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滄狼行 > 第九百八十九回 以血換命

那不勒斯vs都灵结果: 第九百八十九回 以血換命

    屈彩鳳的嘴角邊,氣若游絲,連緊緊貼著李滄行的胸口處的心跳,也幾乎停止了,李滄行心中大急,一手按在了她后心處的大椎穴上,天狼戰氣開始源源不斷地輸進了她的體內,可是這回跟以前不一樣,以前幾次運氣救人,是因為屈彩鳳受到重創,體內的經脈受損,這才需要運氣打通她的經脈,護住五臟。

    可是這回的屈彩鳳,體內的經脈一切正常,受的多是皮外傷,之所以現在暈死過去,一大半的原因是因為這幾天以來,尤其是在水下的時候失血過多,武林高手也是凡人,再高的武功,也架不住身體失血,再一個就是因為前面那陣子屈彩鳳一直是以找出逃生通道的信念強撐,現在一切希望都灰飛煙滅,心中的信念支柱也就此垮掉。

    李滄行連續輸了三次真氣,卻只覺得屈彩鳳的生命之火,連同她的心臟跳動一起,變得越來越微弱,甚至她的心臟,有兩次幾乎停止了跳動,直到被李滄行冒險以真氣強行沖擊了一下,才緩慢地恢復了過來,不過這種情況,就是傻子也知道,伊人的生命之火已經在逐漸地熄滅,就如同風中之燭,越來越黯淡,一陣風都可能將之吹滅。

    李滄行又急又慌,他感覺到了深深的無助,眼看著屈彩鳳就要離自己而去,卻是沒有半點辦法來救醒她,她背上的傷口已經開始結起了血痂,可是流掉的血卻是無法再補充,甚至她的嬌軀,也變得越來越冷,越來越僵硬。

    李滄行情急之下,突然腦子里靈光一閃,他想到了多年前,在巫山派的黃龍水洞中,自己也曾經和屈彩鳳在水下有過一段奇特的經歷,當時屈彩鳳走火入魔。自己在水下對其度氣,結果突然大出血,幾乎也和現在屈彩鳳的情形一模一樣,醒來后才發現屈彩鳳用自己的鮮血喂自己。讓自己重新活了過來 。

    更早以前在大漠中毒的那次,也是屈彩鳳以血灌了自己,讓自己活了過來,不僅如此,還因禍得福。從此體內流了屈彩鳳的血液,變得百毒不侵了。

    李滄行心中一動,連忙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放到屈彩鳳的嘴唇之上,用另一只手頒開了她那對已經失去血色,蒼白而干涸的嘴唇,一滴滴的鮮血,從李滄行的中指瀝下,滴在了屈彩鳳雪白的,如編貝一般的牙齒上。又滲進了她的口腔,喉管之中。

    屈彩鳳的喉嚨突然不經意地動了一下,自從暈過去以后,她除了用鼻孔和嘴角出氣外,整個身體就僵得跟死人一樣,除了心跳外,一點生命的氣息也沒有,可是隨著李滄行的鮮血入口,她的喉部這一下輕微的動作,卻明顯證明了她的身體如饑似渴地需要新鮮的血液。血,純正的血,這才是現在唯一能救她的東西!

    李滄行心中大喜,看來這滴血續命之術果然管用。他也顧不得男女之防,把屈彩鳳整個嬌軀緊緊地抱在了懷中,左手的食指塞進了她的嘴里,而右手則仍然按著她的大椎穴,靠著內力控制她從口腔到喉嚨,再到胃部的食道。讓她的胃部開始恢復運動,如同一個抽水泵一樣,一張一合,把鮮血吸往自己的胃中。

    李滄行閉上了眼睛,一邊用內力繼續控制著屈彩鳳內臟的抽動,一邊也加速自己體內內力的運行速度,這樣讓他的血能流得更快一些,他能感覺到屈彩鳳的身體無比地需要這些血液,連她口中的丁香,也不自覺地吮起自己的食指,那種麻麻癢癢的感覺,讓他的心中一陣酥軟,甚至有些發熱,他連忙守住了心神,加緊了血流的速度,讓更多的血液能更快地進入到屈彩鳳的體內。

    隨著李滄行的手指中鮮血流速的加快,屈彩鳳的身體也開始變得漸漸地溫暖起來,她剛才蒼白的臉色和嘴唇,開始有了一點點的血色,由白變粉,由粉變紅,而她的體內,各個臟器也開始從剛才的一團沉寂,變得如同冰封以久后春暖花開的大地一樣,有了生機和活力,一度幾乎停止的心跳,變得越來越快,越來越有力和穩定,生命之火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上。

    可是李滄行自己的不適卻是越來越厲害,不知不覺中,他已經流了有一升左右的血進入屈彩鳳的腦中,眼前開始一陣陣地發光,冒金星,身經百戰的他知道,這是失血過多的典型癥狀 ,可是為了救活屈彩鳳,他沒有別的選擇,只能催動起自己的內力,讓更多的血被屈彩鳳所吞食。

    屈彩鳳一直緊閉著的鳳眼,微微地張開了一些,她吃力地動了動嘴角,卻突然發現嘴里好像含著什么東西,心中一驚,不禁玉齒一咬,這一下咬得李滄行的手指根部火辣辣地痛,而他也不免悶哼一聲,指尖處的鮮血一陣洶涌,大量地灌進了屈彩鳳的嘴里。

    李滄行強忍著疼痛,說道:“彩鳳,你,你不要動,我,我在給你輸血?!?br />
    屈彩鳳只覺得嘴中不停地有又咸又熱的液體流進,順著自己的喉管一路向下,而她的鼻子里,則充滿了又腥又膩的味道,乃是極重的血腥氣,她一下子反映了過來,振起胸膜,說道:“不,滄行,別這樣,你的血液寶貴,趕快住手!”

    李滄行的臉色變得跟屈彩鳳剛才一樣慘白,他的眼睛開始迷離,而身上和臉上,早已經滿是豆大的汗珠,即使強壯如熊虎般的他,經過了這樣大量的失血,也是難以為繼,他勉強地搖了搖頭,說道:“不,彩鳳,我,我一定要救你?!?br />
    屈彩鳳的柳眉一皺,突然出手如風,一下子點中了李滄行的胸口膻中穴,李滄行猝不及防,一下子給點得如泥雕木塑一般,呆在了當場,一動也不能動了。

    屈彩鳳的鳳目之中,盡是熱淚,她吐出了李滄行插在自己嘴里的手指,看著這食指之上乃至整條手臂,因為給自己輸了大量的血,而變得慘白,甚至有些萎縮的樣子,泣不成聲,連忙點了李滄行的左手幾處要穴,減緩了他流血的速度,搖著頭,哭道:“滄行,你,你為什么這么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