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巫神紀 > 第七十六章 道理

弗洛西洛尼vs都灵3月10日: 第七十六章 道理

    白色的灰塵隨風飄揚,大半個火豹部的駐地都被浮塵籠罩。

    白灰中,有祭品被金烏之火焚燒而成的骨灰,也有泥土、巖石被高溫徹底煉化的殘渣。每一顆灰塵中都蘊藏了一絲殘留的火勁,人在浮塵中穿行,白灰相互摩擦,會有大片紅色火星‘啪啪’迸射出來。

    火豹部的族人在整理駐地,收斂戰死族人和敵人的尸體。大群族人在飄浮的灰塵中穿來穿去,整個駐地就好像被火焰籠罩,猩紅的火光映得大片山林都一片通紅。

    ‘喲喲~喔喔’的咕噥聲遠遠傳來,老樹妖帶著他召來的兩個強大異常的同伴,驅動著一群自動聚集過來的花精樹怪,搖搖擺擺的行走在被焚燒一空的山林中。

    老樹妖和兩個極力縮小了身體的同伴一手拎著一個大酒缸,一邊在熱氣騰騰的土地上潑灑著各種植物的種子,一邊大口灌著美酒。三個老家伙都喝得有點多了,走路踉踉蹌蹌的,龐大的身軀高一腳低一腳的亂踩,嚇得那些弱小的花精樹怪‘嗷嗷’尖叫。

    山崖下,火豹部坍塌了大半的議事大廳中,姬夏盤著腿坐在火塘邊,大口大口的撕扯著烤得噴香的獸肉。

    正架在火塘上,烤得‘吱吱’流油的巨獸,是猛鬼部一尊大巫戰士的坐騎,一頭實力無比接近大巫的‘獨角猩熊’。這倒霉的家伙在戰斗中受了重傷,火豹部的巫祭懶得在它身上浪費珍貴的巫藥,干脆就把它洗扒干凈了做成烤肉款待貴賓。

    “昊,既然你博取了祖靈的歡喜,這次的事情,就沒做錯?!奔目械裊舜蟀臚范瀾切尚艿氖奕?,心滿意足的拍了拍肚皮,眸子里閃過一抹兇狠的寒光:“阿爸雖然從來沒借助火鴉部的力量,欺負這些可憐的小部落,但是他們既然敢主動招惹我們,死了也就死了吧?!?br />
    姬昊拎著一個酒壇,大口吞了幾口味道刺鼻的烈酒,用力擦了擦嘴角流淌下來的酒水。

    “嘿嘿,看到阿爸這么火急火燎的趕過來,還以為你要阻止我獻祭呢?!奔ш恍繃思囊謊?,將酒壇用力杵在了地上,甕聲甕氣的說道:“阿姆說了,有時候阿爸你,心太軟!”

    姬夏想要保持做父親的威嚴,他板著臉哼哼說道:“心太軟?阿爸是顧全部落的大局。阿爸我……”

    姬昊急忙打斷了姬夏接下來的說辭:“嗯,阿爸你英明神武,是個真正的男人,有仇報仇,有怨報怨……姜媱引動這些部落圍攻火豹部,姜雪是她的幫兇,這件事情,你看怎么辦?”

    姬夏神色一緊,慢慢的放下了酒缸,陷入了沉思。

    姜媱是畢方部大巫祭姜僰的女兒,姜雪是畢方部長老姜朮的女兒。姜媱被姬昊打成重傷逃竄,除非她想要徹底引發火鴉部和畢方部的沖突,否則她絕對不敢挑明這次‘部落聯軍圍攻火豹部’的事情。

    但是姬昊心狠手辣,干脆將姜雪斬殺當場,這件事情就有點麻煩了。

    高空中一聲鴉鳴傳來,隨后一道颶風呼嘯著涌向地面,一個沙啞森冷的聲音猶如鋼針一般,狠狠的刺進了姬昊和姬夏的耳朵。

    這聲音尖銳無比、沙啞冰冷,充斥著一股讓人不寒而栗的邪異力量。姬昊和姬夏同時皺眉跳了起來,他們身邊的酒缸和酒壇同時裂開了無數的縫隙,渾濁的酒水‘汩汩’的滲了出來。

    一名身高和姬夏相當,但是格外瘦削,身形猶如竹竿的老人步伐僵硬的走了進來,陰冷異常的喝道:“姬夏,你必須給長老們一個解釋。你還記得你的職責么?你只是負責坐鎮冷溪谷,?;つ搶锏目舐觥撬四閼餉創蟮牡ㄗ?,讓你……”

    老人的話沒能說完,姬昊運足了中氣,極其粗暴無禮的打斷了老人的話:

    “啊,是姬鴋長老啊,我阿爸來這里,有什么問題么?我阿爸剛剛主持了一次九日凌空的血祭秘典,祖靈非常高興,你難道要說,我阿爸有錯么?那么,你是說祖靈有錯?”

    老人呆了呆,一口子梗在嗓子眼里,半天沒能說出一個字來。

    頭頂又傳來了巨鴉的鳴叫聲,隨后輕微的破空聲傳來,大地微微顫抖了一下,有人直接從高空粗暴的跳了下來,震得火豹部的議事大廳都差點徹底坍塌了。

    姬犳大步闖了進來,‘咔咔’笑著一把按住了姬鴋的肩膀,大聲笑道:“姬鴋,從小你就猴急猴急的,做什么事情都不沉穩,看看,這次又在娃娃們面前出丑了吧?”

    姬昊清楚的看到,姬犳的五指很是粗暴的深深陷入了姬鴋的肩膀,他甚至聽到了姬鴋肩胛骨受到巨大壓力發出的不堪重負的‘咔咔’聲。

    姬鴋的面孔扭曲一團,原本就慘白的面孔更是變得發青近乎透明。

    姬犳冷聲喝道:“你太著急了,姬鴋……你估計沒得到圣地祖廟傳來的消息吧?祖靈們向所有的巫祭傳達了自己的意志,他們對于今天的血祭秘典非常的滿意,祖靈們還說,姬昊是個好娃娃!”

    “你說什么?”姬鴋面孔扭曲的大吼起來。

    “祖靈說我們做得沒錯!”姬昊湊到姬鴋面前,冷聲喝道:“阿爸調動冷溪谷的族人來這里,擊敗了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傻瓜部落的蠢貨們,把他們當做祭品獻給了祖靈……祖靈很滿意,所以阿爸的一切行為都是正確的?!?br />
    姬鴋死死閉上了嘴,再也不肯說一個字。

    在南荒部族,道理就是這樣粗暴而簡單——你博取了祖靈的歡喜,那么你的一切行為都是正確的。但是平日里,普通族人連靠近圣地祖廟都不可能,除了十年一次、百年一次的祭祀大典,也只有姬昊這樣動用上古秘典,才有可能喚醒祖靈,獲取他們的歡心。

    姬鴋恨死了某些人,他們蠱惑他氣勢洶洶來找姬夏和姬昊算賬的時候,可沒給他說明,姬夏和姬昊,居然連祖靈都給買通了??!

    姬犳深深的看了姬昊一眼,然后欣然笑道:“雖然祖靈向所有巫祭傳達了自己的意志,但是夏,你還是回金烏嶺,把這次的事情仔細的述說一遍吧?!?br />
    “另外,姬奎大巫祭已經代表祖靈宣布,那些圍攻火豹部的部落,是我們火鴉部的敵人?!?br />
    “昊,就由你負責,把他們徹底鏟除了吧!”

    ***

    想減肥!

    大家多投點推薦票,給我點減肥的動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