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大明最后一個太子 > 第十五章:朝鮮世子

那不勒斯vs都灵直播: 第十五章:朝鮮世子

    國是計劃的核心主題除了恢復,那就是展。。 ?

    這個展,在要細分主要也是兩點。

    一是‘交’通,二是教育。

    ‘交’通,一是疏通河道,二是修筑官道,三開放海道,至于最后一點,卻是皇帝陛下格外青睞的京師鏈接天津衛的復線馬拉火車軌道。

    四道成了‘交’通的主要點。

    基礎建設的投資浩大,尤其皇帝陛下三令五申決不允許搞徭役以后,基礎建設的成本更是迅‘激’增。

    如此浩大的開支引起了不少的‘騷’動,但大多數人對于‘交’通的重要‘性’都十分清楚,雖然一陣‘騷’動,卻漸漸都平靜了下來,算是認可。

    至于教育,這卻是最沒有異議的一點。

    唯一稱得上異議的,便是質疑這一個目標是否太過宏偉了。因為,國是計劃中教育計劃的目標竟然是每個省必須有至少一個師范學校,每個州府必須有一百個中等學校,每個縣必須有十個初等學校。

    要知道,大明的縣何止上千。

    這意味著,在這新的五年里,大明需要建立過一萬所學校。

    如此雄心勃勃的計劃既是讓一向熱切支持教育的委員們‘激’動地直呼大明萬歲,又不由地患得患失,開始擔憂這一個計劃是否能夠貫徹下去。

    當吳甡將國是計劃念完以后,委員們紛紛便開始追問這一點。

    吳甡也是一副上佳的好脾氣,他拉著教育總署的朱之瑜,教育大臣黃道周一同上臺,分別回答諸位委員們的計劃。

    “總的而言,每個省中央都會撥付一定的經費保證至少有一座高等師范學校的籌建,并且從南京師范學校、北京師范學?!欏饕慌拷г?。但同樣,各省情況不一,是否能夠籌建更多的學校,還得取決于各省的財政狀況。當然啦,無論如何,五年完成一萬所小學的籌建,讓帝國每年多出百萬有志青年,這是皇帝陛下的期望,更是朝廷言必信,行必果的承諾!請諸位對朝廷抱有信心,也請各位支持朝廷對教育工作的推進!”吳甡侃侃而談,讓場內氣氛一派熱烈。

    一旁,主持會議秩序的劉宗周雖然心情上佳,但還是不由地再三拿起小錘敲擊了起來。

    場內回歸安靜以后,劉宗周躬身一禮向皇帝陛下道:“恭請陛下圣裁?!?br />
    “請國務咨詢委員們表決?!敝齏葻R道。

    臺下,宋繼澄重重地握拳,他看向左右身側,無數人也紛紛明白了這一點。顯然,皇帝陛下是在放權!

    臺下的氣氛更加歡暢了。

    這時,會務們提示著委員們看向自己位置上的一塊小牌子,上面,寫著同意與拒絕的字樣。

    “同意!”

    “同意!”

    “同意!”

    ……

    全場一個個木牌舉起,朱慈烺笑著頷:“民心所向,朕同意審定通過大明第一個五年國是計劃”

    說罷,朱慈烺拿起手上的‘玉’璽,重重蓋下。

    場上歡呼雷動,全場氣氛更加熱烈。

    在如此歡暢的氣氛中,傅淑訓走上了禮臺。讓他不知是喜是悲的是,現場氣氛過于歡暢,以至于讓接下來的財政與經濟大臣傅淑訓走上臺宣讀新一個財年財政預算的時候,大家都有些依舊沉浸在方才的‘激’動之中,久久沒有回過狀態。

    不過,讓傅淑訓稍稍放松一些的是,表決通過的一樣是格外順利。

    新一年的財年預算迅全票通過。

    “朕宣布,審定通過大明二七八年財政預算計劃!”朱慈烺拿起‘玉’璽砰地蓋下。

    角落里,記錄著這一切的書記員們不會想到。這一刻,將是另一個嶄新時代的起點!

    ……

    禮部衙‘門’‘門’前,李淏縮了縮身子,看著巍峨的宮闕,心中不由感嘆地道:“中華之國,真乃泱泱大國也?!?br />
    他的身前,赫然就是大明禮部官衙了。

    這一回,李淏也不是一人前來。他的身邊,還有眾多穿著官袍的男子。不同尋常的是,他們穿的都不是大明那一套飛禽走獸圖。他們穿的,是朝鮮國的官服。

    顯然,眼前這一位李淏也不是什么尋常人物。

    這一位,赫然就是之前朱慈烺攻破盛京以后,從盛京策動朝鮮軍隊策應從而逃出升天的朝鮮國世子鳳林大君。

    鳳林大君此番一大早趕到,顯得誠意十足,更是將姿態放到了最低。

    沒多久,禮部衙‘門’里便走出來一人,赫然就是禮部‘侍’郎樂清儒。樂清儒是個四十歲上下的文雅男子,見李淏一大早親自趕來,不由頗為驚訝:“世子匆忙而來,不知何時?眼下還請入內一敘?!?br />
    雖然嘴上‘迷’茫不知李淏為何而來,但顯然,看樂清儒一副平靜從容的模樣就知道,他心里已經有個底。

    而李倧則想得比樂清儒還要多。

    別的不提,皇帝陛下親征遼東建奴的時候,朝鮮可就在邊上呢。

    按照以往大明動兵的法子,定然是要朝鮮人出兵配合的。

    但這一回,除了駐扎在鳳凰城的紅娘子要求朝鮮人排前大量民夫,運送大量糧草輜重以外,竟是并沒有讓朝鮮人出兵。

    這讓朝鮮國內既是松了一口氣,又感覺隱隱有些惴惴不安。

    對于朝鮮人而言,雖然大明已經屢戰屢勝,擊敗了建奴。但清軍籠罩在朝鮮人頭頂上的‘陰’影實在是太大了,國內對于是否要出兵與建奴作戰實在非議眾多?;瘓浠八?,朝鮮人已經頗為有些被嚇破了膽子。

    當然,也并非所有人都是如此。

    比如李倧,親眼見了大明軍隊如何殺敗清軍的他對明人,或者說對于新任大明皇帝充滿信心。

    為此,在李倧一再堅持之下,朝鮮人終于在戰爭末尾,建奴已經力窮必敗無疑以后,這才放出兵馬前去進攻。

    只可惜,這已經是錦上添‘花’,除了慶祝顯得人多熱鬧以外,顯然毫無作用。

    這個時候,朝鮮上下就更加心中難安了。

    而今東亞重新為大明獨霸,作為藩屬國,在宗主國有難的時候卻袖手旁觀,現在大明重新強盛,朝鮮上下自然感覺有些怕怕。

    這個時候,李倧提出了親自前往大明京師的事情。

    對于這位朝鮮國世子,李倧頗為有些忌憚,見李淏要去,便忙不迭打走了。

    于是乎,李倧便出現在了這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