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滄狼行 > 第一千七百四十一回 手刃瑞王

都灵vs切沃直播: 第一千七百四十一回 手刃瑞王

    瑞王哈哈一笑,回頭對應千求說道:“應護衛,今天正好我們無事,不如就送佳人一程吧,姑娘,不知你意下如何呢?”

    那女子笑著搖了搖頭,向著樓下走去,突然,她的腳下一絆,嬌軀向前倒去,瑞王連忙伸出手,想要扶她,而這女子的眼神中突然寒芒一閃,纖指如風,瞬間就點住了瑞王胸口處的膻中穴,與此同時,一柄森寒冰冷,藍光閃閃的匕首,架在了瑞王的脖頸之上。

    應千求本來一直都留意著這個女子的一舉一動,但無奈這一下事出突然,美人失足,瑞王這個好色之徒出手扶將,這一切都是那么地無懈可擊,一跌之下,原來二人之間五六尺左右的安全距離,瞬間就消失了,這讓應千求這樣的高手,也根本來不及反應,眼看這閃著藍光的匕首就這樣架在了瑞王的脖子上,顯然是喂了劇毒的,投鼠忌器,應千求的劍剛剛抽出一半,就不敢再向前邁出一步了。

    這女子冷笑道:“瑞王殿下,你還真的是色心不改啊,上次吃了這么大的虧,沒想到這回還是上了同樣的當?!?br />
    瑞王已經給嚇得魂不附體了,結結巴巴地說道:“你,你又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女子哈哈一笑:“你聽清楚了,咱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巫山派孟彩珠是也!瑞王,你為了奪位,不惜設下毒計,陷害我爹,殺我全家,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應千求大叫道:“你敢!只要你敢傷瑞王殿下一根汗毛,管教你巫山派粉身碎骨,雞犬不留!”

    女子一拉臉上的紗巾,孟彩珠那張秀美絕倫的瓜子臉一下子顯現在了眾人的面前,只是一雙大眼睛里,閃著熊熊的殺意與怒火,她咬牙切齒地說道:“實話告訴你們這些鷹犬,姑奶奶我棲身巫山派,就是為了報仇的,今天終于有了這個機會,又怎么可能放棄?”

    應千求厲聲道:“你若是傷了瑞王殿下,這黃鶴樓內外有這么多護衛,豈是你能走得了的?放了殿下,一切都好商量!”

    孟彩珠的眼中殺機一現,冷笑道:“你以為我走不了嗎?”她的玉腕一動,刀尖向前猛地一刺,正好刺穿了瑞王的喉結,瑞王連一聲都沒有來得及發出,喉嚨就給刺了個通透,當刀尖從他的脖子另一邊穿出之時,從刀尖流出的,已經是黑色的血滴了,可見其毒性之強,而他的那張油光粉面的白臉,瞬間就變得一片紫黑,就象一塊放了三天的豬肝一樣,他的手徒勞地在空中抓了兩下,一個字也沒有來得及說出,就向前仆倒,氣絕而亡。

    應千求做夢也沒有想到,這孟彩珠居然不談任何條件,說殺就殺,他驚吼一聲,想要拔劍上前,把這個孟彩珠碎尸萬段,可是手剛伸出一半,整個人就虛弱無力,膝蓋一軟,直接就趴了下來,半點力也無法發出了。

    應千求很想開口說話,喉頭卻是荷荷作響,半個字都說不出來了。孟彩珠冷笑道:“怎么,應大人難道沒有聽說過七步軟筋散嗎?這香爐中燒的,就是這東西,現在也是藥勁發作的時候了,半個時辰內,任你大羅金仙,也發不出半分力啦?!?br />
    應千求的喉頭荷荷作響,雙眼圓睜,額頭之上冷汗涔涔,終于勉強擠出了一句話:“你,你殺了,殺了瑞王,我,我也不可能活下去,你,你殺了我吧?!?br />
    孟彩珠哈哈一笑:“殺了你太便宜你了,再說了,我們還要留著你跟陸炳報信呢,告訴他,瑞王是我孟彩珠殺的,為的就是報他陷害我孟家上下一百四十七口的仇!”

    她說著,對身邊的那個丫環微微一笑:“我們走?!毖凈沸牧焐窕?,從懷里掏出了兩張人皮面具,分給了孟彩珠,兩人往臉上一抹,身體里的骨骼一陣作響,在地上的幾個錦衣衛士們驚恐地發現,兩人搖身一變,居然變成了瑞王和應千求的模樣。

    變成了“瑞王”的孟彩珠笑道:“沒見過吧,這叫易容術。為了騙過你們的守衛,我已經觀察你們很久了?!彼禱暗納?,跟瑞王的幾乎一模一樣,沒有半分二致。

    而那個丫環這時候早早地把瑞王和應千求的外衣給剝下,兩人把衣服套在了身體外面,幾乎就與瑞王和應千求完全看不出來區別了,“瑞王”沖著應千求微微一笑:“應大人,咱們后會有期了。對了,你回去告訴陸炳和金不換,如果想落得跟瑞王一樣的下場,盡管來巫山派試試!”

    她說著,仰天長笑,帶著那個丫環下了樓,應千求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聽到樓外遠遠地傳來他們的聲音:“本公子要去解個手,你們好好地守住這里,別讓那小娘子離開,聽到沒有?”

    “是,公子,屬下絕不離開一步,您請便?!?br />
    應千求的心里暗暗地嘆了口氣,看著對面那雙眼圓睜,死不瞑目的瑞王,心中暗道:“你這****的色鬼,老子這回給你坑死啦。姓孟的,你等著瞧吧,你們巫山派上下,全都要給瑞王陪葬!”

    武當山下,陸炳和金不換并肩而立,他們的身后,是上千的殺手,其中戴著面具,手持大刀,胸前繡著龍紋的龍組殺手,起碼有二百人,一個個眼中都閃著渴望戰斗的殺氣,而他們的目光,都已經看向了幾十步外的山道之上,兩條山道,自此左右分開,分別是左邊的青松道和右邊的黑水道,直通山巔的真武大殿。

    原本守衛山門的武當弟子,已經不見了蹤影,山巔之上的大殿上,一陣陣急促的警鐘長鳴,以陸炳和金不換的目力,甚至可以看到山頂廣場上跑來跑去的人影,金不換冷笑道:“陸大人,這回看來你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啊,武當完全是倉促應戰,沒有準備啊?!?br />
    陸炳哈哈一笑:“因為他們以為對手是屈彩鳳,現在三老都不在山上,只有耿少南帶著一些二三代弟子,正是消滅武當的大好機會,金廠公,你建功立業的機會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