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滄狼行 > 第三十八回 七步斷魂

都灵vs桑普多: 第三十八回 七步斷魂

    只聽“?!鋇匾簧?,純jīng鋼打造的這支鬼頭杖,被這道駭人的劍氣砍得直接斷成了三截,紛紛落地,而一同被斬斷的,還有鬼圣左手緊握著杖身的一根無名指和右手的半截小姆指。

    伴隨著一聲悶哼,鬼圣在空中仰天噴出一口黑血,象顆迅速墜落的隕石似的,一下子掉到了地上。

    饒是他算是準頂尖高手,情急之下使出千斤墜的功夫,勉強站住,可是這一下重創也讓他幾乎支持不住,以手按胸,搖搖晃晃的象是隨時都會摔倒。

    漫天的沙塵中,天狼那高大魁梧的身影緩緩走出,兩眼的紅光已經褪去,而周身的氣息也已經消失不見。

    他看了一眼狼狽不堪的,雙手斷指處血流不止的鬼圣,搖了搖頭:“你不是說要取回這把劍嗎?我也說過會雙手奉上的?!?br />
    鬼圣的嘴角流著血,按著胸口,面目猙獰,本來只是三分象人,七分象鬼,這會兒看上去幾乎完全就是個地府黑無常了,他的眼中綠光閃閃,咬牙切齒地問道:“你怎么會使天狼刀法的!難不成,難不成你是那傳說中錦衣衛的殺手?”

    天狼“嘿嘿”一笑,說道:“鬼圣,你已經中了我的天狼嘯蒼穹,這招還有個名字,叫七步斷魂,就是說你七步之內,一定會全身爆裂而死,有這時間先懺悔一下自己這輩子的罪惡吧,想想你殺過的人,做過的孽,也好當個明白鬼?!?br />
    鬼圣的臉sè一變,吼道:“放你娘的狗臭屁,老子現在就給你走一萬步看看!”

    鬼圣嘴上放著狠話,腳下也邁開了步子,向著天狼大踏步地走了過來。

    天狼的嘴角邊掛著一絲冷笑:“一,二,三,四,五!”他饒有興致地數著鬼圣的步子,而鬼圣的第六步腳伸出去一半,停在空中,竟然不敢落下。

    展慕白那冷冷的聲音從鬼圣的另一側傳了過來:“鬼圣,你始終只是個怕死鬼,剛才就讓手下送死,為你自己逃命爭取時間。現在嘛,呵呵呵呵,你難道這輩子都不再走路了嗎?要是你這兩條腿不打算用了,展某可以幫你砍掉,這樣你就不用怕給那什么天狼劍法七步斷魂炸死了?!?br />
    天狼搖了搖頭:“展兄此言差矣!是天狼刀法,只不過我手上只有這劍,所以以劍代刀,也許因為刀換成了劍,鬼圣能多活兩步也說不定呢,你看他走了五步,啥事也沒有嘛?!?br />
    鬼圣咬了咬牙,第六步重重地落了地,與前五步不同,這一次鬼圣感覺肚子里一陣翻江倒海,只覺得連苦膽都要吐出來,但他根本不敢趴下來嘔吐,害怕只要再挪動一小步,就會真的象天狼所說的那樣,爆裂而死。

    天狼看著鬼圣的眼中閃過一絲戲謔的表情:“老鬼,你不是還有個什么僵尸功么,用出來可以原地滿狀態復活,我看你也別等下一步了,先用起來,沒準能把這七步斷魂給扛過去?!?br />
    鬼圣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他這僵尸功乃是湘西鬼宮的不傳秘武,每使用一次要消耗十年的功力,但可以換來六個時辰內功力暴漲,而且之前無論受多重的內外傷,只要不是殘肢斷體,都可以瞬間恢復。

    只是由于此功夫一旦使用,需要損耗十年修為,六個時辰后則是全身脫力,三天內武功全失。因此非到生死關頭,鬼圣是絕對舍不得使用這門功夫的,終其一生,也不過用過三次而已。

    天狼看了看鬼圣那猶豫不絕的模樣,嘆了口氣:“老鬼,用一次就折十年的功力,你現在武功已經這么差了,以后再少十年的功力,在江湖上也就是二流貨sè的水平,比起剛才你的那幫雜魚手下也強不了多少,在英雄門里也只會給打發去看門,與其那樣,不如現在死了好,也能保住這高手的名聲?!?br />
    鬼圣再也受不了這個刺激了,怪吼一聲,全身骨骼“噼哩叭啦”地一陣作響,臉sè一下子從剛才的慘白變成了金黃,象是突然蒙上了一層金紙。

    而鬼圣那干枯瘦長的手也在瞬間變得孔武有力起來,身上的黑袍鼓滿了風,象是個膨脹的氣球,而原來干瘦矮小的體形也一下子漲了起來,瞬間從一米六八變成了一米八六。

    天狼吐了吐舌頭:“乖乖,還真用上僵尸功了!”遠處的展慕白臉sè一下子變得嚴峻起來,他跟鬼圣交過手,也親眼見他使出過這門邪功,當時自己差一點就折在他手上,即使過了幾年,回想起來仍然是心有余悸,他的身形一晃,長劍震出龍吟聲,渾身騰起一陣紫氣,以最快的速度向著鬼圣沖來。

    天狼很瀟灑地回劍入鞘,看著已經不chéngrén形的鬼圣還在繼續地膨脹,很快他的個頭就超過了天狼,而那身本來很寬大的黑袍,卻一下子暴裂了開來,露出了里面氣球般浮腫著的胖大身軀。

    鬼圣哈哈一笑:“無知小輩,剛才不趁老夫變身的時候逃命,現在你們也沒機會了!”右腳重重地踏了一下地面,周身的黑氣再次涌現,而腳邊的沙子卻被他這一踩震得飛到半空中,足見此時他功力的駭人。

    天狼冷冷地說道:“七步斷魂!”說話間長劍出鞘,刺眼的寒光一下子照亮了鬼圣的臉。

    只聽到“噗”地一聲,鬼圣的身上突然出現了許多細細的紋路,渾身的真氣就象是氣球里的氣體找到了出氣口,開始飛速地散出。

    先是黑氣,繼而是已經變黑的鮮血,從鬼圣身上成千上萬個破口中噴涌而出,讓他的身軀以比剛才的膨脹速度至少要快兩倍的速度迅速扁了下去,活象一個被放了氣的充氣道具。

    鬼圣低著頭,不可思議地看著自己身體的變化,甚至已經感覺不到疼痛,因為他的七竅也開始流起黑血。

    他抬起了頭,在這個世界上,鬼圣留下的最后一個印象就是對面的天狼慢慢走到自己面前,雙手把那支長劍深深地插進自己的胸口,而緊接著,自己的脖子一緊,感覺輕飄飄地向上飛,便再也沒有任何知覺,空中依稀傳來天狼的一句話:“我說過,這劍一定雙手奉還?!?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