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大宋香閨 > 第四十四章 青袍書生

都灵vs亚特兰大: 第四十四章 青袍書生

    正當狼狽的時候,只見一個高大的青袍影子閃了進來,一揮袖將那紅衣少女的鞭子罩住了,另一手竟是揪著少女的衣領把她往后拖了好幾步。

    神兵天降了喂,沈眉像看戲一樣,看那青年將緋羅袍少女拎到一邊去,回過頭來笑吟吟地和潘呆子打招呼:“惟吉,你不在家好生讀書,來這里做什么?”

    那少女遭此襲擊,正待惱怒的,但一仰頭看清那青年的模樣,卻不由紅了臉:“原來是你,你……”

    “你又沒帶錢就出來逛街了嗎?”青袍公子笑咪咪地望著她,看得她臉皮越發羞紅了,一跺腳擰頭跑了出去,過一會兒,只聽得一陣唿哨聲,又是一陣馬蹄聲,漸漸沒了動靜。

    “夢空兄,多謝救苦救難,異日必得相報?!閉獗?,那個名叫“惟吉”的潘公子苦笑著過來和這位“夢空兄”打了個招呼,又向沈眉道了歉,方始離去,走時倒還沒忘記揣上他買的那包粉。

    沈眉其實挺想和潘生多說兩句的,哪怕問問他和這公主是怎么回事也好,只是見他來去匆匆的,而且在另外那青年面前好像有點沒臉,倒不便喊住他了。

    扭頭來看這青年公子,身量頗為高大,劍眉星目,鷹鼻薄唇,五官倒也好看,奇的是一個大男人,笑起來左邊臉頰竟有一個酒窩,不免多看了一眼。

    “如何,小生這臉,當用貴店何種香脂,才能錦上添花?”那男子倒是自來熟,對沈眉笑得那叫一個雞賊。

    哦喲,你看這男人的臉皮厚得來,怪不得胡子都長不出??叢諛惆锪宋乙淮蚊Φ姆萆?,今日先不與你計較。

    沈眉心中已有定見,倒是不慌不忙,端起一副淑女形狀,緩聲道:“今日多謝公子出手相助,待小女子爹娘回來,當得面謝?!?br />
    那人一時被她的客氣擠兌住了,倒不好意思再說什么輕薄話兒。左看右看,想著怎么個搭訕,才不會讓沈眉對自己有敵意,只是他又不是潘生,一個大男人的來買香粉,不嫌可笑嗎?

    沈眉卻不容他多想,反客為主,道:“公子如不嫌棄,請稍坐,待我叫家下廚娘奉茶?!?br />
    那人沒想到她倒是一本正經拿出了當家小姐的氣派,想要再占點口頭便宜,倒顯得不像大丈夫所為。于是干脆鳴金收兵,等下回重整旗鼓再來挑戰:“多謝小姐。只是店中無有尊長在場,小生又非顧客,在此久了,恐怕有礙姑娘清譽,今日暫且告辭,別時再來討擾?!?br />
    嗬嗬,這會兒拋書包拋得不錯嘛,只是你剛才出場要是這樣就好了,現在才改弦更張,來不及啦。

    你要是正經人,就不會和那紅衣少女一看就有首尾了。

    擊退了青袍男子,沈眉心情大好,對于被紅衣女打壞的瓶罐也沒那么生氣了,自行收拾了起來,忙過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來竟忘了打聽他的姓名來歷,不由又懊惱了一陣,半日方作罷了。

    其實沈眉此刻要是有穿透眼,就能看到斜對過方向、紅翠樓上,一個高大的青色身影正倚欄而坐,手持一杯酒,饒有興趣地望向她家的鋪子。

    “從那一天起,沒過多久她們家突然間就花樣四出了……沈家過去可沒聽說過會做脂粉的,這事很有趣呀?!鼻嗯勰兇油判倍悅嬪蚣業姆較?,屈起食指頂著下唇,微微地笑了。

    此時正在自家店里哼著小調整理貨架的沈眉,無端端地打了個寒戰。

    次日一早,沈家鋪子開門沒多久,那潘惟吉又溜了進來,左看右看,確認沒人盯梢,方才差澀地對著沈眉抱歉一笑,說對不住了,昨日令小姐受了無妄之災,千不是,萬不是,都是鄙人的不是。

    沈眉說:“公子,小店小本生意,上門都是客,何來有得罪一說。只是那位小姐,呃,公主是吧,不知公子與她有何等瓜葛,還盼公子自行料理清楚,以免小店無辜受了牽連?!?br />
    潘惟吉連連擺手,說你不要誤會,我和她實在沒有關系,是她自己夾纏不清。

    沈眉還想說什么,只是有些話卻不好問出口,總不能直接問,你為什么把人家姐姐逼得要去做尼姑吧,正猶豫著要怎樣旁敲側擊,潘惟吉卻慌里慌張地說:

    “此事一時解釋不清,有空我會向小姐說明的。只是現在,小生還是先走了,免得公主要是來了,見到又對你家不利?!?br />
    不買點粉再走啊,沈眉故意取笑他,潘惟吉卻像有鬼追一樣,一溜煙早去得遠了。

    果然沒過多久,公主又來了,今日她穿的是一身大紅銷金袍子,頭發扎成辮子再用金環在腦后束成雙鬟,腳蹬烏漆羊皮小靴,打扮得利落可愛,只是神情太過兇悍刁蠻,加上手上的馬鞭一晃一晃的,沈眉想著今日未必再有一個什么“夢空兄”從天而降了,不由得頭腦中一陣警鈴大作。

    “喂,潘惟吉有沒有來?”這小公主,一開口就不講禮數。

    沈眉忍著氣,說:“小店今早才剛剛開鋪,還沒有生意上門呢?!?br />
    我這話可沒有撒謊了啊。

    “誰管你生意了,本宮是問你,有沒有男人來過?”小公主倨傲如初。

    沈眉大搖其頭,沒有,那個男人,好吧,呆公子那么面的不能算男人。所以我還是沒有撒謊。

    小公主卻不甘心馬上就走,馬鞭輕敲左手,在店中踱來踱去,好像是要找出什么蛛絲馬跡,又好像是等著要找沈眉的話茬。只是她比沈眉看著還小一兩歲,雖然裝得老成,其實也沒什么閱歷,所以竟是一時不知怎樣套沈眉的話,更不知怎樣用話鋒來占她的上風。

    這公主年經還小,情事上沒有真正開竅,只是憑著一股氣,對潘惟吉“敢和別的女人打交道”,百般不忿,一有空就要盯梢和為難。橫豎宮中那么悶,就當是出來散心好了。

    她也是偶然撞見潘惟吉進了這家香粉店,本來也沒有什么,但是他那鬼鬼祟祟,左右張望的神態反而引起了她的懷疑,果然昨日一試之下,這兩人是有點不妥,嗯,是大大不妥,公主就認定要和沈眉過不去了。

    沈眉正在想這事怎么了局呢,門口空然有個伙計模樣的人進來了,嘶嘎著嗓門自稱是仇防御家藥鋪的,問沈老板在不在,我家劉掌柜說了,新進了一批好香料,想請你們看一看呢。

    什么仇防御家藥鋪的,我怎么沒聽說過?

    而且,這伙計長得也太……那個啥了,濃眉寬鼻大嘴,卻配了兩只小小的瞇縫眼,年紀約摸是十四五,所以正在變聲,只是身材已發育得很高大了,頭上卻還像僮兒一樣梳著個雙丫髻,哪家主人挑的這樣的伙計呀……

    但此時沈眉如獲至寶,也顧不得那么多了,眉開眼笑地迎上前去說,我爹出門去了,一般的事我能作得主的,你家有什么香料,可盡管拿來。

    被人這么一打岔,又見他們好像就要扯起生意經來,公主頓時感到沒趣,再想一想,自己在這里,潘惟吉估計也不肯現身,便氣哼哼地甩了兩下鞭子自去了。

    沈眉擦著一額涼汗,目送小公主離去,方才問那伙計有什么香料要看貨的,那伙計卻說,新進的香料有七八種之多,我看這會兒這里只有姑娘掌店,走開不便,我們掌柜事先說了,要是遇到這種情形,就讓我稍后再來過。

    那丑伙計來得突然走得也快,沈眉送他出門,自己倒覺得好笑,方才正想著今日可沒有那個青袍男子來做救星了,誰知天從其便,卻突然來了這么個冒冒失失的伙計來,要不然,倒也不好收場。

    (今天應該是在青云榜上最后一天了吧,依依不舍,還沒收藏和推薦的親,可以再幫碧玉一次嗎:)今晚還有一晚,晚上見。
爱购彩群 dnf炼金术师怎么赚钱2015 印度代购药赚钱 小家电最赚钱品牌 金蟾捕鱼赢话费手机版 总想干更赚钱的工作 中国赚钱的导演 吉祥财神捕鱼机 利用云电脑赚钱 国际麻将游戏下载 贵州麻将上下分的app有哪些 亿乐彩安卓 千旺彩票首页 给饭店送什么新产品赚钱 美团的商家赚钱吗 期期乐彩票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