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大明最后一個太子 > 第四十章:玄武湖上柳如是

都灵vs国米直播: 第四十章:玄武湖上柳如是

    “這是我命名為飛剪船的新式帆船?!敝齏葻R目光灼灼地看了一眼,自顧自地說了起來道:“空心船首可以讓帆船在風浪中抬頭,從而增加帆船在浪中的航向穩定性、減小了船首的阻力?!敝齏葻R指著圖紙道:“船體后部要是狹窄的圓狀船尾。采用3-4米高桅全裝備帆,高桅一般為全船長度的四分之三左右。而且,帆船的兩側應該有外伸帆桁,我稱之為翼帆杠。掛了翼帆,帆的橫向尺寸就可以大大增加了,哪怕是超過帆船的寬度也可以!這樣的帆船,才可以為我爭取到足夠的利潤。讓我的海外戰略,盡快取得成效!”

    朱慈烺說著,用力地狠狠捏了一個拳頭。

    朱正色聞言,用力點了點頭:“臣下明白了,臣下知道怎么做!臣下……一定不會讓殿下失望的!”

    朱慈烺拍了拍朱正色的肩膀,道:“這是一個跨越時代的變革,我會與你們一起奮斗的?!?br />
    說完,朱慈烺不再流連龍江造船廠,悄然坐上了一亮普通的馬車,駛向南京城。

    車內,張鎮低聲道:“殿下,九卿動議的消息已經發出去了?!?br />
    朱慈烺緩緩頷首。

    隨后,一條條消息在朱慈烺的腦海里回想。

    三日前。

    張溥、張采以及阮大鋮再度見面。沒多久,以三人名義一起召集的一場詩會掀起了南京城的驚濤駭浪。

    緊接著,阮大鋮不住地在南京城放出消息,聲稱要砸出十萬兩銀子進入復社,補貼那些貧寒士子科舉讀書之資。

    伴隨著阮大鋮的舉動,張溥頻頻串聯士子,憑借著十四年的耕耘,大多數士子或者因為阮大鋮十萬兩銀子的作用,或者因為張溥的名聲,總歸終于齊齊聚集在了玄武湖上。

    ……

    崇禎十五年六月朱慈烺秘密回到了南京皇城。

    在朱慈烺的回歸之前,無數好消息已經先一步在南京傳揚。

    收復武昌。將張獻忠趕到湘西的群山之中這固然是一個。

    但另外一個,也引起了眾人的遐想。那就是朱慈烺在南京忽然傳出了名聲,朱慈烺要調整六部等南京機構。

    大明因為明成祖北遷,故而實際上留下來的是兩套行政班子。

    現在。朱慈烺監國南京,應天府周遭的實權立刻鞏固。太子殿下的權威更是遍布江南。

    最最重要的是,這一點,京師竟然也認可了。

    這意味著江南士紳又有了一個仕途新春的機會。

    一時間,官衙坊間無不是熱議這一個話題。

    這個時候。阮大鋮、張溥在玄武湖上的游船便成了更多的熱議的焦點。

    大明崇禎十六年六月十三,一場名位玄武湖詩會的結社活動在玄武湖上召開。

    此時已然入夏,天色將晚,涼風習習,正是一個適宜外出游玩的好時候。

    玄武湖上,瑰麗的畫舫云集,島中燈燭遍布,游人無數。唱著小曲兒的漁家女吆喝著招呼來客,畫舫上的舞女妓家倚靠在船邊上露出秀麗的容顏,嘰嘰喳喳。卻如黃鸝鳴翠,看得來此的阮大鋮大嘆不虛此行。

    一旁,陪客的張溥輕笑了一下,一邊應付著阮大鋮的話語,一邊思考著今日的行蹤。

    他的老友張采更是喜聲笑語,顯然也為這一次大會所感動。

    自從上一次要營救左良玉以后,復社的聲勢就一落千丈幾乎有讓張采以為崩潰的跡象。

    但張溥的果決卻改變了時局,一兩月的時間從松江到揚州,從淮安到杭州,遍布他的腳步。也終于重新聚集了力量,聯合了阮大鋮這樣的實力派,重新召開大會,再展人望。

    “集之??燉純純詞撬戳??”張溥回過神,招呼著阮大鋮看向島中央的小路,那邊張采與一男一女有說有笑走來。

    “可不是虞山先生?”阮大鋮大笑著認出來了來人,這個虞山先生便是東林黨領袖錢謙益。忽然,阮大鋮的目光又落在錢謙益身側道:“那邊身著幅巾道袍豈不是紅豆館的河東君嗎?”

    說完,阮大鋮許久這才收回目光。嘖嘖稱奇。

    柳如是揚名江南,十年艷名早已不知惹了多少名士贊嘆。只不兩年前柳如是被錢謙益納為側室,養在紅豆館中生下一女,少有在人前露面。阮大鋮此刻見了,自然是止不住感嘆連連。

    張溥與柳如是是老交情了,此刻聞言也不接話,只是領阮大鋮與錢謙益相見。

    望著風度翩翩,一派儒生氣度的錢謙益,阮大鋮格外正經地見禮:“受之兄許久不見,風采依舊呀?!?br />
    “集之這些年卻是真的辛苦了?!鼻嫘θ蕕?,卻釋放了不假的善意。

    說完,阮大鋮、張溥又與柳如是見禮。

    這一次,張溥可是明白之所以女子參會此間,就是有被錢謙益昵稱為柳儒士的河東君推動。

    兩方剛剛見禮完畢,卻見旁邊旁邊一個少年穿著襯衫,勒著直筒褲,踏著一雙古怪只有幾塊皮子,清涼無比的鞋子大步進來,高聲道:“賣書嘍,賣書嘍。玄武湖大會名士小冊,就此開賣嘍!”

    說完,這少年忽然停步此間,看著幾人,露出了一派白白的細牙,笑道:“幾位先生,可要買書?今日參見玄武湖大會的士子名錄,可都在這里頭呢?虞山先生的秘聞《初學集》,河東君的《湖上草》,還有陳子龍陳臥子的《皇明經世文編》可都在這兒呢!”

    張溥嘴角微微一抽,看著這么個小后生,發不出火只好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這位小友辛苦了,還請去別處看看吧?!?br />
    這小少年聞言,卻也不糾纏,目光掃視幾人以后,仔細看了一眼柳如是,悄悄與柳如是目光觸碰以后,卻是頭也不回,繼續揚著手中的一張長寬頗大的紙張揚了起來:“賣報嘍……玄武湖士子過往,詩詞文稿,緋聞八卦,都賣嘍!還不認識江南士子的,趕快買嘍……”

    后方,柳如是美眸輕轉,回想著方才那雙清澈又透著一絲滄桑的眸子,輕笑道:“這小書生,好生看著清爽呀?!?br />
    【正版是起點中文網。關注我的微信公眾號:幾字微言。剛剛發了飛剪船的圖片,愛心讀者給太子的畫像,我會經常私人掏腰包給讀者的紅包活動支持正版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