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修行的年代 > 第四百二十六章 里應外合

都灵足球队赛程: 第四百二十六章 里應外合

    石華散仙和韓學文這位二劫散仙,都來自于修士聯盟控制范圍之內的羊野宗,聽宗門的名字,似乎覺得十分的可笑,一個好好的宗門,不去取青天,青云,神華之類的高大上的名字,反倒叫什么業羊野宗,就好像是一群野山羊組成的宗門似的!其實這倒不是走著羊野宗的宗門前輩比較的惡趣味,實在是因為,羊野宗的創派祖師,就叫羊野,這位羊野在成為修士之前,就是凡俗國度之中的一個十分普通的農民,試想一下,沒有什么文化的農民,能給自己的兒子起什么高大上的宗門?這羊野雖然不好聽,但是總比什么,二傻!狗剩來的好聽多了!

    這位農民的兒子羊野,后來,再一次充當獵戶打獵的時候,遇到了凡俗小說之中最為狗血的情節,也就是傳說之中的墜崖奇遇流,他老人家,墜崖之后,直接掉落到了一位二階散仙境界修士的仙府之中,說來也奇怪,雖然不是本源真仙境界仙人的仙府,但是仙府之中,確實有許許多多的禁制的存在的!這位羊野竟然就直接掉落在禁止根本觸及不到的地方,于是乎,得到奇遇之后的這位羊野,也就是羊野宗的創派祖師羊野真人,一路青云直上,修為從脫胎,到凝神,到登仙,到歸真,到破凡期,然后順風順水的轉修成為散仙,然后一劫散仙,然后二劫散仙,羊野散仙在二劫散仙的時候,或許覺得自己應該沒有辦法渡過第三次散仙劫了,于是就在修士聯盟控制范圍之內的思樂大靈脈之中留下道統,就是現在的羊野宗!

    這羊野宗在羊野真人還活著的時候,加入了修士聯盟,而且因為羊野真人二劫散仙的實力,當時在修士聯盟之中地位還不低,可是隨著羊野散仙渡劫失敗,身死道消,羊野宗再也沒有出現過二劫散仙境界的仙人。所以他們在修士聯盟之中的地位也一落千丈,從之前的核心宗門,到現在變成了一個邊緣化不能在再邊緣化的宗門!

    雖然韓學文散仙,成就了二劫散仙的地位。讓羊野宗看到了重新回到修士聯盟核心位置的機會!但是因為修士聯盟之中核心位置就那么多,加之如今的修士聯盟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個憑借實力,就能取代核心位置的修士聯盟了!所以即便韓學文散仙要求過很多次,但是修士聯盟的長老會,還是不肯給予他一個長老的身份。以及羊野宗核心宗門的位置,韓學文散仙一怒之下,離開修士聯盟,離開了羊野宗,來到了鐘晨大靈脈之中,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散仙妖族,一起創立了現在的修行者聯盟,只不過因為他離開修士聯盟的愿意呢,現在羊野宗在修士聯盟之中的地位大不如前,以至于現在石華這種堂堂一劫散仙境界的大修士。都淪落到成為莫北父母保鏢的地步,而且修士聯盟還不放心,還讓人時時刻刻監視著!

    石華剛入門的時候,韓學文已經是歸真期的大修士了,那個時候,韓學文作為羊野宗的傳功長老,說起來韓學文應該算是石華的師叔祖輩分的師門長輩!石華在成就散仙境界之前,沒少收到韓學文的指點,算起來她和韓學文雖然沒有師徒的名分,但是事實上。他們兩個人和師徒沒有什么太大的區別,這也是為什么,韓學文離開修士聯盟,給羊野宗帶來這么惡劣的影響之后。石華并沒有對他有太大的埋怨的原因之一!

    “怎么學文散仙問我這件事情做什么?你堂堂二階散仙境界的大修士,只要你回到修士聯盟之中,想要接近莫北還不是相當輕松的事情,你不會也想想這些普通的修士一樣,想要接近莫北沒有辦法,只能換個法子。先來接觸莫北的父母?不應該???”石華想了想在天知玉簡之中發出了這么一段信息出去,因為他實在是不清楚,這韓學文突然問起莫北是怎么回事!想來想去,也就只有這么一個原因!

    “什么跟什么??!什么,接近莫北,沒有辦法去接近莫北的父母!我只是偶然之間得知了一個非常重大的秘密,這個秘密剛好和莫北有關,我記得之前你和我提到過莫北這個名字,所以我才來問問你!”看著天知玉簡之中的信息,石華散仙有些摸不著頭腦,和莫北有關的重大秘密!什么重大秘密?難道是莫北很有可能渡劫成功成就本源真仙這件事情?這也算不上是什么重大秘密???

    “我說,都是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情了,莫北天賦極,很有可能成為青帝仙人之外第二個渡劫成功,成就本源真仙境界的修士,這件事情,已經算不上是什么秘密了!修士聯盟之中,歸真期以上境界的修士,幾乎盡人皆知,而且歸真期以下的修士,知道的也不少!你說的秘密就不會是這一個吧!那你們的這個所謂的修行者聯盟也不怎么樣??!這么簡單的情報都沒有收集到?”石華又發出了這么一條信息出去,看的修行者聯盟的第一執事韓學文,簡直有種想要吐血的沖動!

    “我說,我弄得這個修行者聯盟,在你眼里,就這么不堪嗎?你們修士聯盟的這個什么莫北要渡劫,要成為本源真仙這已經是整個青帝丹界之中,人族和妖族之中人盡皆知的事情了!我會為了這么一個沒有營養的事情,特地在天知玉簡之中聯系你嗎?還有學文?學文是誰?連師叔祖都不會叫了!我看你現在是翅膀硬了,要飛??!”

    炮火為十足的文字,讓石華散仙,看著天知玉簡都能夠想象到,天知玉簡的那頭,韓學文散仙臉上那種氣急敗壞的表情!

    “好吧,我的師叔祖,晚輩失禮了!您來有什么問題,就直接說吧!老實說,您老人家在我這里,和我說話起來都拐彎抹角的,讓我都有些不適應了!”石華散仙笑著發出了這么一條信息出來!

    “你能不能把莫北的父母帶到我這里來?這件事情和莫北有著非常大的關系,莫北我想你肯定是沒有辦法把他帶到我們修行者聯盟了!但是莫北的父母,你應該有辦法吧!”第一執事韓學文散仙發出了這么一條消息,然后神情緊張的等待著石華散仙接下來的回答!

    看到這一條信息,石華散仙拿著天知玉簡的手都抖動了一下。天知玉簡差一點兒掉落在地上,然后他有迅速的從地上把天知玉簡給撿了起來,靜靜地平復者自己因為緊張而變得有些急促的呼吸,開玩笑。那個二階散仙境界的老女人,可是時時刻刻都在用甚是關注著整個洞府之中的,自己這一場的舉動,萬一被她注意到了,萬一她來個言行拷問。自己這算什么?通敵?以那老女人的手段,絕對沒自己好果子吃啊

    過了好一會兒,見那女散仙沒有來這里找自己的麻煩,石華散仙這才拿出天知玉簡,雖然他極力的克制,但是他那這天知玉簡的手,還是有些抖動,只不過,抖動的幅度小的可憐,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我的親師叔祖。您這是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但但就是這莫北的父母,修士聯盟把青天宗的一個十分隱秘的洞府都給騰出來了!?;つ備改傅納⑾?,不單單只有我這一個一劫散仙,還有兩個一劫散仙,而且我們的后面還有一個二階散仙境界的修士聯盟核心宗門的女修,那個老女人的神識無時無刻的不在掃視整個洞府,你竟然說讓我把莫北的父母,帶到你們修行者聯盟去!這要是讓那老女人知道了,我就算是不死也脫一層皮??!”

    天知玉簡一震動。已經等待多時了的第一執事韓學文,瞬間來了一個激靈,然后就看到了石華散仙近乎埋怨的話語,頓時眉頭皺了起來!

    “三位一劫散仙還不放心?;谷靡晃歡咨⑾刪辰緄男奘?,守在那里!看來修士聯盟這下子真的把重注都壓在這莫北的身上了??!不過這莫北是找到林青的一個重要的線索,莫北此時此刻,定然是被修士聯盟的一群散仙給為了個嚴嚴實實,不容他出半點差錯,只能把莫北的父母弄到手。一次為要挾,讓莫北自己走出來,那么才有擒下莫北的機會!”第一執事韓學文暗暗的想到,然后他繼續在天知玉簡之中給石華散仙發信息!

    “這里面牽扯到一個巨大的秘密!只要咱們得到這給秘密之中隱藏的東西,那么咱們羊野宗就算是取代修士聯盟,甚至直接成為之前林家那樣,青帝丹界的掌控者,也未嘗不可能!真是咱們羊野宗會有一群本源真仙境界的仙人誕生!石華,莫北是揭開這個秘密的關鍵,而莫北的父母,是接近莫北的關鍵!你知道我現在為什么讓你把莫北的父母給帶出來了吧!”短短的一句話,修士聯盟的第一執事韓學文,增增漸漸,足足寫了差不多一刻鐘,才寫完,然后他仔細看了一遍之后,想了好久,才把這則天知玉簡的信息給發了出去!

    時間過去了這么久,本以為自己這位鬧到抽風了的師叔祖,應該放棄了這個腦袋抽風似的想法了呢,但是沒有想到,許久沒有震動的天知玉簡又震動了起來,這讓石華散仙剛剛平復了心情頓時又緊張了起來!

    “不知道這位師叔祖這回又要發什么風,難不成讓我和那位二劫散仙硬碰硬?”石華散仙帶著疑惑打開了天知玉簡!然后他的手又是一抖,只不過有了上一次的經驗,手雖然抖了一下,天知玉簡并沒有掉到地上去,石華散仙表面上不露聲色,暗地里,卻在天知玉簡之上飛速的寫著信息!

    “我說,我的親師叔祖,您這是在開玩笑是吧!什么秘密,能夠讓咱們羊野宗這種二流宗門,成為青帝丹界的掌控者?難不成這秘密關系著一座本源真仙境界的仙府不成?你難道不知道,無論是南極仙翁,修士聯盟還是林家,這三家的手中,可都是有仙器級別的法寶存在的,南極仙翁,林家的林驚羽散仙,修士聯盟的都勻上人,這都是三劫散仙之中頂尖的存在,他們那上仙器,就算是本源真仙境界的仙人也可以斗上一斗,您究竟被誰給忽悠了,竟然會相信這種所謂的秘密?”

    看到天知玉簡上的信息,修士聯盟的第一執事韓學文散仙心中了然,看來自己這位晚輩根本不相信自己說的話,于是韓學文散仙,在天知玉簡之中說了短短一句話!

    “我韓學文以心魔起誓,我剛剛所說的話,句句屬實!”

    短短幾個字的一句話,石華散仙看到這句話之后,臉上那種輕松消失得一干二凈,取而代之的是一臉凝重,修士以心魔起誓,就算是在天知玉簡之中,也是起效的!但是石華散仙又有些難以置信,到底自己的這位師叔祖究竟知道了些什么!他所說的,現在看起來應該是真的無意了!青帝丹界之中有什么東西,能這么強橫?思考了片刻,石華散仙繼續在天知玉簡之中說道。

    “師叔祖,雖然我現在不知道你究竟掌握了什么秘密,但是師叔祖,我一個人是沒有辦法在另外兩個一劫散仙,一位二劫散仙,還有幾個破凡境界巔峰大修士,已經眾多的歸真期大修士的眼皮子底下把莫北的父母給帶出去的!如果莫北的父母真的這么重要,你得前來此處,先想方設法,把那兩位一劫散仙,還有那位二劫散仙境界的女修士給引出去,不然的話,單憑我是根本做不來的!”

    “那你把你所在的位置告訴我吧!”看到石華散仙的回答,韓學文散仙想了想,說了這么一句,果然不一會兒,青天宗的這個神秘洞府所在地,被發了過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