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滄狼行 > 第一千七百一十一回 父女之爭

vs都灵: 第一千七百一十一回 父女之爭

    何娥華毫不猶豫地回道:“不,我絕不愿意,此生此事,我只會和徐師兄合練兩儀劍法,即使是大師兄,我也不會和他合練?!?br />
    黑石道人的眉頭一皺:“為什么?少南我觀察很久了,他對你可比徐林宗對你要用心得多,他可以不顧自己的性命來救你,這回你不也是找了他去幫徐林宗的嗎,人家可是二話沒說,最后你也是背著他逃出了東廠,為什么跟他合練兩儀劍法,就這么不情愿?”

    何娥華幽幽地嘆了口氣:“爹爹,你也知道,兩儀劍法是情侶劍法,要的是郎情妾意,心意相通,女兒自幼就和徐師兄一起練習,每天里就是相互的摟抱,合力,女兒的身子,早已經屬于徐師兄,再不可能和別的男人在一起了,大師兄他對我很好我知道,我也一直把他視為親哥哥一樣,但是,但是要讓我跟他合練兩儀劍法,那女兒是寧死也不從的。女兒的心里以前,現在,將來都只會有徐師兄一人,再也不會有別人取而代之?!?br />
    黑石道人的嘴角勾了勾,低聲道:“可是現在徐林宗已經喜歡上了那個魔女,而且怎么勸也不會回頭,看他這個樣子,遲早要給驅逐出武當了,你又何必執迷不悟?如果徐林宗不在武當,那最后你還是要和別人合練兩儀劍法,與其到那個時候被動,不如現在就主動一點,這樣將來你在武當的地位,也有保證?!?br />
    何娥華搖了搖頭:“爹爹,如果女兒當年就知道你要女兒練兩儀劍法,是存了這樣的心思,那當年我就寧可不練這功夫,大師兄的武功一直強過我,武當以前也一直是由武功最強的兩個弟子合練兩儀劍法,可沒有說非要是男女合練。您當年為什么非要女兒練這兩儀劍法,甚至讓女兒搶了大師兄的機會?”

    黑石咬了咬牙,沉聲道:“這還不是因為只有你練兩儀劍法,才能穩固爹爹在武當的執法長老位置!實話跟你說了吧,當年除了紫光師兄外,和爹爹這樣地位相當的長老級別弟子,不下十人,而爹爹當年曾經還俗下山過一段,若不是你娘早死,爹爹是不會回武當的?!?br />
    “就算爹爹帶著你回山,也毫無地位可言,當年執法長老之位是眾位師兄弟都想爭奪的,要么當上執法長老,成為紫光師兄的副手,要么就得帶著你離開武當。你以為這么多年來,你在武當能象個公主一樣生活,是因為什么嗎?”

    “你說得不錯,少南的天份武功一直在你之上,甚至不亞于徐林宗,但澄光師弟帶藝投師,他自己的身世又是來路不明,武當的執法長老之位,斷不能落到他們師徒手中,所以紫光師伯與眾位師兄弟商議之后,還是決定由你和林宗來學兩儀劍法?!?br />
    “沒想到這兩儀劍法由男女合練,陰陽調合,竟然能發揮出以前兩名男弟子練劍時更強大的威力,這也算是個意外之喜,靠了兩儀劍法,你們兩人行走江湖,可以不畏任何高手,就是那天晚上瘋狂殺戮的屈彩鳳,也勝不過你們。娥華啊,你這十余年來練劍不易,有今天的地位也不易,千萬不要輕易放棄啊?!?br />
    何娥華的臉色慘白,她做夢也沒有想到,原來自己練兩儀劍法,竟然也是因為武當派多年來的權力斗爭的結果,而自己與徐林宗在一起,也完全是因為這場權力斗爭的一手安排,她的嘴唇在微微地發抖:“怪不得,怪不得徐師兄對我越來越冷淡,難道,難道就是因為他知道,這是一場被強行安排的姻緣嗎?”

    黑石道人冷冷地說道:“不錯,徐林宗出身官宦子弟,但是個性卻是不羈而叛逆,他這么多年來一直呆在武當,對外面的世界充滿了渴望,就象他少年時也是渴望離開他的官宦家庭,去江湖上闖蕩一樣?!?br />
    “娥華,聽爹一句話,爹是過來之人,知道徐林宗這種人,跟你并不是一路人,現在他的心已經不在武當,也許從來都沒有在過你的身上,你覺得跟他有了親密接觸,就是他的人了,但他不會這樣想?!?br />
    “而且他現在跟那屈彩鳳甚至有了夫妻之實,你覺得這種情況下他會忘了屈彩鳳,跟你交好嗎?我勸你還是不要抱不切實際的想法了,早點回頭,爹也好重新為你選擇一個愛你的夫婿?!?br />
    何娥華頹然地坐到了地上,手中的食盒落地,里面的食物,以一塊風雞大腿為主,滾得滿地都是,臉上開始淚水泛濫,卻不愿意伸手去拭,她緊緊地咬著朱唇,不停地搖著頭,說道:“不,爹爹,女兒寧死也不會離開徐師兄的,哪怕,哪怕他要離開武當,我也會跟他一起離開,絕不會連累爹爹?!?br />
    黑石道人的臉色大變,寫滿了憤怒:“什么,你要離開武當?”

    何娥華幽幽地說道:“女兒這輩子也不會再和別人練兩儀劍法了,如果爹爹硬要逼女兒和其他人合練,那女兒只有離開武當這一條路。爹爹,這是女兒的決定,不會有更改,你就是打死我,也是一樣?!?br />
    黑石道人氣得一跺腳:“好,好,真不愧是我教出來的好女兒,看來是我把你給慣壞了,寵壞了,于私,你是我女兒,于公,你是武當弟子,我是執法長老,你不遵長輩命令,我現在就要用門規來處罰你!”

    隨著黑石道人的厲聲大吼,天空之中閃過一道驚雷,電光閃過,照亮了何娥華那張蒼白的臉,傾盆般的暴雨說下就下,頓時把這一對父女,淋得從頭到尾一片透濕。

    耿少南的身形匆匆而來,他駐著一把油布傘,跑到了黑石道人的身邊,剛才他離得有點遠,這對父女所說的話沒有聽到,但也足以看到他們在爭吵了,這下他看到小師妹癱倒在地,還以為是給黑石打的,本想出手為小師妹頂罰,卻找不到一個好機會,這下可謂天賜良機,他連忙一邊打傘奔來,一邊對黑石道人說道:“黑石師伯,下大雨了,您還是先避避吧,我帶師妹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