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大明最后一個太子 > 第五十七章:清濁分流

都灵队赛程: 第五十七章:清濁分流

    “成功當然需要理由,因為需要總結成功的原因贏得下一場勝利。失敗呢?失敗需要理由是為了什么,繼續下一場失敗嗎?朝宗??!你父原本是朝中中流砥柱,發生那樣的事情過后眾人議論紛紛,余蔭已經不在了。我們當下辦復興報,有多重要這些天我重復了很多次,就不再贅述了。金陵報社能做的事情,我們當然也能做。我們已經丟了先手,容不得更多的失敗了?!閉配咚低?,疲憊地擺擺手,示意侯方域離開。

    侯方域張了張嘴,很多話想說,卻在張溥擰著的眉頭面前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此刻,一旁的張采走了出來,將侯方域帶出了張溥的書房,緩了緩氣氛,道:“朝宗,天如是有些激動了,你別多想,也別在意。他并非是故意的。這些天復社上下聲勢漸弱,誰都急在心里?!?br />
    “我……也是一直想辦好事情??墑恰焙罘接蛩底?,又說不下去了。

    張采拍了拍侯方域的肩膀,無奈地看著朝宗道:“這一次,是阮集之主要出錢。錢糧的問題本來就壓力很大了。你說金陵報社虧本經營,但大家看到的卻是金陵報社越發紅火,傳出的風聲都說金陵報這個價格都是有賺頭的。你讓天如再去求集之(阮大鋮),這不是讓天如為難嘛?”

    侯方域聽完,說不出話了。

    張采繼續沉聲道:“這個時候不得不跟著金陵報社見招拆招辦復興報,其實大家都憋著一股氣。你看辟疆(冒襄)已經聯絡了城中各處酒肆瓦子,就連金陵報社占據優勢的青樓紅館也有三家答應復興報入駐。定生(陳貞慧)也找好了復社的英才,梅村(吳偉業)是翰林,辭了左庶子(太子屬官左春坊之首)來復興報,接納投稿,劉同升、楊廷樞以及沈壽民這些一時豪杰都不畏艱險前來幫襯。就是密之(方以智)也自告奮勇拿起了最辛苦的校對工作,還親自撰稿,其文思天如賞析。這個時候,眼見要出報了。你卻說錢糧不夠,這不是刺痛人心?”

    侯方域心中一縮,他懂了其中意味。

    眼前的這些人都是當今名士,高高在上。少有真切實地體察民情的。就連楚三娘都知曉的民間物價對于他們而言卻是毫無概念,留不住對比的印象。反而,在他們看來,談錢太俗,經營的細務更是俗氣。那些京中清流貴官是怎么形容地方官的呢?

    風塵俗吏。

    在張溥等人看來。侯方域做的就是風塵俗吏做的事情。

    風塵俗氣,實在不是名士所為。名士做得足夠好,他卻連俗務都做不好,不是無能是什么?

    這個時候,侯方域頓悟了。他知道,要是再糾纏下去這個問題恐怕就要惹人以為他另有圖謀要貪污了。

    張采見侯方域不說話,輕嘆一聲,道:“朝宗。大家都明白你憋著一股氣要做出功業,又知道你的才能本事,所以一來便交給你這件事情。做事稍有挫折。千萬不要氣餒。也正是相信你的本事,我與天如這才會說這么多呀。我還要忙,就不多說了,共勉吧?!?br />
    侯方域木然一禮。

    張采是一片好心,既是道出了現狀,亦是寬慰了人心,解釋了張溥發火的原因,安慰侯方域。

    可無論侯方域如何想,卻都只感覺一片心冷。

    就這么,他漫無目的地走在院中。各處熟人生人打招呼都恍若夢中,全無察覺。

    終于,當侯方域站定的時候,發現眼前一個身材敦實的長者站在身前。笑著道:“朝宗,我看你有心事呀?!?br />
    “阮……阮翁?”侯方域悄悄變了個稱呼。

    阮大鋮笑得有些開心,手挽著手,拉著侯朝宗進了自己的書房,道:“眼下,我已經重歸清流。大家都算是一黨中人了??汕蠆灰?,寒了天如的心意呀。哈哈……”

    說著,阮大鋮大聲笑著,拉著有些發蒙的侯方域進了自己書房。

    望著阮大鋮寬厚的背影,爽朗的笑容以及對比張溥難以描摹的善意,侯方域胸中暖流涌動,感動無比。只是驕傲還讓他忍著,故作鎮定。

    這時,阮大鋮道:“可是復興報印刷的事情出了問題呀?”

    聽阮大鋮直指問題,侯方域再也忍不住了,道:“阮翁明鑒……委實是那金陵報社太氣人了,明明虧本經營,賺足了人氣,惹得我眼下處處失措……”

    眼見侯方域一五一十將話都說了出來,阮大鋮明白了前后,跟著附和道:“此時的確有些算不得你的問題。紙張的價格足足跌了只有原來的三分之一,這里頭,金陵報的問題很大。復興報只給十文這么低的印刷報價……難??!”

    聽此,侯方域再也忍不住胸中的郁悶,大聲抱怨了起來:“還是阮翁明事理??!”

    “看來旁人為難你了?”阮大鋮笑瞇瞇地盯著侯方域。

    這一刻,侯方域瞬間冷靜了下來。

    他意識到了問題。

    阮大鋮雖然方才自顧自地說自己也算清流,但在張采等人心中,阮大鋮依舊只是一個閹黨。這一點,無論是東林中人還是復社中人都抱有執念。畢竟,這是一個叛徒。

    而現在,阮大鋮的示好顯然不是沒來由的。

    因為阮大鋮實質上是作為閹黨領袖在與復社合流,更因為前陣子復社折在朱慈烺手里,占著頗多的優勢。

    這個時候,阮大鋮的這句話對于玩心眼的文人而言,幾乎是在問新小弟要不要老大給他出氣了。

    想到這里,侯方域沉默了足足一刻鐘。

    阮大鋮亦是耐心極佳,不說話,笑著泡了一壺茶。

    終于,當茶香四溢的時候,侯方域用一種有些沒了生氣的語調道:“我想提高價碼,張公不允?!?br />
    侯方域這句話說完便徒然想到了當年侯恂提起阮大鋮投靠閹黨的時候,侯恂用一副悲痛的語調道:“集之好文采,卻是變節背叛,太可惜了……”

    想到這里,侯方域猛地感覺自己的心跳加速,一股前所未有的緊張籠罩心頭。

    【正版是起點中文網。關注我的微信公眾號:幾字微言。剛剛發了飛剪船的圖片,愛心讀者給太子的畫像,玄武湖的配圖,以及還有很多作品相關的有趣番外之類的東西喲~】(未完待續。)

    PS:  感謝~袁yh1234567?打賞了?100?起點幣

    終極爆裂?打賞了?10?起點幣

    會稽山人007?打賞了?10?起點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