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滄狼行 > 第九百回 錢廣來的擔憂

都灵vs切沃手球不吹: 第九百回 錢廣來的擔憂

    李滄行點了點頭:“你一切要當心,還有,?;ず煤謔團崳腦?,別讓他們給宗主滅了口?!?br />
    柳生雄霸二話不說,身形一動,穿林而去,林中只剩下了李滄行和錢廣來二人。錢廣來看著柳生雄霸已經消失在陰暗森林中的背景,長嘆一聲:“想起來也真有意思,當年你我合力平倭之時,和柳生雄霸乃是死敵,想不到今天,卻成了同生共死的伙伴?!?br />
    李滄行搖了搖頭:“他當年也不是倭寇,而是被倭人上泉信之欺騙而來的,柳生雄霸從來就是個俠肝義膽的忠義之士,并不是那種窮兇極惡的倭寇?!?br />
    錢廣來嘆了口氣:“只是我還是有些擔心,這回扳倒嚴黨,雖然是嚴黨罪大惡極,但放在明面上的理由卻是他勾結倭寇,那個化名羅龍文的上泉信之,就是擊倒嚴世藩的最鋒利的劍。滄行,我實在有些擔心?!?br />
    李滄行的眼中寒光一閃:“胖子,你擔心什么,誰會拿柳生來作文章對付我?”

    錢廣來的雙眼炯炯有神:“滄行,嚴黨已經倒了,魔教也遲早會給我們消滅的,你覺得以后我們和伏魔盟各派,還有洞庭幫,能一直這樣和平相處嗎?”

    李滄行的嘴角勾了勾,這個問題,就象一片烏云一樣,開始漸漸地籠罩在他的心頭,尤其是今天在親眼見識到了武當上下對自己的敵產電后,更是如此。他沉吟了一下,說道:“胖子,你有什么想說的?”

    錢廣來正色道:“我們黑龍會自建立以來,不過一年多的時間,卻發展得如此迅猛,南少林大會上, 領導各派,大破倭寇,風頭完全蓋過了少林武當這些正道領袖,他們那時候嘴上雖然不說。心里卻是極有怨氣的?!?br />
    “就象武當派,在少林的時候從來不提你和沐姑娘之間的事情不合禮法,但到了現在,卻是全派上下都認定是你這個棄徒有意勾引武當的掌門夫人。這其中雖然肯定少不了黑袍和宗主的造勢,但武當弟子們心中那種不甘居于黑龍會之下的傲慢之心,才是根本的原因?!?br />
    李滄行嘆了口氣:“老實說,這件事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自從離開武當的那一天。在我的內心深處,始終是把自己當成武當弟子,我行走江湖所做的每一件事,也自問不違背武當多年來的俠義之本??墑欽獯撾淶敝?,卻當真讓我心寒,我真正地感覺到自己成了一個外人,被武當上下當成一個賊一樣地防著,現在可能全武當上下,也只有師妹還把我當自己人。我現在才算知道,我是真正地給武當拋棄。再也不可能回到過去了?!彼檔秸飫?,李滄行悲從心中來,不免黯然神傷。

    錢廣來點了點頭:“畢竟你離開得太久了,黑袍呆在武當十幾年了,上下經營,許多他的人只怕早就給放了進來,武當也不是原來的武當了,只怕這個問題,也只有等你徹底解決了宗主之后,才會有所好轉?!?br />
    李滄行搖了搖頭:“不。沒有回頭的可能了,就算沒有這些內鬼和臥底,在武當看來,我出來自立門派??誚ㄅ?,也早不是武當的人了,當年那些少林高僧們怎么看張三豐張真人,現在的武當弟子們就怎么看我,我現在已經沒有別的愿望,只想在消滅了宗主之后。能和小師妹一起退隱江湖。胖子,黑龍會這里,只怕以后就要麻煩你多擔待一些了?!?br />
    錢廣來的表情變得異常的嚴肅:“我看出你的心思了,你雖然信任柳生雄霸,但他畢竟是東洋人,你不可能把黑龍會交給他,所以找上了我,對嗎?”

    李滄行點了點頭:“正是如此,跟我一起建立黑龍會的眾家兄弟里,本來我是希望你和裴文淵能共同負擔起黑龍會的,可沒想到裴文淵是深藏的內鬼,歐陽可的基業在西域,鐵莊主對幫派事務沒有興趣,而不憂和尚也只想報仇,并無幫派治理的才能,要想給黑龍會的數千兄弟找條好的出路,也只有你錢胖子能擔此重責了?!?br />
    “當年我建立黑龍會,是為了對抗嚴世藩的龐大勢力,現在嚴世藩已死,對付那個宗主,不需要這么強大的幫派,所以我有意以后漸漸地淡出黑龍會的門派事務,交由你來接手?!?br />
    錢廣來搖了搖頭:“我也并不是很想接手黑龍會,當年我和其他兄弟們一起來幫你的忙,并不是圖的名利,而是因為跟你李滄行的生死過命交情,你說要在關外驅除韃虜,保家衛國,大家都是血性男兒,一下子就來了,誰也沒想到這兩年在你的帶領之下,黑龍會能發展得這么大,這么強。但對于我錢廣來,還有其他兄弟們來說,初心應該沒有變。如果這個黑龍會沒有了你,那也沒有太多存在的必要,解散比留著的好?!?br />
    李滄行搖了搖頭:“不,黑龍會是我們兄弟一手打下的江山,凝結了我們大家的心血,不是我李滄行的私產,我們付出了這么多的努力,才打通了海上的商路,以后這方面的財源滾滾,就此解散,實在是太可惜了?!?br />
    錢廣來的表情變得很嚴肅,他臉上的肥肉晃了晃,正色道:“這正是我們黑龍會需要解散的原因,滄行,我錢廣來有自知之明,我沒有你的武功,人望,更沒有你的能力,如果黑龍會在我手上,那朝廷一定會找各種借口來對付我們,欺壓我們,只沖著現在東南一帶的巨額收入,那個貪婪成性的皇帝,就不會長期地允許這些錢流進我們的腰包?!?br />
    “你畢竟是有陸炳的支持,也有軍職,現在朝廷明面上動不了你,只能通過那些官僚,用各種手段來找你的借口,但是有陸炳作你的靠山,連嚴世藩都給你斗倒了,他們是不敢向你下手,除非,除非找一些別的借口?!?br />
    李滄行的心中一動,說道:“所以你剛才提到了柳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