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大明最后一個太子 > 第十二章:舌辯群士

国际米兰对战都灵: 第十二章:舌辯群士

    顧炎武站在知府‘門’口,目光平視著前方,看著外間人聲鼎沸越來越大,光線從一絲擴展到了一面,落在顧炎武的身前,喧囂的塵世由此開啟。

    他的身后,知府吳英科與內閣首輔黃景昉都悄然退后一步。府衙衙役與隨行的京營‘侍’衛紛紛上前遮護。

    顧炎武依舊上前,長袖飄飄,儒雅非常。只見當顧炎武已然走到‘門’檻上,高高站著的時候,他忽然從懷中拿出掏出一個鐵皮喇叭,急促地深呼吸一口氣,然后大喊:“同學們!我乃昆山顧炎武,今日在此,敢問諸位是為公為天下而來,還是為‘私’為一己之‘私’而來!”

    顧炎武聲音極大,幾乎用要用吼來形容,他站在‘門’檻之上,眼前幾個兜頭猛沖的人恰好正中這音‘波’,當下就被這幾乎吼出來的聲音給震懾住,猛地捂住耳朵,齜牙咧嘴,好不難受,忙不迭地后退。

    后方,知府吳英科看著黃景昉,偷偷地道:“顧官人不是人稱雅量非常,氣度舉止儼然諸生楷模嗎……這……”

    此刻的顧炎武瞪目張眉,扯著嗓子,一手緊緊握拳。當顧炎武說完后,他身后的隊伍更是統統上前,紛紛扯出袖子,‘露’出‘精’壯的肱二頭肌,將‘門’口遮掩得死死的。

    秦云的身子骨稍稍薄弱一點,落在后頭,聽到了知府吳英科的話,齜牙咧嘴道:“身懷濟世之才方為真君子!”

    說完,秦云也擼起袖子,排到后列,將‘門’口嚴嚴實實堵住。

    ‘門’口一‘波’秀才一見這么多壯漢‘露’出身子,炫耀肌‘肉’,又看著顧炎武目瞪口呆,猶如怒目金剛,紛紛只覺得好像穿越到了蠻夷之國一樣。

    數百秀才里頭當然有幾個反應快的,趙文吉就是,他從眾星拱月的人群之中走出來,眾人紛紛讓開,‘露’出道路,讓她得以直接對峙顧炎武:“敢問……方才足下開口,說是昆山千燈鎮顧絳?”

    “改了字號已然一年矣?!憊搜孜涫掌鹛だ?,一步上前,手持著鐵皮喇叭拱手行禮。惹得他身前對面的秀才們紛紛后退,生怕顧炎武再使出獅吼功。

    “我認得足下,當年游學南京,曾有幸在高臺之上見過一回。未曾想,今日再見之事,竟是眼下境地。只是,更未能想到的是,曾經關心民間疾苦,以天下重任為己任的顧絳竟是有一天會走到對面之位。變成了當年最可惡之人!”趙文吉不愧是保定案首,口才與急智都是一流,嘴皮子上下張閉,猶如吐‘露’長劍短槍。

    但這會兒,趙文吉身邊一個被人齊齊稱呼為齊兄的秀才知道了顧炎武的名頭以后,心中一震,一拱手,氣勢更是一落地開口道:“這為公為‘私’又是個什么情況?”

    秀才們氣勢洶洶,來者不善?;壩鍰詮搜孜淶目謚?,他卻是悄悄放松了下來。

    他知道,自己的名頭與身后的肌‘肉’男暫且鎮住了眼前幾人,落入自己的話頭了又哪里還能錯過?

    還未等趙文吉反應過來再度開口,顧炎武將心中早已思慮的話語說出,朗聲道:“若諸位同學來此府衙,是為天下公里,人間正道。那我顧炎武今日可以放言直說,我站在你們這一邊,莫說這所謂縣衙,就是那紫禁城金鑾殿,我亦要仗義執言!可要是有些人借著這眾人之怒,興一己之‘私’,是為了那一己名利要將吾皇善政作為自己聲名的腳踏石,那就莫怪我顧炎武今日放‘浪’形骸一回:縱然天涯海角,不將爾丑陋面目揭‘露’,誓不罷休!”

    顧炎武說得堂堂正正,正反兩邊都是無畏無懼,更是將尋常人所能想象的極限道出,頓時真正將這一番氣勢奪了回來。

    黃景昉在身后看著,挪開左右護衛的京營護衛,仔仔細細地打量著眼前的顧炎武,撫著長須,心道:“這顧炎武真是名不虛傳啊?!?br />
    保定知府吳英科更是心中猛地一放松,右手握拳,左手平躺,猛地一擊,道:“初成矣!”

    顧炎武長長一段話說出,說得是義正言辭,一番堂堂正正的赤子之心顯‘露’眾人身前,端的是讓人感染,久久未能言語。

    但有一人,卻是早就冷‘艷’旁觀,不為所動。這就是那趙文吉,之見這保定秀才之首一副思慮完全的模樣,‘露’出一絲嘲‘弄’的表情:“閣下端的是說得一番公心盡‘露’的模樣,讓吾不由響起大學士李建泰見吾等時,亦是一番模樣,可掉轉頭,什么家國天下,都不如一己之‘私’重要!你身為眾人仰望之名士,做了什么?還不是站在吾等鄉人身前,要推行那徭役之政!眼下新皇登基,如何會草率就這般擾民,定是你妖言‘惑’眾,‘迷’‘惑’圣上!誰又能言,你不是為了一己之‘私’!”

    趙文吉說得亦是氣勢磅礴,更兼有人望,一人言之,眾人跟隨。

    當下,七嘴八舌紛紛投來,唾沫星子如暴雨一般傾覆,當下就讓顧炎武身后一排好漢不由以手拂袖,擦拭臉旁。

    至于中間的顧炎武,更是這暴風雨最猛烈的地帶。

    但顧炎武只是笑:“所以,諸位亦是一番居心為公?可我亦是。這天下真理,不辯不明。不如,諸位就隨我探究一番?”

    眾人一愣,看著顧炎武有些濕潤的臉龐,不少人心情為之一緩。畢竟讀的是四書五經,講的是孔孟仁義,誰也沒有與人為惡的心思。一見顧炎武氣度如此,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趙文吉猛然間想到了什么,道:“你休要胡說八道,妖言‘惑’眾!”

    顧炎武心中一笑,知道眾人落入了他話題間的軌道,猛地間提起了鐵皮喇叭。轉瞬,久違的恐懼在眾人心中滋生,讓他們迅速想要捂住耳朵??傷竊倏?,也架不住先一步行動的顧炎武:“諸君既然是為了擔心這新式工程會傷害民力,讓天下百姓不得生息。那為何不順應吾皇號召,親眼看一看,親手行動,將那沿途之中的殘害生靈的惡官爛吏揪出來,真正做出一番腳踏實地的功業,而不是聚眾邀名,空談誤國!”

    “空談誤國!”

    “空談誤國!”

    “空談誤國!”

    ……

    顧炎武身后一排壯漢齊聲高喊,成了此間唯一聲音,深深印入所有人的心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