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滄狼行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回 邪魔反噬

都灵vs直播: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回 邪魔反噬

    李滄行虎吼一聲,極力地想要扭開自己的身子,可是這么近的距離,給陸炳當面一吼,手臂只稍稍一松,立馬整個人都給震出一丈以外,手臂之上頓時結起一層厚厚的黑冰,再也動彈不得。

    李滄行咬緊了牙關,周身上下的紅色天狼戰氣,源源不絕地流動著,從后面看去,他的周身經脈都如同流淌著火紅的巖漿一樣,格外地清楚,每一個要穴,如同一個個發光的結點,盡顯無疑,在他那赤--裸的,毛茸茸的前胸后背上得以顯現。

    屈彩鳳厲叱一聲:“獨孤求敗,哪里走!”

    她再也顧不得去盯著云涯子了,大紅的羅衫迎風一陣怒擺,而她的身形,一飛沖天,直沖著徐林宗而去,就在空中的時候,兩眼變得一片碧綠,而她的刀頭三道粉色的刀氣洶涌而出,人未至,浪先到,直取徐林宗而去。

    徐林宗的太極劍,一片漆黑,本來是直沖著李滄行的后心要穴而去的,但是剛沖出一丈左右,屈彩鳳那強烈的刀氣就后發先至,他咬了咬牙,放棄了對李滄行的攻擊,一個扭身。

    徐林宗的太極劍身上,黑火大盛,一道黑色骷髏狀的終極魔氣,脫刀而出,隱隱約約地寫了一個大寫的“滅”字,在他的身前瞬間就形成了一道黑色的氣墻,三道粉色的刀浪撲上黑色氣墻,如同三道浪頭撞上了堅固的防波堤,頓時就把自己撞得粉身碎骨,消失不見。

    沐蘭湘大叫一聲“好”。她的心思,已經完全地放在了李滄行的身上??醋虐蘇庋負跏淺嗍摯杖賾駁材鍬獎畝匣晏炷б?,她的眼中珠浪滾滾。嘴唇都在微微地發著抖,兩只小手握成了粉拳,恨不得這會兒就能飛上前去,幫著情郎一起對抗這滾滾的天魔之氣。

    而林瑤仙則是秀眉微蹙,屈彩鳳招呼都不打一聲就沖了上去,這會兒不少斷魂天魔音的余浪滾滾而來,直撲向自己這里,而沐蘭湘早已經身受重傷,這會兒連起身都很困難。更不可能運氣了,她咬了咬牙,勉強地站起身來,站到了屈彩鳳剛才的位置,盤膝打坐,閉上雙眼,九陰真氣開始在她的周身流轉起來,冰肌雪膚之下,那黑色的經脈與骨骼若隱若現。而她那張玉面之上,隱約之間,突然變得如同骷髏一樣,皮包骨頭。透出一股極美又詭異的恐怖。

    林瑤仙的長發在空中飛舞著,如根根烏絲,匯成了一汪黑瀑。整個地飄散起來,配合著她那蒼白的皮膚?;褂釁し糲氯粢糲值墓趨?,透出一股子詭異的氣息。而從她那一襲白衫之中,不停地噴出黑色的九陰真氣,帶著瑩瑩的綠光,把她和沐蘭湘二人,還有地上的云涯子,都包裹在了一團黑色的真氣之中,漸漸地,看不見了她們三人的蹤影。

    一浪接一浪的斷魂天魔真氣,如同黑色的大潮,開始拍擊在九陰真氣的氣墻之上,如同大浪拍礁,碎起千層浪花,林瑤仙的臉上閃出一絲地痛苦之色,緊緊地咬著牙關,剛剛遭遇了重創的她,現在的功力還不到平時的二成,又要強行形成氣墻擋住這兇猛無匹的斷魂天魔音浪,已經讓她拼盡全力,甚至難以為繼了。

    而沐蘭湘則突然意識了過來,剛才她所有的心思和精力,都在李滄行的身上,甚至沒有意識到自己處于危險之中,直到李滄行的身影在黑霧中變得模糊,她這才發現,原來是林瑤仙,在用她柔弱而殘缺的身軀,擋在自己的身前,抵擋著那陸炳滔天的黑色魔浪,她的眼中頓時變得淚水漣漣,哭道:“林姐姐,對不起,都是我沒用,是我,是我拖累了你!”

    與此同時,李滄行的身形,漸漸地給封在了一團黑冰之中,連他體內那些紅色的筋脈,也幾乎消失不見,不過,從他的背后,卻仍然可以看到他的那顆紅色的,遠比別人強健有力的心臟,正在撲騰騰地跳動著,而對面的陸炳,則是面目猙獰,黑氣不停地在他的周身旋轉著,不僅僅是從嘴里,幾乎是從每個毛孔里鉆出,直沖著李滄行那如山岳一般雄偉的身軀。

    而在另一邊,徐林宗與屈彩鳳卻是已經打得天昏地暗,沐蘭湘的雙眼一片碧綠,雙刀連揮,天狼刀法之中的精妙招數層出不窮,卻是招招兇狠,不留余地,皆是進手招數,她的大紅身形死死地擋在李滄行的面前,以攻代守,不讓徐林宗有任何越過她的身體,去傷到李滄行的機會。

    而徐林宗則是眉頭深鎖,看著屈彩鳳的雙眼之中,炯炯有神,他的手下一點也不停頓,飛花逐蝶的招數如長江大浪,又如不倒青松,忽動忽靜,時快時慢,抵擋著屈彩鳳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但每每反擊之招,只到一半,就會停下,也不知道是有意為之,還是不忍心傷了屈彩鳳。

    屈彩鳳厲聲喝道:“獨孤求敗,你不用跟我假惺惺的,裝模作樣,我已經看透了你的本質,再也不會上你的當了,你以為你手下留情我就會對你念及舊情了嗎?我告訴你,我屈彩鳳是李滄行的女人,現在是,永遠是,你死了這條心吧,再說,你這個奪了徐林宗身體的惡魔,我就是拼了不要林宗的身體,也要把你給趕出來,受死吧!”

    屈彩鳳越說越激動,雙刀一錯,一合,一絞,一頭奔騰的粉色戰狼從長刀的刀尖直出,而她的左手短刀,舞出一片水銀瀉地般的刀浪,直攻徐林宗的下盤而去。

    徐林宗幽幽地嘆了口氣,太極劍微微一抖,一攪,在屈彩鳳的刀浪之上輕輕一點,借這力量,他的身形向后微微倒飛出一丈,輕描淡寫地躲過了這一擊,他搖了搖頭,眼中閃過一絲痛苦的神色:“彩鳳,連你也不相信我嗎?”

    屈彩鳳柳眉倒豎,正想吼道:“信你娘個頭!”可是她話未出口,卻看到徐林宗身后,那九陰真氣中的云涯子,卻是雙眼兇光一現,一下子從地上彈起,直撲沐蘭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