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武道天心 > 0532 隱藏的力量

意大利都灵天气: 0532 隱藏的力量

    姜風當然不怕鼠魔去外面說自己的身份。 ≦

    他人類的身份需要隱藏,鼠魔們又何嘗不是?

    他們現在在偽裝魔族,真實身份要是暴露出去,一樣會跟魔族不死不休。

    就現在的情況來看,他們沒必要也沒打算跟姜風同歸于盡。

    在姜風看來,他們的確是對掠影族滿懷仇恨沒錯,這種仇恨很難化解,但無疑只是一種遷怒。

    他們憤怒的不是同族這數萬年來的悲苦慘烈,而是自己現在的境遇與無望的未來!

    現在就看他們究竟打算在無計劃的復仇和可能可以改變的未來里,選擇哪一項了……

    姜風從頭到尾都沒問他們昨天為什么要去刺殺靜幽。

    之前典蟲就曾經說過, 鼠魔們非常記仇。普通的欺辱他們也許會笑呵呵地忍氣吞聲,但要是過頭了……他們會拼盡全族之力糾纏。

    昨天靜幽對礪巖做的事情……

    姜風比較想知道的,他們的刺殺會就此結束嗎?還是會繼續下去?

    鼠魔的存在完全不在姜風的計劃內,但他們現在出現了??梢愿譴锍梢恢質裁囪墓叵?,能夠利用他們做些什么……這些都值得好好考慮考慮。

    姜風正在思忖,突然不遠處有人叫道:“天風……天風!”

    姜風回過神來,抬頭一看,意外地現典蟲和倉蜈一起出現,走到他的面前。

    姜風問道:“你們倆怎么在一起?”

    倉蜈向姜風行了一禮,冷漠地道:“他的事,跟我無關?!?br />
    典蟲嘿嘿笑了兩聲,姜風馬上就意識到這是怎么回事了。

    倉蜈實力不弱,還跟姜風立下了主仆契約,理論上來說,他應該跟從姜風的行動,典蟲當然不會輕易放過他。

    典蟲招呼道:“你今天也來屠宰場修煉???”

    說著,他把姜風拉到一邊。表情古怪地上下打量了他一遍,低聲問道:“昨天你跟那位大人一起回去,沒事吧?”

    姜風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道:“我能有什么事?我參加的是冰靈君后的魔侍甄選。靜幽雖然是魔帥,但也只是君后的屬下?!?br />
    典蟲馬上意會:“所以,你拒絕她了?”

    姜風揚了揚眉:“我不該這怎么做?”

    典蟲連忙擺手道:“不不,你怎么做有你的用意,我當然不會指手劃腳?!?br />
    昨天屠宰場的那一場戰斗。驚到了所有人,當然也驚到了他。現在在他心里,姜風的地位跟之前完全不同,他徹底明白,為什么弓輪會這樣重視這位新人了。

    典蟲遲疑片刻,道:“只是,冰靈君后畢竟是四君之一,是大荒山最頂級的大人物,想要接近非常困難。而靜幽大人怎么說也是魔帥,是冰靈君后手下的大將……”

    姜風看他一眼。問道:“你覺得我不應該錯過?”

    典蟲咬了咬牙,點了點頭:“難得這位大人對你表現出好感,我覺得你應該把握??!如果能讓她到我們這邊來……”

    他意味深長地看著姜風,沒有再說下去。

    姜風搖了搖頭,干脆利落地拒絕了他:“我不會去做的,我的目標只有冰靈陛下?!?br />
    到現在為止,他對靜幽也沒什么好感,而且他很清楚,靜幽想從他身上得到什么。

    而且,靜幽自己也說了。真正關于靈魂的奧秘,只有冰靈君后清楚!雖然姜風覺得她的話有未盡其實之處,但不管從哪個角度看,接近靜幽的性價比都太低了。

    典蟲料到姜風會這樣回答。他沒有驚訝,猶豫片刻后,咬牙問道:“那你看,能把我介紹給……”

    姜風訝異地看著他:“你要自己上?”

    典蟲斷然道:“這是個好機會,我不想錯過!”

    姜風忍不住提醒道:“昨天她是怎么對待鼠魔的,你也看到了!另外我還得告訴你一句。昨天晚上,在玉緣泉山莊,我又親眼看見她隨手殺了兩個山莊的影衛。跟鼠魔一樣,沒有什么緣由,只是興致所來罷了!”

    他緊盯著典蟲,不可思議地問道,“這樣高高在上、喜怒無常的魔帥,你覺得可以拉攏她?”

    典蟲深呼吸了幾口,居然還是重重點頭道:“是,我覺得應該試試!”

    姜風簡直要對典蟲刮目相看了。他完全沒想到,這人竟然會為了理想犧牲到這種地步,要不是他是個魔族,說不定他會肅然起敬。

    即使他是個魔族,姜風的心情也有點復雜,他凝視典蟲看了一會兒,終于嘆了口氣道:“好吧,我會把你介紹給她的。不過接下來會生什么事情,你可要做好思想準備?!?br />
    典蟲道:“嗯,我已經想好了,不管什么樣的代價,我都會接受的!”

    姜風搖頭道:“但愿如此!”

    典蟲小聲道:“而且你看她那些手段,本來也不像是會遵守荒魔法的人……”

    姜風再次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他早就看出來了,荒魔法本來就對下不對上。靜幽是個魔帥,還是冰靈君后的手下大將,她想做什么,又怎么會是荒魔法能夠約束得了的?

    而在他的感覺里,越是這樣的人,越喜歡荒魔法這樣能幫她統治屬下的法令!

    不過典蟲已經下定了決心,這些話說出來也沒用,所以姜風還是閉上了嘴。

    他看了看天色,道:“現在還早,我不會馬上回去,你呢?跟我一起去屠宰場試試?”

    典蟲雖然做好了打算,但還是有點心亂。他搖頭道:“我先在外面轉轉,下午再來找你吧?!?br />
    姜風無所謂地點點頭,招呼了倉蜈,往屠宰場走去。

    自從訂下主仆契約之后,他還沒跟倉蜈正式交談過。

    這個契約只限制了兩人的關系,并不會改變倉蜈的思想。但這時,倉蜈一點多做詢問的意思也沒有,只是沉默地跟在姜風身后,儼然一副忠仆模樣。

    直到走到屠宰場前方,姜風才轉身問道:“你也是要參加魔侍甄選的?”

    倉蜈道:“這是原先的打算,現在我要怎么做,全聽主人吩咐?!?br />
    姜風思索片刻,問道:“定下了這個契約,外人能看出來嗎?”

    倉蜈沒有說話,而是抬起了自己的下巴,亮出脖子。

    姜風立刻看見,他的脖子周圍有一圈荊棘一樣的烙印,不算太明顯,但只要留意就能看見。

    顯然,這就是主仆契約特有的烙印了。

    姜風上前一步,手指在他脖子上輕輕一點,一股魔氣向里滲了進去。

    片刻后,他收回手,道:“有兩條路,你可以選一下。第一,我把契約印痕隱藏起來,你繼續參加魔侍甄選?!?br />
    倉蜈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他頂著契約的印痕的話,甄選肯定是過不了的。誰會選一個別人的仆人來當自己的魔侍?

    姜風道,“第二條,你退出甄選,作為我的代理人,去幫我做另一件事情?!?br />
    倉蜈毫不猶豫地道:“我選第二條路!”

    姜風一愣,道:“你確定?這樣一來的話,你對自己未來的規劃可就完全打亂了!”

    倉蜈摸了一把脖子上的印痕,道:“我以為,從訂下契約開始,我的未來就已經改變了。而且……”他深吸一口氣,道,“一個能夠引起魔誓回音的契約,我覺得,我做什么都是應該的!”

    姜風注視著他,從他的眼里看出了決心。

    這種決心,絕不可能出自于因保命而來的契約,而是他打心底里認同了姜風這個“主人”!

    魔誓回音,注定會改變魔域命運的魔道之音。

    這種改變,是向著興旺還是毀滅,在此之前誰也說不清楚。

    不過,誰不想當改變世界的那個人呢?尤其是像倉蜈這種萬中選一,年紀輕輕就將晉升為魔將的魔蜈族天才……

    姜風笑了笑,點頭道:“那好,正好有一件事情……”

    ……

    ……

    這一天,他還是跟倉蜈一起在屠宰場里歷練到了晚上。

    前兩天的大戰,姜風對魔族的火氣泄了一些。于是今天,他沒把注意力全部放在戰斗上,而是留意地觀察起屠宰場的整體情況。

    這一看,他現,鼠魔對屠宰場的掌控力度,遠比想像中更強。

    最關鍵的是,他們利用屠宰場,還向外延伸出了一些多種形式的產業。

    賭博、獵殺、修煉……

    魔域十八個主要城市全部都有屠宰場,連一些小城鎮里也有,這表示,鼠魔在魔域經營多年,的確已經掌握了一股雄厚的力量!

    鼠魔意識到了這股力量嗎?他們想做什么?

    在這中間,姜風又能做什么?

    這一天修煉完畢之后,姜風毫無無傷地走出屠宰場,向倉蜈點了點頭道:“記住我的話了吧?以后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

    倉蜈的臉上還殘留著驚訝與迷?;旌系謀砬?,他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片刻后,他再次重重點頭,眼中放出光芒,大聲道:“真是沒想到……嗯,交給我吧,我知道該怎么做的!”

    姜風微微一笑,目光在他脖子上的契約上掃過,揮了揮手。

    倉蜈轉身而去,姜風迎上等在屠宰場門口的典蟲,道:“久等了……我們走吧!”

    ps:腰椎肩盤突出癥突然犯了,現在正僵硬地坐在電腦前面碼更新……

    求支持?。?!
pk彩票游戏 微博上怎么赚钱的 5230手机捕鱼达人 卖藏红花赚钱吗 大学生网络赚钱 网络捕鱼怎么赚钱 惠购宝能赚钱吗 销售是最赚钱的职业吗 微信捕鱼赚钱小游戏 蓝牌车货车拉货赚钱吗 外贸业务员很赚钱 第1彩票安卓 app看广告赚钱 广西河池星悦麻将下载 东北麻将打法 新剑侠情缘商人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