白蓮教結上仇了呀?這點我還真不知道呢?!?br />
    李三根兒嘆了口氣:“兄弟,不瞞你說,要是早知道這羊房堡招人是因為得罪了白蓮教,需要多拉些人防守,我就是餓死也不會上山啊,聽說是白蓮教三個月前給山寨下了白蓮令,限三個月內投降,作為白蓮教屬下的一個分寨,由白蓮教派寨主,三個當家的各降一級留任。結果二當家同意,三當家和大當家堅決不肯,最后還是一致決定不投降,全力對付白蓮教?!?br />
    天狼哈哈一笑:“要是打白蓮教,我倒是肯,娘的,這幫神棍可把我們懷來鎮禍害得夠慘,兄弟,沒啥好怕的,我看咱們山寨這防守,白蓮教來了也不用怕?!?br />
    李三根兒搖了搖頭:“你是沒見過白蓮教的厲害,我以前在運城的時候進霍山伐木時,可見過白蓮教攻破我們那里的霍山好漢崗的情形,那白蓮教徒可都是邪氣得緊,我同村的李二傻子給他們抓了去,我看到他也給派去打好漢崗了,娘的,箭射到身上就跟沒感覺一樣,照樣向前走,這小子平時打架都慫,那天我看他拿刀殺人,眼皮都不眨一下的,邪氣了!”

    天狼知道那個李二傻子一定是給煉成毒人了,心中黯然,但仍然裝出一副不解的樣子:“怎么回事?一個傻子進了白蓮教就成了殺人不眨眼?”

    李三根兒點了點頭:“傳說白蓮教有妖法,進去后有白蓮老祖點化你,讓你一下子變得力大無窮,不懼生死,我們霍山那里的好漢崗也算是晉南一帶響當當的綠林山寨了,有著兩百多條好漢,實力比這羊房堡還要強,聽說還有些以前是大派的弟子,就這種實力,一天就給白蓮教攻下來了,一個都沒逃得脫?!?br />
    天狼倒吸一口冷氣:“全殺了?”

    李三根兒搖了搖頭:“聽說不是,上個月上山入伙的蔡大膽兒是晉中五臺山的人,他看到白蓮教上個月滅他們那里的黑云寨時,打頭陣的居然是好漢崗的魏通天魏大當家,也一樣是不避生死地沖在最前面,看起來魏大當家也是給白蓮老祖的妖法洗腦啦?!?br />
    天狼突然笑了起來:“要是能給洗腦成一下子武功暴漲,不畏刀劍,這也不錯啊,奶奶的,我就是不會武功,只有一把子蠻力,嘿嘿?!?br />
    李三根兒連忙擺了擺手:“兄弟,你可千萬別犯混啊,那可不是讓你功力暴漲,是讓你沒腦子,不覺得痛,比如李二傻子,給砍了一只手照樣用另一只手把人掐死,又如魏通天,腦袋沒了身子還在向前走,可你說他們沒了手沒了腦袋還能再長出來嗎?”

    天狼吐了吐舌頭:“這么兇啊,那還是算了?!?br />
    二人說話間,慢慢地走進了第三道哨卡里,林武星正站在大門口,對著天狼喝道:“劉三愣子,怎么走路跟個婆娘似地慢騰騰地拖在最后?”

    天狼連忙高聲應道:“三爺,小的來了!”他順便低聲對李三根兒說道,“兄弟,好自為之,改天再聊?!?br />
    李三根兒的眼睛里閃出一道狡黠的光芒:“會有機會的,兄弟,進了山寨一定要?;ず米約?,三當家的人還不錯,跟他緊點,不會有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