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大明最后一個太子 > 第九十一章:百態紛呈

都灵vs萨索洛直播: 第九十一章:百態紛呈

    第九十一章:百態紛呈

    神興寺門前,洪七娘擠出全部笑容,甚至也不管那老和尚不規矩的手腳,嘿笑地說著:“如此,就拜托安能大師了。 ”

    “嘿,什么狗屁大師,也就是呆得久了點罷了。你想兒子,我也明白。只不過你兒子在寺里頗為受重用,也不必擔憂。這一回讓你見……最多一刻鐘,再要多想,可就要出事了。抓緊吧!”被喚作安能的和尚說完,念念不舍地收回咸豬手,雖然洪七娘看著老態,其實也只有三十,身形豐盈,讓在寺廟里當了幾十年和尚的安能蠢蠢欲動。

    當然,更重要的還是眼下洪七娘有了簽。安能掂量著手中的碎銀子,露出了幾分得意的笑容。

    洪七娘千恩萬謝了,苦等了十數息的時間。

    忽而,一個弱弱的小少年看著洪七娘的背影,喊了一聲:“是娘嗎?娘,賢兒在這里過得苦,什么時候能帶賢兒回去……賢兒,想娘了……”

    洪七娘身子一僵,轉過身去,定定地看著小沙彌,正是自己的兒子洪文賢,淚如雨下,一把沖過去抱?。骸岸健沼謨幟薌僥懔?,又能見到你了。放心吧,娘這些年有本事了。娘一定給你帶回家里去!”

    聽洪七娘如此說,小沙彌也頓時情緒如開閘的洪水,傾斜出來,一發不可收拾。

    他將自己的僧服脫開,展露出了里面一條條可怖的傷痕,連哭帶淚地說著在神興寺里的慘遇。

    神興寺內里并不像外表一樣是一處名剎古寺,是得道高僧修行之處。里面不僅規矩森嚴得嚇人,刑罰嚴酷,動輒打罵。更重要的是,時常有小伙伴突然之間就被打殺,據聞只是看到了什么不該看的。

    洪文賢因是自小被發賣此處,生死都由寺廟執掌,倒是一時間還得信任。

    可是,洪文賢看出了寺廟里的詭異之處,低低說了許多,卻是怎么都不敢呆在這里了。

    洪七娘聽了,心在滴血。她既是心疼,又是無力。腦海里苦苦想著法子,卻怎么都想不到妥善的辦法。

    這年頭的寺廟可遠不如表面上那樣,是得道高僧修行的地方。

    每一個寺廟,那都是一個強大的地主,而且還是成組織的地主。就如少林寺,圈養武僧難道真的只是為了修煉武藝?那當然是有現實需求的。為的,就是保衛龐大的利益,比如高利貸,比如龐大的田產。

    沒錯,寺廟是有田產的。他們可不是只靠香客的供奉才能生存。擁有免稅特權的寺廟在各個時期都是寄生蟲一樣的存在。

    得罪他們,就是普通的士紳都未必吃得消,更何況一個孤兒寡母的平民?

    只是,洪七娘一看兒子那驚恐不安的眼神與遍體鱗傷的身子,她又如何能退縮?一想到可能默默無聞就被打殺了,再也沒了,她又如何能忍?

    洪七娘怔怔地看著洪文賢不安的目光,撫著兒子的腦袋,漸漸定了心計,輕聲道:“放心吧,放心吧,娘會帶你走……帶你走,拼了娘這條老命,舍了全部身家……也要帶你走。只是還要你等我七日安排法子,就七日!”

    ……

    李巖進了妙趣書屋漢城店,掏出銀子,一連買了十數本,包滿了一個雙肩背包這才結束繼續挑選的心思。

    他左右一看,見沒有熟人發現自己,這才悄悄松了一口氣提著包到了柜臺,掏出銀子,紅著臉看著柜員將包打開,uc書盟價,道:“一共七點六元,這是敝店小票?!?br />
    說完,頗為打量地看了李巖一眼。

    李巖嘿笑一聲,連忙給了銀子,迅速將書籍金屬放入背包,轉身離開了。畢竟,買《石頭記》還算正常,可《桃花扇》《西廂記》這等言情小說……一個男孩子買,顯然就有點奇怪了。

    在店員不解的注釋之下,李巖抵達了東城,拿了銘牌,進入了一個掛著鄭府牌匾的大院。院門之前,車馬往來不停,不少人翹首以盼,卻得不到門子一個準許進入的話語。

    這里,赫然就是朝鮮吏曹忠翔府正郎鄭永文之家。這個職司格外關鍵,就如大明吏部文選清吏司一樣,乃是天下官員無不艷羨的肥缺。就好比后世中組部天然高出一層金光一樣,這忠翔府正郎鄭永文亦是朝鮮權力版圖里的一個關鍵人物。

    但是……

    李巖只是拿了自己的盤子,卻悠然入內,看得眾人無不是艷羨不已。

    “這人是誰呀,竟是報個名字就進去了……”

    “剛才聽得不仔細,好似是叫李巖的?!?br />
    “李巖?這么說,這是個明人?”

    “聽聞此前鄭大人一直堅持不尋教習漢語的西席先生。三日前,王上宣布加入中華同盟,可是讓鄭大人立馬轉了性子。這李巖……就是那教習漢語的西席先生嘍……”

    ……

    眾人們議論紛紛,但李巖是聽不到了。他只是拿著買的新書進了內院,里面,一個面容頗為清麗的小少女目光灼灼地看著李巖,一見李巖打開背包,頓時喜不自勝:“終于等到了!終于成冊了,這位曹先生,可真是急煞人了?!?br />
    李巖贊道:“曹先生文筆不凡,據聞更是當今圣上了。閑暇文字,非是正途。這幾日慢了一些更新,也是常理?!?br />
    “哎呀……李郎,你怎么還占著,到要人笑話咱們家不知禮了……怎么樣,李郎,我的漢話,可還好?”小少女目光亮晶晶的。

    李巖看著有些呆了,定了定神,道:“你應該喚我先生……”

    “別家的夫子,都七老八十了。哪里如你這般……”小少女說著,卻臉色泛紅,走過去,想要將書包提起來,卻未料到竟然那般沉,當即就身子一晃。

    李巖連忙湊過去扶住,小少女就此直接倒入李巖懷中。此刻,剛剛踏入庭院的一個男子頓住腳步,臉色陰沉地看著眼前的一幕,咬著牙,道:“去,將這個李巖的根底給我查出來!祖宗十八代,全部查出來!”

    待到李巖走后,這位男子這才喚來女兒,看著女兒歡欣雀躍的表情,心都在滴血。有種好白菜讓野豬拱了的心情:“就此禁足,待為父查清楚了,再作處置!”

    幾字微言說

    今天三更完成了!筒子們,求支持呀,打賞投票點擊甩過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