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滄狼行 > 第五百三十七回 鳳舞的秘密

都灵vs米兰: 第五百三十七回 鳳舞的秘密

    陸炳冷笑道:“解釋又有何用?挑起江湖正邪之爭,分化武林使之不能形成合力,這本就是我們錦衣衛的任務,再說了,在江湖人眼里,我們就是六扇門鷹爪孫,避之唯恐不及,解釋了也不會有人信的,既然如此,還不如默認此事,這樣也能讓江湖上人的,尤其是綠林黑道之人對我們心生敬畏。天狼,我再問你最后一件事,這次你見到了沐蘭湘,有什么想跟我說的嗎?”

    天狼的心中一痛,那種相見不能相認的感覺,實在是痛徹心扉,嗅著小師妹身上獨特的蘭花幽香,聽著她那熟悉的,磁性十足的聲音,卻是只能忍著自己巨大的與之相認的沖動,掩飾著身份,壓抑著情感,與其公事公辦地對話,那種感覺實在是一種虐心的折磨。

    天狼長長地嘆了一口氣:“還能有什么說的,我這一生,跟她也只能到此為止,現在她有了自己的如意郎君,那天在武當山時就說得清清楚楚,互不相見就是最好的結局,我就是扯下面具,又能如何?”

    陸炳滿意地點了點頭,拍了拍天狼的肩膀:“天涯何處無芳草,你若是有意,我會幫你物色一個好姑娘的,以后你遲早要接我錦衣衛總指揮使的職務,到時候就是朝廷的高官重臣了,出于門當戶對,也會給你安排一個高門貴女的?!?br />
    天狼冷冷地說道:“陸總指揮,這點就算了吧。我進錦衣衛也只是想打倒嚴黨,一展澄清宇內之志,嚴黨倒臺后。我甚至都不一定會留在錦衣衛,更不至于通過迎娶貴女而追求榮華富貴了?!彼檔秸飫?,他看著臉上現出一絲失望的陸炳,突然心中一動,開口道,“不過天狼還有一事請教,也希望總指揮可以如實相告?!?br />
    陸炳點了點頭:“你想問什么就問吧?!?br />
    天狼想到嚴世藩兩次見自己時提到鳳舞之事。這個問題也折磨了他很久,在那次蒙古大營與鳳舞分開之后,他就再也沒和這個跳動的精靈一起共事過。這顯然是陸炳的有意為之,是不是嚴世藩的話讓他也有所警覺了呢,他開口道:“陸總指揮,鳳舞真的是你的親生女兒嗎?”

    陸炳的瞳孔猛地收縮了一下。厲聲道:“此事與你何干。天狼,不要問與你任務不相關的事?!?br />
    天狼一看陸炳這反應,倒是信了一大半,冷笑道:“看來這是真的了,陸總指揮,你還真的是鐵石心腸,居然讓自己的女兒入錦衣衛當殺手,從小還那樣訓練她??晌一故嗆芷婀?,你既然把她嫁給了嚴世藩。又為何最后把她收回呢?!?br />
    陸炳半晌無語,最后長嘆一聲:“真的是什么也瞞不過你,是鳳舞自己跟你說的嗎?”

    天狼搖了搖頭:“不,這些是嚴世藩跟我說的,在蒙古大營里,他就說我搶了他老婆,所以要置我于死地,這回又是舊事重提,陸總指揮,此事我必須要弄清楚,這與我跟鳳舞之間的關系無關,而是我要知道你跟嚴世藩,跟嚴嵩到底是何關系?!?br />
    陸炳無奈地說道:“我就知道,這事早晚會讓你查到,罷了,既然如此,我再隱瞞也是無用,索性就和你說個清楚吧。不錯,鳳舞就是我的親生女兒,不過是庶出,她的母親當年是我習武的師妹,生她的時候難產而死?!?br />
    “由于那時候我還在學藝階段,沒有出師,因此鳳舞只能算是庶出,我不好把她這樣帶回家里養著,不然我陸家會無臉見人,連我也會被逐出家門,只能把她以殺手的身份寄養在錦衣衛里,一直把她訓練成最優秀的殺手,她能撐下來,也是我意料不到的,這點上象極了她的母親,所以鳳舞是我最疼愛的女兒,我看著她,就象你看著你的小師妹,我這么說你明白了嗎?”

    天狼冷笑道:“我永遠做不來你這樣的事,如果是兩情相悅,那人世家一切的禮法和阻礙都不成問題,陸炳,你說到底還是放不下你的權勢,你的家風只不過是借口罷了,如果你真的愛你師妹,愛你女兒,就應該把她帶回家作為女兒養著,而不是作為殺手,她三歲時你就開始這樣以非人的手段訓練她,征求過鳳舞的意見嗎?”

    陸炳臉上一陣青一陣紅,顯然這件事他也有愧于心,只能長嘆一聲:“你說得不錯,在這件事上,我就是個懦夫,但天狼,你自幼就是孤兒,沒有家族,體會不到我這肩上的壓力,那不是我一個人的面子,而是我陸家幾百年的門風,我這一代是單傳,絕不能讓陸家毀在我的身上,鳳舞為了這事一直恨著我,我也無話可說,只能想辦法地多回報她,給她幸福?!?br />
    天狼冷冷地說道:“你給她的幸福就是把她送給嚴世藩?陸炳,你不知道把鳳舞送給這樣的魔鬼,乃是讓她跳進一個更大的火坑嗎?還有,既然你不認鳳舞是你的女兒,嚴世藩又是怎么知道的?”

    陸炳的眼中竟然有淚光開始閃動,顯然鳳舞是他最脆弱的一面,他幽幽地說道:“天狼,這是我平生最后悔的一件事,當時我受辱于夏言,又怕他借口我私養死士,執行青山綠水和孤星養成計劃,罷我官,奪我權,讓我多年心血毀于一旦,甚至禍及家族,所以不得不與嚴嵩聯手,扳倒夏言,而那嚴世藩不知道從哪里打聽到鳳舞就是我女兒這件事,開出的合作條件就是必須要我把鳳舞嫁給他?!?br />
    天狼的嘴角勾了勾:“借口,你明知嚴世藩是色中惡鬼,習練邪功摧殘無數女子,還忍心把鳳舞嫁給他,虎毒尚且不食子,你這種做法何異于禽獸!”

    陸炳憤怒地叫了起來:“不,那時候我不知道這嚴世藩還學了終極魔功。當時我雖然知道嚴世藩不是善類,但畢竟位高權重,機敏過人。而且我以為嚴嵩父子再怎么也會給我一點面子,不至于過于欺負鳳舞,鳳舞公開的名份只是我的殺手,而非我的女兒,也許嫁給嚴世藩作正妻,才是最好的名份,怪我一時糊涂。就把鳳舞許配給了嚴世藩?!?br />
    天狼想到嚴世藩那邪惡歹毒的武功,需要采集少女的天葵之血或者是初經人事的落紅以輔助自己練功,不由得毛骨悚然。失聲道:“這么說,鳳舞的身子,就這樣給嚴世藩奪了去?”

    陸炳默然半晌,搖了搖頭:“這點我也不知道。鳳舞只是說那嚴世藩是世界上最邪惡的魔鬼。別的事情一字不提,嫁入嚴府不過三個月后,她就私奔回我這里,哭著說寧可一死也不愿意再嫁回去了,由于嚴嵩父子當時也需要與我合作,出于面子也不想把此事公開,所以我們就心照不宣地一直到了現在,嚴世藩似乎也默認了鳳舞離開他的事實。不再為此事糾纏于我?!?br />
    天狼冷冷地說道:“陸炳,歸根到底。你只是錦衣衛的總指揮使,而不是一個父親,沒有哪個父親會象你這樣親手把女兒推入火炕,就算你不知道嚴世藩練邪功的事情,難道你就會以為嚴世藩是個好人了?讓自己的女兒嫁給奸邪淫徒,只為了保你這頂烏紗,實在是讓人齒冷?!?br />
    陸炳的眼中精光一閃,吼道:“天狼,不要在這里裝模作樣地教訓我,我再說一遍,我得為我們陸家的將來考慮,那時候我面臨的是滅門之禍,絕不能讓陸家毀在我手上,鳳舞也是我們陸家的女兒,必須要為家族作出犧牲,就象漢朝的公主,犧牲個人遠嫁匈奴,不也是一樣的道理嗎!”

    天狼不想跟他在這個問題上繼續討論下去,他已經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事了,于是話鋒一轉:“行了,這個事上我不會跟你有共同語言的,現在事已至此,你說以后怎么辦吧,鳳舞算是嚴世藩的逃跑新娘,天下無人敢再娶她,你就想讓她這樣在錦衣衛一輩子當殺手嗎?陸炳,你若是還有點人性,至少也應該把她接回家中恢復她的名份,而不是這樣永遠地利用她?!?br />
    陸炳苦笑道:“難道你以為我不想嗎,是她自己不愿意回陸家,她說當年陸家不許她娘進家門,所以她不認這個家,寧可以鳳舞的身份渡過此生,她也習慣了作為殺手的生活,換了別的身份,可能還不習慣?!?br />
    說到這里,陸炳的表情變得異常嚴肅:“現在我也不想再瞞你了,你能看得出來,這丫頭喜歡你,天狼,鳳舞看似精明要強,實際上受過巨大的傷害,你能幫我照顧她一生一世嗎?”

    天狼早知道陸炳會提這要求,其實今天他主動提及此事,就是想看看陸炳的誠意,結果陸炳自己把事情的原委和盤托出,按說也算對自己推心置腹了,今天他沒有用命令的語氣和自己說話,而是說出了鳳舞的所有往事,半哀求自己能接受這個可憐的姑娘,如此低三下四,也算是難得了。

    可是天狼這段時間也想過不少次此事,按說鳳舞對自己一往情深,幾次舍命相救,自己確實沒有拒絕她的理由,江湖男兒也一般不太拘泥于這種完壁之身,相反,鳳舞可憐的經歷更讓他剛才心生同情,悕噓不已。

    可是他無數次也在夜深人靜時問過自己,鳳舞雖然象極了小師妹,甚至他能感覺到鳳舞與自己在一起時就會變得小鳥依人,全無主見,一舉一動都有模仿沐蘭湘的影子,但她越是這樣,自己對沐蘭湘的思念反而越強烈,昨天見沐蘭湘一面之后,他更堅定了自己的想法,此生此事,心中只怕再也不可能容得下他人了,即使勉為其難地娶了鳳舞,只怕也是誤人誤已,遺憾終生。

    天狼抬起頭,正色道:“陸總指揮,你說的事情,我曾經認真地考慮過,此生此世,我心早已經隨著小師妹嫁人而死,再也不可能對別人動情,鳳舞是個好姑娘,不應該跟著我受折磨,嫁給一個不愛的人,對她來說不公平,我絕沒有嫌棄鳳舞的意思。但我們真的不合適,對不起?!?br />
    陸炳搖了搖頭:“天狼,你實在是太執著了。沐蘭湘早已經背叛了你,背叛了你們當年的山盟海誓,嫁為人婦,你還癡戀這樣的女人,甚至不去接受其他的好姑娘,你不覺得你這是在自虐嗎,又是何苦?如果說時間能慢慢地讓你淡忘這種傷痕。這也過去兩年多了,你還沒忘掉嗎?”

    天狼想起自己與沐蘭湘兩世的愛恨情仇,實在是不足為外人道也。那種刻骨銘心的愛,早已經融進了他的靈魂和血液之中,讓自己再難忘卻,可是這種前世的糾葛。又如何能向陸炳開口呢。他嘆了口氣:“這也許就是緣份吧,我也試過無數次把小師妹從我的心中給移除出去,可是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陸炳,你沒有經歷過這樣的愛,永遠也無法體會到我的心思?!?br />
    陸炳半晌無語,最后只能說道:“我想,也許是因為你和沐蘭湘從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而已,所以你的潛意識中。沐蘭湘早已經是你的家人,無法割舍罷了,其實我和我師妹當年也多少就象你這樣,師妹走的時候,我也是痛徹心肺,可是后來在錦衣衛里呆得久了,也就能漸漸地忘卻,天狼,我們都是男人,心胸要開闊些,不能太兒女情長,你總是陷在和沐蘭湘的感情里,總有一天會誤了正事,也許你和鳳舞在一起的時間長了,也會慢慢地改變心意和想法的?!?br />
    天狼斷然道:“不,不可能的,我忘不了小師妹,但也不會因為看到她而誤了正事,現在這個樣子挺好,我可以遠遠地看著她,祝福她,而自己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我已經傷過一次小師妹了,不能再用一個錯誤來彌補另一個,去傷害別的姑娘,對鳳舞如此,對屈彩鳳也是一樣?!?br />
    陸炳無奈地搖了搖頭:“也罷,現在你畢竟只和沐蘭湘分開了兩年,也許還沒到淡忘她的時候,我看得出你這一年來總是和那屈彩鳳形影不離,也只怕是讓自己忘了你小師妹的一種嘗試吧。不過我提醒你,你可別假戲真做,日久生情,轉而跟屈彩鳳又弄出些什么名堂,如果那樣的話,我可饒不了你!”

    天狼點了點頭:“我早就說過,跟屈姑娘不過是志趣相投,共圖大事而已,并非男女之情,這點你可以放心。我既然現在不會接受鳳舞,自然也不會移情到別的女子身上,再說了,嚴黨不除,我哪有心思沉迷于兒女私情呢?!?br />
    陸炳嘆了口氣:“這次你就獨自行動吧,以后如果有必要的話,我會讓鳳舞多跟你聯手行動,也許感情需要時間培養,你若是到時候還是放不下沐蘭湘,那也是她的命,但至少請你試著去愛她一次,行嗎?”

    天狼本想直接拒絕,可是一看到陸炳的眼神中充滿了期待,甚至有一絲哀求,又想到鳳舞看自己時的那種滿眼哀怨,還是不忍心,直接把到嘴邊的話收了回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吧,現在我還是先做正事,一會兒回去跟屈姑娘道個別,然后我就動身去杭州見胡宗憲,不過我還是提醒一下陸總指揮,既然那個徐海深通兵法,這次最好還是能把他拿下,他也不是汪直的手下,而只是他的盟友,也許我們消滅了徐海,汪直還能樂見其成呢?!?br />
    陸炳搖了搖頭:“這個想法我也曾動過,并且在來南京前去過杭州找過胡宗憲商量過,可是胡宗憲身邊的謀士徐文長卻說,汪直如果一家獨大,那就更加財大氣粗,徐海是新生的勢力,接管的是他叔叔徐惟學的舊部。而他之所以部下的戰斗力強悍,主要是因為他帶的多是九州薩摩藩的倭寇精兵?!?br />
    “以前徐惟學跟汪直合伙做生意,結果汪直成了倭寇之王,而徐惟學自己卻破產而死,徐海的心里肯定對汪直是不服氣的,他的兩個合伙人陳東和麻葉也都是倭寇九州島上領主的漢人仆役?!?br />
    “當年徐海不過是上泉信之的一個人質,后來又轉賣給了九州島薩摩藩的島津家,島津家看中了他對中國內情的熟悉,所以每次派出大批家中的武士隨其入寇,并不受那汪直的節制,所以如果徐海在,遲早會和汪直有一番火并,現在就殺掉汪直,不僅會讓九州的倭寇領主大怒,還會壯大汪直的實力,并不是上策?!?br />
    天狼當年跟柳生雄霸在山谷之中,曾經論及日本的各地局勢,知道九州島上的幾個藩,是日本的邊遠之地,民風強悍兇殘,尤以薩摩藩的島津氏為最,這些地方窮鄉僻壤,物產不足,所以就象北邊的蒙古人一樣,以搶掠和戰爭為生,九州以南的琉球王國,就飽受其苦,幾百年來無數次被這些薩摩強盜搶劫財富和人口,就連王室貴族,也多次淪為他們的奴隸。(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