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滄狼行 >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回 生離死別

都灵vs弗洛西诺: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回 生離死別

    李滄行的大顆淚珠不停地落在沐蘭湘的臉上,他痛苦地搖著頭:“為什么,為什么命運對我李滄行這樣殘酷,為什么讓我們重新相聚,現在,現在卻要把你從我身邊奪走,為什么,為什么!”

    沐蘭湘輕輕地說道:“大師兄,我,我有一句話想說,你,你一定要聽我的話,一定。。。?!?br />
    李滄行忙不迭地點頭道:“師妹,你說,你不管要什么,我都會給你?!?br />
    沐蘭湘睜開了眼睛,這雙美麗動人,仿佛會說話的大眼睛里,這會兒卻是水波流轉,那么地美,她的朱唇已經失去了血色,艱難地開合著,幾乎每說一個字,腹部的抽動都會帶動一陣血涌:“大,大師兄,我,我只求你,不要,不要為難,為難屈姐姐,她,她是被,被控制,不是,不是本意!”

    李滄行咬了咬牙,盡管他現在的神智已經漸漸地恢復了清醒,可是對屈彩鳳的那一刀,仍然是無法釋懷,他恨恨地說道:“師妹,你,你不要提她,不管怎么說,是她,是她一刀刺的你,不要,不要為她辯解!”

    沐蘭湘輕輕地嘆了口氣,臉上閃過一絲失望地神色:“大師,師兄,我,我剛才聽得,聽得清楚,是,是妖賊控制,控制了她,那,那不是她的錯,而你,你打傷了屈,屈姐姐,現在,現在她一定,一定很傷心,我也,我也傷心,我,我快要走了,大,大師兄,我不uc書盟 www·uctxt看.com不要你,不要你和屈姐姐,誤會,誤會下去?!?br />
    李滄行的心痛得無以復加,失聲痛哭:“師妹,師妹啊。都這時候了,你,你為什么還在想著她,你若是不在,我,我還活著做什么!”

    沐蘭湘的臉色閃過一絲淡淡的微笑:“大,大師兄,別,別這樣說。我,我只不過,不過是你生命中的一個伴侶,你,你的一生很長,不要,不要為了我一個,為了我一個而浪費自己的。自己的性命,你。你若是自我傷,傷害,我,我就是在天上,也會,也會傷心難過的?!?br />
    李滄行已經哭得幾乎要暈厥了過去。他本能地,機械地點著頭:“師妹,師妹,只要,只要你能好起來。我,我做什么都可以,什么事,什么事我都會答應你的!”

    沐蘭湘的嘴角邊勾起一絲微笑:“那,那你答應我,要,要?;ず媚?,不可以,不可以做傻事,也要,也要救回屈,屈姐姐,跟她,跟林姐姐,好好地,好好地在uc書盟 ·www.xcogay.com.cn”

    李滄行咬了咬牙,說道:“你放心,我發誓,一定要救回彩鳳,只要,只要你活著,我一定,一定會救回她!”

    沐蘭湘的眼中閃過一絲失望:“不,師兄,我,不管我是死,是活,你,你都要救回她,我,我不在的時候,你的愛,請分給別的姐姐,這樣,這樣我在天堂,也會,也會開心的!”

    李滄行悲從心來,一陣心酸,牙齒咬得格格作響,他一字一頓地說道:“我,我一定會為師妹你報仇的,我,我一定要把柳生雄霸,把徐林宗,把陸炳碎尸萬段,一定,一定!”

    沐蘭湘輕輕地嘆了口氣,她眼中的神采,幾乎要消失殆盡,她搖了搖頭,喃喃地說道:“師兄,我,我最后求你一件事,我求你,我求你千萬不要報仇?!?br />
    李滄行睜圓了眼睛:“為什么,為什么!他們這樣對你,我為什么不報仇!”

    沐蘭湘勉強地抬起了右手,春蔥般地玉指,輕輕地撫過李滄行的臉龐,她的聲音漸漸地低了下去:“因為,因為你不停地報仇,不停地,不停地會有新的仇人,上次,上次你要報仇,死了,死了鳳舞妹妹,這回,這回是我,如果,如果你再要執意報仇,我只怕,我只怕你還會害了,害了屈姐姐,林,林姐姐,還會,還會害了你?!?br />
    李滄行咬牙切齒地說道:“不,我殺了他們三個就會收手,不會再糾纏下去了,別的事我都可以答應你,但你的仇,我一定要報!”

    沐蘭湘的眼中閃過一絲憐惜,秀眉輕蹙,氣若游絲:“大,大師兄,你,你為了報仇,把,把自己折磨得太苦了,從落月,落月峽后,你,你就沒過過一天好日子,我,我不想你這樣?!?br />
    “殺了柳生雄霸,還有,還有那個什么宗主,你的,你的敵人,仇家,永遠,永遠也不會完的?!?br />
    “大,大師兄,我,我現在知道,知道鳳舞死前,為什么,為什么勸你收手了,師妹,師妹最不放心的,就是,就是你,我不想,不想你再這樣,答應,答應我,好嗎?!”

    李滄行早已經泣不成聲,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在臉上早已經是泛濫成災,他用力地點著頭:“師妹,我,我答應你,你說什么我都答應你,救回,救回彩鳳后,我,我再也不報仇了!”

    沐蘭湘的臉上閃過一絲欣慰的表情,喃喃地說道:“對不起,對不起師,師兄,師妹我,師妹我不能再陪你了,你一個人孤獨,寂寞,師妹心疼,可是,可是師妹真的沒法再,再陪你了?!?br />
    李滄行緊緊地咬著嘴唇,不停地搖著頭,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沐蘭湘的眼中,閃過一絲奇幻的色彩,她的聲音,已經低得聽不見了,李滄行低下頭,把耳朵放到了她的嘴邊,只聽她在說道:“師兄,我,我什么也看不見了,我有點,有點冷,能,能抱我緊點嗎?!”

    李滄行的手,穿過沐蘭湘的肋下,把她緊緊地環住,這會兒,他已經顧不得捂住沐蘭湘腹部的傷口了,二人的身下,早已經血泊一片,而沐蘭湘的身體,在漸漸地失去溫度,李滄行的頭埋在了她的肩上,不敢看師妹的臉,任那眼淚流淌。

    沐蘭湘的聲音已經若有若無:“師兄,我,我好像看到武當的桃花開了,我,我好想你抱我去聞!”

    李滄行從地上一躍而起,大叫道:“師妹,我帶你去看桃花,這就去!”突然,沐蘭湘的手無力地垂了下來,而她此時的心跳和呼吸,也一并停止,她的嘴角掛著甜蜜的微笑,仿佛睡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