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寒門狀元 > 第一九六六章 讓他入閣

都灵足球俱乐部赛程: 第一九六六章 讓他入閣

    謝遷很無奈。

    劉瑾倒臺后,朱厚照迫切要找一個能幫助他打理朝政的心腹,這個人顯然不是內閣首輔謝遷,而是沈溪。

    朱厚照對沈溪的信任,是促成劉瑾倒臺的主要原因,換作其他任何人跟朱厚照進言鏟除劉瑾,怕都得不到今日結局,但事后論功請賞時,謝遷怎么都不會讓皇帝亂來。

    朱厚照惱火地問道:“怎么什么都不合適?難道朕說的話不好使?”

    謝遷強硬地道:“朝廷規矩如此,請陛下不要破壞,如此會讓朝中大臣對陛下有所非議?!?br />
    “朕看誰敢!”朱厚照氣呼呼地說了一句,不過他沒有繼續跟謝遷抬杠,而是轉頭看向沈溪,“沈卿家如何看待此事?”

    沒等沈溪答,謝遷已瞪了過來。

    沈溪無奈地道:“陛下,以微臣看來,調梁儲梁大學士京為閣臣為妥至于新的大學士人選,可由翰苑商議,推舉名單,交由禮部和內閣議定,最后由陛下審閱批準便可?!?br />
    朱厚照點頭:“那就如此吧,朕有些累了,具體名單就交由翰苑擬定,朕只等最后確定人選?!?br />
    說到這里,朱厚照已不想繼續說下去,站起身來,準備去宮市風流快活,這時他突然想起什么,又問道:“之前查抄劉府的財貨,可運到內庫?”

    朱厚照的目光落到沈溪身上,謝遷卻搶白:“陛下,查抄劉府所獲臟銀,理應納入戶部府庫”

    朱厚照生氣地道:“謝閣老,劉瑾乃宮內太監,他貪墨的銀子本該屬于皇室所有,怎么可能納入戶部庫房?這算是哪門子的道理?朕不同意!即刻把所有臟銀清點完畢,送至內庫!”

    這件事沈溪不想摻和,謝遷之前跟他提及,他態度已非常明確,你謝老兒有意見只管跟皇帝建言,跟我說沒有任何意義,謝遷從沈溪那里沒得到想要的答案,只能跑到朱厚照這里來極力爭取。

    謝遷繼續道:“陛下,這兩年閹黨貪墨所得銀兩,基本都是自九邊府庫調撥,使得戍邊將士缺少必要的糧食物資,賊逆還打著治理屯田的名義斂財,若陛下可以歸還,必將贏得將士擁戴!”

    “哼,什么將士擁戴,朕不聽這些,只管送到宮中,朕不是跟你謝尚商議,而是下的口諭,只管照辦便可?!?br />
    朱厚照態度堅決,“這件事本不就由謝尚處置沈先生,劉府案子一直為你負責,這次照舊,劉府起獲的錢財不必走六部渠道哦對了,那些列入閹黨名錄的官員府宅一并查抄,若發現有貪墨銀兩,一并處置歸附閹黨沒做惡事可以寬宥,但牽涉貪贓枉法卻不能豁免!”

    說完,朱厚照拂袖往內殿去了。

    謝遷想上前阻攔,但他才邁出兩步,朱厚照已一溜煙鉆進后殿門簾消失不見。

    “咳咳咳”

    或許是動了肝火,謝遷不由劇烈咳嗽起來,他這時才記起,自己還未及把啟用劉健和李東陽的事情說出。

    謝遷氣息不順,因咳嗽導致一張老臉通紅。

    等他稍微平復,看到沈溪站在旁邊一臉關切地看著,頓時橫眉怒對,目光中滿是惱火。

    洪鐘提醒:“謝閣老,吾等是否該去了?”

    謝遷長嘆一聲,沒有跟沈溪交流便轉身離開。

    其他參與接見的御史言官從頭到尾都沒有發言的機會,此時跟著謝遷一起往外走。洪鐘本想跟上去與謝遷說上幾句,但謝遷誰都不理會,只是帶著楊廷和往文淵閣去了。

    洪鐘只能過來跟沈溪交談。

    洪鐘道:“沈尚,你看陛下的意思,除了劉府臟銀,尚且有其余閹黨官員府宅需要查抄,但之前陛下似乎又要赦免這些朝臣,二者意見相悖,若執意查抄閹黨官員府宅的話,難免會人心惶惶”

    沈溪打量洪鐘一眼:“陛下說要查抄,難道我等還敢抗旨不遵不成?”

    洪鐘苦笑道:“但若是引起朝野動蕩的話”

    沈溪道:“此事陛下安排在下去辦,那就由在下來當這個壞人,若歸附閹黨的官員,并未貪贓枉法,在下也不會對這些人有所刁難?!?br />
    洪鐘不由長長地嘆了口氣,在他看來,但凡做官的,哪個能保證自己不貪贓枉法?就連自認清廉的洪鐘,過去幾年所得俸祿外的孝敬也不在少數,所以他很怕沈溪順藤摸瓜,把閹黨案擴大化。

    沈溪和洪鐘一道出宮,路上洪鐘沒再提關于查抄閹黨官員府宅的事情。

    出了大明門,一幫大臣已等候在那兒,都想知道謝遷和沈溪等人去面圣的結果。因謝遷和楊廷和去了文淵閣,這些人尚不知宮里的情況。

    沈溪雖然在中樞為官日子不短,但在場大臣,他認識的極少,過去一年里,劉瑾把京官里里外外折騰了好幾遍,但凡跟他作對的不是罷官去職便是下獄冤死,以至于出現許多新面孔。

    不過這些人中,卻有一人沈溪認得,正是昨夜跟他一起入宮面圣的楊一清。

    楊一清看到沈溪,主動迎上前,二人相互見禮后,沈溪直接說明:“恭喜應寧兄,宮里已有御旨下達,應寧兄擢升為戶部尚?!?br />
    “???”

    楊一清無法料到,自己一個“少壯派”官員,居然被拔擢到戶部尚這樣的高位。

    楊一清問道:“那謝閣老”

    沈溪知道,這些文臣心目中,首輔之位無可撼動,劉瑾倒臺后,現在但凡有事都想找謝遷商議。

    沈溪道:“陛下安排增補大學士人選,暫時謝閣老會很忙碌應寧兄有事嗎?”

    楊一清遲疑片刻,最終還是搖了搖頭,“未曾想,短短一日內居然發生如此多事,昨日還風光無限的閹黨魁首,今日居然已伏誅,落得個慘淡收場,就連朝中閹黨成員也悉數遭殃”

    沈溪看楊一清神色,分明有心事,但就是不肯跟自己交流。不過,他沒有勉強,跟楊一清寒暄幾句,無心跟那些不熟悉的官員交流,便大步離去,準備盡快完成皇帝交托的任務。

    文淵閣內,謝遷在自己的案桌后坐了下來,重重地嘆了口氣,臉上滿是失望之色。

    楊廷和勸解道:“首輔大人何必動氣?如今叛逆已除,閹黨頭目授首,正是百廢待舉之時?!?br />
    謝遷看著楊廷和:“介夫,難道你不覺得先前面圣時,情況很不正常么?”

    楊廷和就算感到謝遷在生沈溪的氣,也沒法說什么,畢竟楊廷和跟沈溪和謝遷情況不同,暫時無法接觸實權,沈溪雖然年輕,但朝野上下都認可其能力,最關鍵是皇帝最信任的人便是沈溪。

    謝遷道:“你不想說也罷,老夫替你說了吧沈之厚做事,愈發不循章法,若他只是對劉閹如此,老夫無話可說,但他現在分明是想繼續蠱惑陛下,那所行之事便跟閹黨無異?!?br />
    楊廷和搖頭苦笑:“首輔大人言重了?!?br />
    “咳咳!”

    謝遷咳嗽兩聲,“你看沈之厚,老夫讓他舉薦劉少傅朝,他卻一再推諉,只是不痛不癢舉梁叔厚京,陛下讓他兼領吏部、內閣大學士,他都未絕,分明是狼子野心!”

    楊廷和道:“最后不是沒成么?”

    謝遷沒有再說話,只顧唉聲嘆氣,朝中很多事都不遂心意,讓他非常不滿。

    楊廷和搖搖頭,開始整理屬于焦芳和劉宇的案桌,上面還有未完成票擬的奏疏。

    謝遷看著很快被整理得空蕩蕩的桌子,突生感慨:“說來也是蒼涼,昨日宮里宮外還風平浪靜,只是一天工夫,便物是人非,老夫未曾想沈之厚出手如此果決,一出手就把閹黨打得萬劫不復若他把心思用在正途,倒無不可,老夫就怕他誤入歧途!”

    楊廷和過頭來:“首輔大人未免操心過甚了!沈尚年紀雖輕,但履歷不凡,從政領軍都有建樹,朝野上下誰敢非議?劉賊已除,首輔大人應該跟沈尚精誠合作才是?!?br />
    “哼,你當他是省油的燈?昨夜之事,他根本未跟老夫商議,做事太過沖動武斷,最后多得讓他做成了,若失敗今日不知有多少人身首異處老夫一直提醒他腳踏實地,看看他如何?根本不聽逆耳忠言!”

    楊廷和除了苦笑,不能做什么,因為在他看來,沈溪其實已經把事情做到了極致,換作他人,根本不可能達到現在的效果。

    謝遷這時察覺自己分明是在向楊廷和這樣一個后生倒苦水,趕忙為自己辯解:“之前老夫一直覺得讓沈之厚入閣是浪費了好苗子,現在倒覺得應該讓他入閣,安心在老夫手下做事”

    “陛下說得對,入閣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如此一來沈之厚兵部尚的位子只能轉讓他人,如此老夫便可把他牢牢控制??!”

    楊廷和驚訝地問道:“謝老要要舉薦沈尚入閣?那平定草原”

    “如此荒誕不羈的國策你也能信?當初劉瑾當權,沈之厚執掌兵部,為避免閹黨染指,只能制定個目標,吸引陛下的注意力。但現在劉賊已除,他還賴在兵部作何?以后就算進了內閣,按照先來后到的規矩,他只能列在你和叔厚之下,你二人可以替老夫好好管教,讓他知道什么是主次尊卑!”

    謝遷很生氣,想好了計策懲治沈溪。

    那就是讓沈溪入閣,讓沈溪當內閣四把手。

    沈溪當晚沒有到刑部坐鎮,而是留在兵部衙門。

    完成兵部職務交接后,沈溪決定先把兵部這邊的事情處置好,避免后院起火,給那些針對他的人攻訐的機會。

    朱厚照下令查抄閹黨官員府宅,沈溪原本想借此機會大干一番,好好清理一下那些貪官贓官,但后來一琢磨如此行事影響太過惡劣,官員連帶其家眷、奴仆多達數千人,有很大的可能引發京畿動蕩,于是改變主意,派人前去“勸告”列入閹黨名錄的官員,讓他們主動把貪墨的銀子繳納充公,如此省得被抄家,你好我好大家好,皆大歡喜。

    到了二更天,代表沈溪出去辦事的云柳來,跟隨她一起過來的還有熙兒。

    姐妹倆風塵仆仆,自打京師后她們便奔波忙碌,連個休息的時間都沒有。

    “大人,已按照您的吩咐,把城外兵馬安頓下來,您帶的人馬如今駐扎完畢,京師各大營兵馬俱已歸位,大人不必擔心”

    云柳專司負責情報聯絡,過去這段時間,她不但要調查核實消息,還要完成消息傳遞。

    沈溪抬頭看著云柳,問道:“劉瑾家人呢?”

    “俱已下獄,是否要連夜處決?”云柳問道。

    沈溪微微搖頭:“劉瑾已伏誅,雖然皇上定的是抄家滅族之罪,但不急于一時?!?br />
    云柳好奇地望著沈溪,不明白他為何突然提到劉家人,恰在此時,沈溪抬頭道:“劉瑾的幕僚,張文冕和孫聰現在可是關押在刑部大牢?”

    云柳道:“乃是在順天府牢房?!?br />
    “嗯?!鄙螄閫?,吩咐道,“張文冕罪不容誅,讓其在獄中自我了斷吧,等下你去把孫聰提來,我要見見他!”

    “大人,他”

    云柳本想說什么,但見沈溪態度堅決,知道多說無益,也就領命退下。

    云柳這邊去辦事了,熙兒卻留在原地,以她的頭腦,許多事都糊里糊涂,所以干脆站在那兒不說話,好像個透明人一樣。

    不多時,朱起從外面進來,他沒想到沈溪的公事房內有旁人,正遲疑要不要上前稟報時,沈溪問道:“有事嗎?”

    朱起道:“大人的話,那些列入閹黨名錄的官員,已退還贓款,各處府宅均已完成裝車,卻不知該運往何處?!?br />
    這個時候,沈溪能相信的只有“自己人”,朱起雖然是軍職,但現在卻以沈溪代表的身份行走在京師各閹黨官員府宅間,兵部衙門也可自由進出。

    沈溪道:“暫時都運到兵部衙門來,等我詳細查驗比對后,再送去內庫,屆時宮里自會有人接應?!?br />
    “是,大人!”

    朱起領命,轉身要走,卻被沈溪叫住。

    沈溪道:“朱起,你去找幾個信得過的弟兄,幫我去做一件事,萬不可被旁人所知卻是運幾個箱子,非送至兵部衙門或者沈府,而是到我指定的地方?!?br />
    朱起不明所以,但還是恭敬領命:“得令!”

    熙兒瞪大眼睛,不知自己該做什么,沈溪一擺手:“熙兒,你跟著朱起一道去?!?br />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百度搜索【uc書盟】小說網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說,所有小說秒更新。
怎么做到少工作多赚钱 动物更赚钱的 网络麻将一毛赌博 买篮彩有赚钱的吗知乎 奔驰私家车怎么赚钱 怎么下优乐江西麻将 星盈宝盒可以用手机赚钱吗 安卓版打字赚钱软件下载 现在如何在微店上面赚钱吗 微信捕鱼游戏技巧 口袋多大师分解怎么赚钱 大量QQ号做什么赚钱 南昌麻将微信二维码群 股票怎么就赚钱了 在邯郸干什么赚钱 彩票777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