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大明最后一個太子 > 第三十五章:官軍打來了

帕尔马vs都灵预测: 第三十五章:官軍打來了

    “好!”李自成點點頭,道:“那咱們就說說,這開封城要怎么打?牛軍師。你先說說看?!?br />
    “是,闖王?!奔鈄猿上鵲懔俗約旱拿?,牛金星面露喜色,笑道:“屬下以為,打開封。強攻為下策,里應外合加用間為中策。圍點打援,困死官軍,打弱官軍為上策!”

    李自成聽完,頓時連連點頭:“軍師說得好!額……咳咳,我也想這樣想。這開封城左右沒幾天麥子可吃了。困死他們,也少咱們弟兄送命?!?br />
    牛金星笑著應和,沒有管李自成的遲鈍。李自成大部分將領都是陜西人,尋常說話都是鄉音。但隨著隊伍越來越大,不僅陜西,更有河南、湖廣、甘肅、陜西甚至安徽等地的將士加入。這樣一來,再說陜西話不僅交流不變,更給人以隔閡的感覺。

    私底下,牛金星為此勸諫數次。一開始,李自成對這種細節還不已為人?;顧凳裁?,李巖不也一口鄉音么?聽此,牛金星頗為無奈。他可是知道,李巖在帶兵之前可是溫文儒雅,一派儒生的。只不過是為了帶兵,這才故意粗魯拉近軍心。

    不過時易世變,李自成忽然開始說起了雅音官話。

    原來,李自成打開封的時候被守軍陳永福之子陳德射瞎一只眼睛后,偶然聽到羅汝才手底下有人說李自成瞎了一只眼睛,不是天子的福相。至此,李自成就開始越發關切手底下人如何看待他這個闖王了。

    牛金星開了個頭,其他人便開始紛紛發言。

    “闖王,要打這開封,圍困死里面的官軍額是贊同的。但不能干等著開封城里吃光了糧食,額看,這上中下一起用才對!”說話的是膀大腰圓,鬢發茂盛的劉宗敏。這個鐵匠出身的闖軍大將竟也有一番粗中有細的論調。

    其他人聞言,也是紛紛附和。

    五大三粗的賀錦跟著喊道:“闖王,額賀錦也是不怕官軍!這頭陣。額可以打!驅生口,填河溝,挖城墻。慢慢磨著,額們困著官軍。也不能讓他們好受了!”

    有人請戰,其他人也是紛紛被鼓舞了起來。

    “闖王,俺請首戰!”

    “闖王讓額打這頭陣罷!”

    ……

    “好!軍心可用,士氣飽騰??!”見眾將紛紛請戰,李自成面上笑容頓生。只是。當李自成的目光落到角落之中,李巖忽然開始慢慢退出軍帳,頓時臉上滑落出了一點不甚注意的不悅。不過,羅汝才、袁時中就在一旁,李自成也不愿對李巖發作壞了興致。這樣想著,李自成也就按下李巖的事情,將目光落到了宋獻策的身上。

    “宋先生,開戰在即,不如就請宋先生卜算一卦吧!”李自成盯著宋獻策,目光灼灼。

    其他人聞言。頓時一下子肅穆了起來。

    宋獻策是永城人,也是軍中少有的讀書人。在闖軍之中一向以學識淵博的形象出現。尤其讓闖軍上下對此敬重的是,宋獻策還是個術士,從前云游四方,占卜吉兇禍福。據傳還頗為靈驗。

    為此,李自成每次軍議都少不得向他征求意見。

    曾經有一次,宋獻策對李自成說:“流入順河干,陷于十八灘,若要上云天,起自雁門關。將軍開始起義就是馬上稱王。定國號為闖,已經驗證了這種說法。現在按‘起自雁門關’一語,將軍起義就是從現在開始??!”李自成聞之大喜,拜為軍師。

    這一次。李自成又是向宋獻策卜算來了。

    讓人驚奇的是,軍議之中,原本還有些亂糟糟的聲音。但當李自成要宋獻策卜算的時候,帳內頓時為之一陣寂靜。

    一旁,就是曹操羅汝才,小袁營袁時中都是屏息以待。不敢打擾。

    唯有牛金星不為注目地顯露起了幾分不以為然的表情。他與李巖都是舉子,自小讀的就是孔孟經典,講究的是子不語怪力神。自然,儒生一向就是對這東西不感冒的。尤其是宋獻策還牛金星親自舉薦的,其中真假如何,心中自然清楚。但軍中將官盡皆肅然,就是李自成都格外肅穆,牛金星自然不敢大意亂說話。

    宋獻策見此,倒是見怪不怪,無視一雙雙聚集過來的目光。仿佛盯著自己的不是殺人如麻的反賊軍將,而是一些虔誠無害的信徒。

    在眾人的目光之中,只見宋獻策的氣質突然一變,一下子變得遺世獨立,仿佛不為俗世所動,真真有了幾分仙風道骨之氣。

    隨后,眾人就見宋獻策走到一個火盆面前,隨后,雙手經過火盆上方的時候,微微一揚。

    頓時,一道火龍從火盆之中升騰起來。

    “劃拉……”眾人盡管已經有了一些心理準備,但驟然見到如此景象,還是被驚得紛紛一陣后退。

    “龜甲占卜文……肅靜……肅靜!”李自成目光直直看過去。

    眾人頓時急忙站定,不敢發出一點聲音。所有人的目光望過去,赫然看到

    宋獻策的手中,不知何時竟是多出了一方龜甲。

    這龜甲在宋獻策的手中,被升騰起來的火光吞噬,一陣輕輕的異響發出。

    而宋獻策卻是緩緩后退,只余下龜甲騰空而起,仿佛完全沒有任何憑借就在火光之中升騰起來。

    隨后,宋獻策的大袖飛揚,緩緩在火光前飛舞。

    咔嚓……

    終于,當一聲較為清脆的響聲響起的時候,火光立刻收斂,龜甲又重新回到了宋獻策的手中。

    至此,當宋獻策用一塊錦帕將龜甲托著,放入一塊玉盤上的時候,場內的氣息頓時一下子緊張到了極點。

    所有人靜靜地看著宋獻策盯著龜甲看。

    終于……

    宋獻策的表情一下子綻放開,笑容滿面:“十八孩兒當主神器!”

    眾人看著宋獻策一臉喜色,雖然心中紛紛大石落地,卻一個個茫然不知如何回答。

    唯有一旁的牛金星忽然縱身而出,一拜而下,道:“闖王!此乃天兆??!十八孩兒當主神器,這便是闖王主宰天下。神器歸位闖王??!此戰,我等必破官軍!屬下,恭賀闖王!”

    其他人聽了牛金星這么一解釋,頓時明白了這意思。十八子不就是李自成么?十八孩兒當主神器,這不就是李自成可以當皇帝的意思么?

    李自成要是當了皇帝,咱們不也能混個開國功臣,封妻蔭子?

    一念及此,眾人紛紛大喜,齊齊恭賀。

    “殺破開封,主宰天下。屬下恭賀闖王!”

    “殺破開封,主宰天下。屬下恭賀闖王!”

    “殺破開封,主宰天下。屬下恭賀闖王!”

    ……

    一旁,就是羅汝才與袁時中聽了,亦是紛紛恭賀:“小弟恭賀老哥!”

    李自成聞言,頓時放聲大笑。

    就當全場氣氛最為熱烈的時候,忽然,一人猛地沖了進來:“不好了,闖王,官軍打過來了!”(未完待續。)

    PS:  感謝書友120116235547685 的月票~感謝邪惡帝尊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