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大明最后一個太子 > 第八十九章:北征廣場

都灵vs首发: 第八十九章:北征廣場

    鹿景逸不愿意多說自己的事情,盧澤也是在酒里沉浸到了過去的回憶之。反應過來以后,三人都是歡暢舉杯。

    翌日一早,那吉林的大漢留下了自己的名字,隨后踏了率先啟程的步伐。

    他們是去尋礦的,在北地,夏日是最方便干活的。白天夠長,在沒有照明設備的古代,要抓緊時間,絕不能賴床睡懶覺。

    “周鄺?!甭蠹竅鋁四墻√縛笊膠鶴擁拿?,默默地道出了一聲祝福。

    兩人繼續前行,有了鹿景逸提供的快馬,盧澤鳥槍換炮,不再需要一個腳步一個腳步前行,疾馳而去,在大明五月二十七的這一天,哈爾濱城到了。

    “好大一座新城!”往前眼前的城市,鹿景逸目光灼灼:“陸慶衍好運氣呀。京師里誰都說他之前也不知是惡了誰,被發配來了這里。這才不過半年不到的光景吧,這北疆之地,成了所有冒險家的樂園。這里,可真要發達了?!?br />
    才到哈爾濱,見附近人來人往,摩肩接踵,人流十分充沛。

    相較于沿途各個城鎮的景象,哈爾濱多了一些軍旅的味道。隨處可見有看到穿著大紅戰襖的士兵,以及三五成群,走在路,身板挺直隊伍嚴整的小隊軍人。

    “陛下的大軍,約莫也是這個時候到了?!甭笸耪廡┦煜さ木跋?,心波動了一會兒,又重新恢復了平靜。

    兩人閑說了幾句話,尋了處客棧,隨后鹿景逸便打發了身邊的管家去忙活。

    只不過,阿桂才走了幾步,驚訝地回報過來,說:“東家,這附近的房產卻是都只租不賣了?!?br />
    “只租不賣?陸慶衍倒是清醒,也算有腦筋。也罷,租個院子罷了?!甭咕耙菅熱壞廝底?。

    “這是怎么說?”盧澤打聽了下價格與租金,也是被嚇到了。

    原來,眼下這里一個能住十來人的三進小院竟是要一月十個銀元的租金,光是安頓下鹿景逸的隊伍,要花銷百來銀元去。是鹿景逸開支大方,竟然也發現想要尋個能將大家伙一塊住到一起的地方也無。

    哈爾濱城建城時間太短,修筑的防務太少。雖然許多人來這里求生活,當了建筑工人,卻還是解決不了短時間里驟然冒出來的住宿問題。

    以至于城外,無盡的都是扎起來的帳篷。

    這年頭,野營不是趣味,是艱難的現實。

    明白了這一點,盧澤也不由問起了買的價格。哈爾濱這地方,竟是有了盛京的價格。要買一處三進的四合院,得開支出兩百銀元的價格。

    而今京師,一處城內的三進四合院,卻也不過五百銀元。雖然,這價格起當初五年前高漲了至少五倍。

    但要想,這哈爾濱在五年前,卻是一片不毛之地呢。

    該開完了,兩人也去干正事了。

    他們要去的,是整個哈爾濱的心地帶。

    那里,并沒有被開辟成一個繁華的商貿廣場,而是被陸慶衍頗有魄力地開成了一個占地遼闊,約莫有數百畝大的廣場。

    有人說這是哈爾濱建成太大,幾個圍樓圈不進去,以至于只好空出來。也有人說,這是陸慶衍高瞻遠矚,并沒有貪戀一點小錢,留出這么大地方,供四方來客在此聚集。

    “既然曉得陛下定然要北征,甚至親自出馬。那陸慶衍要是不留出一塊校場的地方,那可才真是沒腦子了。不在城內留個地方,難道要陛下出城去不成?”盧澤看了一眼,不由認出了這地方的作用。

    “不過眼下,倒是成了最大的信息集散地。嗯,還有……招募人手的好地方啊?!彼低?,鹿景逸走向整個廣場的心。

    身后,阿桂帶著十來個家丁扛起一面旗幟。

    “逐鹿殖民公司招募令!”

    一行斗大的大字寫在旗幟之,隨后立在了廣場的正央。

    “逐鹿?這伙人口氣很大啊,要在五年前,這可都夠得謀逆造反了?!?br />
    “要是那么簡單成了謀逆分子,那些去了海外的,還不早被扒皮了?嘿,在海外島,哪個不是拿著刀槍,領著人馬,和那些土著干過?到了路,捧著那些羅剎鬼和女真番子不成了?”

    “看人馬,卻是不少。也不妨過去看看?!?br />
    “你要去看,便去看了。我卻不覺得,還有什么值當看的。真有本事,如何不在來北大荒的時候便招募齊了人手?!?br />
    ……

    雖然議論紛紛,也有人不信。卻還是聚集過去了不少人。

    這時,人群之,卻有一人滿頭大汗。

    李巖與梁益心也都是緊張不已,梁益心止不住地問:“消息當真?”

    “陛下應該是來了……我認得紅娘子麾下親衛隊的裝束。而且,應該還是直接入城,可能……陛下老作風來了。不喜歡迎來往送,也可能直接出城北。只是當這里為轉運基地……”李巖苦笑地說著。

    一個時辰前,李巖巡視城防的時候,突然發現了紅娘子的親衛隊悄然入城。只不過,紅娘子作風樸實,身邊的親衛隊也并無什么特殊的裝束。以至于城門的守衛對了關防以后便放入城。

    民間北開拓疆土,官軍亦是要為皇后報復,擒下杰日涅夫。

    自然,哈爾濱也是軍事重鎮。

    先是后方的糧草軍資迅速轉運入內,隨后便是不斷有兵馬進入城內。

    陸慶衍自然猜到,皇帝陛下也會到來。只不過,萬萬沒想到,消息會是如此的突然。

    “只是,陛下去了哪里?”陸慶衍頭痛萬分。

    “如果要說城內有哪些地方值得陛下會去看的……恐怕是大廣場了?!繃閡嫘乃底?。

    陸慶衍聽完,也不管有沒有可能,當即領著人去了。

    大廣場,說的是北征廣場。

    這里備著是軍民兩用,戰時能集結大兵,用作訓練校場。平時,這里擺開旗幟,便是招兵買馬,交換信息的好去處。

    眼下大明要開拓北疆,平素云集著萬人流的北征大廣場便是一個好去處。

    “逐鹿,好大的名頭。你這里怎么立起來兩塊牌子?嗯?等等,還有黑板。這卻是不錯了。怎么,你要將你們的政策宣講出來?”李巖幫忙弄著,從阿桂手拿來一塊黑板,面寫著個人兩個字。

    問出話的是一個年輕的漢子,用爛俗的話來說,那叫劍眉星目。穿著一身簡單平實的皮袍子,帶著狗皮帽子,在獵獵疾風之,笑容溫和,眼神有力,讓人一看之下難以忘卻。

    “卻不是要在面寫什么政策。北來的,貧苦人居多,大多不識字?!彼底?,盧澤開始畫畫了起來,卻是在黑板畫了一個人。

    倒是另一邊,鹿景逸那邊的黑板,畫著一群人。

    “哦?你們在這里立起牌號,卻不知道是要做什么事情去?!蹦瞧づ酆鶴佑治?。

    這時,身邊已經圍起來了一圈人。

    盧澤見此,笑著朝著問話的人一拱手,隨后環顧眾人,朗聲說:“各位好漢,且都看過來。發財的大計,來了。富貴的時機,在眼前啊?!?br />
    眾人一聽,哄笑一陣后,便是不盡的擠兌:“既是有本事讓我等富貴,卻不知為何也穿得不咋的呀?!?br />
    “哈哈哈……什么富貴,莫不是要灑出銀錢來。人人分他三五個?”

    “哈哈哈……”

    又是一陣哄笑傳來,那皮袍漢子倒是沒有跟著起哄,卻也是淺笑著看著。等盧澤繼續說話。

    “別人賜予的財富,那不是屬于自己的財富。雙手掙下來,自己打下來的,才是屬于自己的。至于說某家能贈予給大家什么財富,那是沒有的。我們逐鹿公司既然在這里立下牌號,自然不是要腦抽了發銀子。而是要尋那真正的好漢子,一起開辟基業!”盧澤深呼吸稍許,又說了起來。

    “這北疆之地,人人都想來闖一闖,鬧一鬧。占下一片地,覓下封侯業??墑?,除非誰能做了狗屎運宰了杰日涅夫。亦或者尋了金礦,拿了狗頭金。誰能憑空占下地?單槍匹馬,那是絕無可能。只有團結一起,大家勁往一處用。搶了羅剎人的城堡宅子,亦或者一起親手建起城堡宅子,這才是正當的來路!”

    “話是這么說沒錯,可無親無故的,誰愿意將那爵位贈予你?”這時,皮袍漢子說話了:“若是我記得沒錯。沿途北的,幾乎大多數都是宗族。也唯有宗族,才能暫時舍了那利益紛爭。沒有因為還沒到手的爵位先自己鬧起來?!?br />
    這也是這年頭無奈之處。

    除了宗族是合法的非官府組織以外,也宗教還算有點凝聚力了。

    但是,朱慈烺是不可能讓宗教參與進來的。

    所以,面對封爵之功。也宗族活躍一些,迅速行動,試圖北定居。撈一個爵位,一下子成了貴族。

    其他的,是五花八門,各種原因北試圖闖一闖的人了。只是,這些人大多都是關系零散。

    因為,光是一個爵位的利益分配,讓所有人頗為頭痛。

    爵位只有一個,但要想在北疆定居起來,團結起來,卻是要千萬人共同努力。

    只不過,大明這年代已經不是漢唐時期,有豪族,有世家。

    這些,在明朝早凋零了。

    雖然依舊有一些大家族,只是內部的組織凝聚力已經大大下降。故而,眼下來了北疆的,也大多只有幾十人。

    眼下,在這哈爾濱的北征廣場,突然間冒出來了一個殖民公司,卻是讓人眼前一亮。

    這是海外殖民的套路,卻不想,這陸之地,也有人用了起來。

    “誰出錢出力得多,那自然是誰那這爵位。但是,我們逐鹿公司,卻還有一處不一樣。那是,所有人進來,都能拿干股!例不一,這遠征公司日后所有收獲,人人有份。打下一片土地,設立職司,人人能得先列!”這時,鹿景逸出聲了:“我鹿某人,絕不是單單用銀錢來邀請諸位豪杰。更是拿出這干股,當大家伙把這當自己的基業,一起來干!”

    “身后那些車馬,軍械。乃至我逐鹿公司準備要建立城堡的建材,攏共價值不下百萬銀元。但只要進來,人人都有萬分之一的干股?!甭蟾呱蠛?。

    萬分之一的干股,意味著一進去,等于占了一百銀元的便宜。

    要知道,這里頭好些人,卻是渾身下,也拿不出一百銀元。甚至,便是此前數十年,手頭有沒有掙出過一百銀元,卻也是夠嗆。

    而現在,加入逐鹿公司,能拿下干股。

    吞咽口水的聲音不住地響起。

    那皮袍漢字漸漸走出了人群,身邊,朱笛皺著眉頭,低聲說:“陛下,這逐鹿公司有些太張揚了??峙祿岜懷??!?br />
    顯然,方才進去的那人,便是朱慈烺了。

    朱慈烺笑著說:“以官方行動的殖民,自然是利益都收納進來??墑?,效率如何能有所有力量都一起發動進來高?逐鹿逐鹿,這名號是膽大了一些。但這一招下來,卻是讓朕看到了,真正控制住北疆那遼闊地域的可能呀?!?br />
    自古以來,原王朝對塞外之地的掌控都顯得頗為薄弱。

    朱慈烺自然也不希望橫掃一輪以后,又被俄羅斯人重新占據。

    斯土斯民。

    有恒產者有恒心。

    朱慈烺給出了獎賞,現在,該無數勇敢的冒險家們嘗試出,拿到這份獎賞的計劃了。

    果不其然,這一番宣講過后。那盧澤的身邊,涌了無數人。不多久,變成了逐鹿公司挑人,只一個時辰的時間帶走了兩百多號人。

    ……

    “盧澤賢弟,剛剛做得不錯?!甭咕耙菪ψ排牧伺穆蟮募綈?。

    盧澤搖了搖頭:“這些,其實都是南洋各家公司慣常用了的手段。鹿大哥,如果我們要開發北疆,只是這么點人手恐怕不夠呀?!?br />
    雖然有了三百多人,但盧澤還是頗為擔心。

    畢竟,南洋的土著實力孱弱,一點點人夠打平。

    可北疆這里,不說羅剎人的兇猛。說那些土著,要知道他們還有一個名詞……

    生女真。

    建奴兵源質量越來越差以后,是靠著抓生女真來維持清軍強大戰斗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