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大明最后一個太子 > 第三十三章:周王的驚喜

都灵vs米兰: 第三十三章:周王的驚喜

    這種大戰……不知何時,朱恭枵已經將期望放低到了只要官軍不敗就行。至于其他什么大勝敵軍,他早就不奢望了。

    況且,朱恭枵不是被做成福壽羹的老福王。他對山東鎮的兵有幾分戰力可是心中清楚。山東鎮的兵,能進城幫忙守城是不錯的??傘苤鞫齷鞔蟀芾鈄猿慎庀麓蠼?,在朱恭枵看來卻是天方夜譚。

    這樣想著,朱恭枵對手頭的那封圣旨卻驟然間感覺格外燙手了。

    但這種事情……朱恭枵是沒辦法抗拒的。

    朱慈烺既然已經帶兵開始朝著開封進發,朱恭枵除了被動接應,別無他法。

    朱恭枵總不能號令朱慈烺不來罷?

    先不說朱恭枵有沒有這權力,就說眼下這能力……你朱恭枵是親王,但人家可是一國儲君。想要論及輩分壓人,又被君臣禮儀所束縛。這樣下來,朱恭枵除了一個大號金主,仿佛也就沒其他影響力,自然也就沒有能力阻止了。

    至于動用河南省府的名義拒絕山東鎮救援,那更是妄想。

    朱慈烺眼下的身份是山東鎮的監軍。山東鎮的兵要入城救援開封,高名衡與全城將官都能高興得跳起來。這個時候,朱恭枵去拒絕朱慈烺的到來,那不是自己找一身麻煩么?

    可是……

    眼下的開封已經是危如累卵,城外百萬闖軍圍攻,朱慈烺千里迢迢過來,不是要送死么?

    “若是太子死在了開封,那等若是死在了孤的手中啊……”朱恭枵微微倒吸了一口涼氣,朱恭枵自己要是掛了那也就罷了。周王的王爵好歹是世襲罔替,子孫都能承襲,家小只要能逃出去也不至于如何凄慘。

    可要是太子死在了開封,那周王縱然自己死了,家小也別想好好活!

    他完全可以想象到朱由檢這么一個刻薄寡恩,急躁焦慮的皇帝會怎么對太子的死!

    既然無法拒絕……又有如此巨大的現實威脅。那留給朱恭枵的唯有竭盡全力守住開封了。

    也唯有如朱由檢所想的那樣,配合朱慈烺的太子身份。逼得各路援軍必須來援。

    況且,太子都到了,開封城內的軍民總有理由相信……朝廷沒有放棄他們了吧?

    “這樣想著……似乎也有了一點點的好消息了……”朱恭枵苦笑著。

    此刻,他已經認命了。

    忽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了起來。

    只見朱恭枵的親信太監何益腳步匆匆地沖進了朱恭枵的屋內。滿臉都是笑容道:“殿下……殿下……大喜啊,大喜??!”

    “李巖與紅娘子回了闖軍!”何益沖進了,拜在地上。

    朱恭枵聽完,下意識就是心在下沉。

    敵軍來了援兵,這怎么能算得上是喜事呢?

    但朱恭枵只是微微一琢磨。頓時明白了這意思。

    “快快說來,紅娘子與李巖還有多少兵?”朱恭枵急切道。

    何益猛地點頭:“奴婢已經打探清楚了,李巖與紅娘子合兵不過四千!只有三千余可戰之兵!”

    “此時當真?”朱恭枵頓時目光一瞪。

    何益這時也放松了下來,笑著對朱恭枵道:“王爺,此事千真萬確。撫臺就在門廳等候,王爺可親自詢問?!?br />
    朱恭枵微微急促地深呼吸一口氣,連忙道:“那還等什么,快請!”

    何益頓時又跑出去。

    到了這是,朱恭枵忽然想起來朱慈烺寄過來的書信還沒有仔細看呢!

    “大意了,大意了!說不定真的天賜良將呢?”朱恭枵想著。急忙又將蓋著朱慈烺太子私印的私信仔細閱讀了起來。

    只是微微一看,朱恭枵的眉頭頓時一挑。

    “東明戰報?”朱恭枵喃喃著道,感覺到了一點意思。

    只是看了稍待,朱恭枵的表情就鄭重了起來:“此戰,頗有田忌賽馬之古韻啊……”

    書信上,講的是朱慈烺在東明一戰之中的境況。

    “我的手中其實只有三張牌。一張是最壞的牌,劉澤清的山東鎮與劉振的混合兵馬。一張是最中間,不好不壞的中等牌。就是擺在明面上,有武進士等將官支撐起來的兩千新兵。最好的牌,其實就是被我瞞天過海。組建起來的炮兵與火銃兵,甚至……連我的親衛都算了上去。而李巖則可以說是有一張中等的牌,兩張都是上佳的牌?!?br />
    “不過呀,劉澤清這最爛的牌卻因為有一些私心反而發揮了一點作用。到了最后。又有劉振這等勇將,于是暫且拖住了紅娘子的兵。這是最差的一張劣等牌接住了李巖的優等牌?!?br />
    “而這時候呢,原本所有人都以為是孱弱無力的新軍展露出堅韌的戰力,拖住了李年的兵。這又是用中等牌對上等牌,雖然勝不了,但能拖住時間。而這個時間……我的優等牌出來了。他在關鍵時候出人意料地打了出去,對上了李巖的手底下唯一的一張中等牌。于是……炮兵與火銃兵聯合親衛的進擊擊潰了李巖麾下秦大鑼、史九郞等賊將。而秦大鑼、史九郞等人的潰退則暴露出了李年的側翼?!?br />
    “到了這兒,闖賊的人心戰意也就無以為系,闖軍全軍崩盤也就可以預見了。這,就是我對東明一戰的全盤考慮!”

    朱恭枵仔仔細細地看完。末了,看著朱慈烺言辭懇切,希望朱恭枵留意開封城中人才時,朱恭枵微微擰著眉毛,原本根深蒂固的執念微微動搖了。

    就連信中一些其他的附言,朱恭枵也是仔細記在心中,不再妄自質疑了。

    “或許……或許真的國亂思良將。天不欲亡我大明呢?”朱恭枵沉思著。

    不多時,何益回來了。伴隨著何益的腳步聲,還有高名衡聲音清朗地道:“殿下,李巖紅娘子所部都是損失慘重,只余下三千余能戰之兵,在闖賊之中地位大降。這一次,哨探能知曉也是因為李巖與紅娘子兩兵都被派在了最苦最累的幾處位置上。由此可見,東明一戰的捷報應當是有的了。此天不亡我,正道在明??!”

    “的確是大喜之事,大喜之事??!”周王朱恭枵見了河南巡撫高名衡來了,笑著起身迎接,但笑著笑著神情就低落了起來。(未完待續。)

    PS:  感謝暗暗_啊啊、保羅同學的打賞~感謝不死./思緒飄揚/54大小姐 /六神俠 /書友120116235547685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