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攝政大明 > 第九百一十八章.轉變.

都灵vs博洛尼亚预测: 第九百一十八章.轉變.

    ……

    ……

    看著賀禮名單上名列首位的太子朱和堉,方茹與張玉兒一時間皆是陷入了沉思。

    “這已經是太子他第二次向老爺示好了!”方茹的表情頗為嚴肅,緩緩說道:“記得前些日子老爺與崔倩雪大婚之際,太子就送來了一份賀禮,但只是一柄不值錢的金玉如意以及一本勸人向善的古籍罷了,那時候陛下親自為老爺賜婚,太子他送來一份賀禮也是題中應有之義,否則就是故意與陛下難堪,并不能說明太多,最多也只是表示太子對老爺的敵意稍有降低罷了,但這一次……”

    說話之際,方茹的一雙杏眼緊緊盯著賀禮名單里的內容。

    禮單上面,清楚寫著太子朱和堉這次的賀禮內容——“上品玉雕一具,高一尺、重八斤二兩,浮刻三公雞展翼;大小相同上品明珠十顆;另有賀銀一千兩;”

    方茹這些年來一向是負責管理趙府的庫房與賬目,對于這些金銀玉器的價值也最是清楚,一具高達一尺、重達八斤的上品玉雕,至少是價值三千兩銀子,若是由名匠出手雕刻的話價值還會更高幾層;十顆同樣大小的上品明珠,價值同樣是超過了一千兩銀子,再加上賀銀一千兩……這些賀禮加在一起至少也是價值五千兩銀子。

    太子朱和堉自然是不缺銀子,不僅是每個月都有太子俸祿,還時?;崾盞降慮旎實鄣納痛?,但他畢竟還要養活東宮里一大攤子人,平日里的開銷也同樣很多,再加上太子朱和堉從未有過以權謀私、貪污受賄之舉動,閑銀只怕也是有限,如今一口氣拿出這般貴重的賀禮,卻也算得上是下了血本了。

    下血本的賀禮,往往就是意味著示好,也往往就是意味著誠意。

    所以,見到朱和堉的這般賀禮之后,也難怪方茹會面現震驚了。

    另一邊,張玉兒出身于勛貴之家,在這方面要比方茹更有見識一些,卻是輕聲補充道:“這些賀禮,可謂是大有講究啊……姐姐你看這具玉雕,說是浮刻著三只公雞展翅,這是暗示著‘三公’之意啊,三公乃是太傅、太師、太保之位,可謂是百官最高榮銜,如今也只有周尚景擁有這般殊榮,太子這是期望老爺更進一步啊……還有這十顆明珠,古人有云‘明珠暗投’,卻是把明珠暗喻為惜才之意……”

    這段時間以來,方茹也發現了自己的能力見識較之張玉兒有明顯不如,兩人見到同樣一件事情,但張玉兒就是能看出更多的東西。

    此時,聽到張玉兒的提醒之后,方茹的眼神中有些悵然若失,只覺得自己對于趙俊臣的作用降低了許多,但轉瞬間就已經恢復了常態,沒有讓這一絲情緒干擾判斷,只是點頭道:“這樣看來,太子的示好之意已是非常明顯了……呵呵,眼看到儲君之位不保,終于是放下了架子與矜持,愿意與老爺合作了嗎?只怕是有些晚了!”

    張玉兒曾經還是陳芷容的時候,就暗中為七皇子朱和堅辦事多年,她的思維方式也與朱和堅有些相似,說道:“卻不知道老爺會是如何想法,但我并不看好太子能與老爺順利合作下去,雙方畢竟不是一路人,老爺的許多手段都是太子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的,就算是暫時合作一時,也遲早會再次決裂?!?br />
    方茹點了點頭,似乎是認同了張玉兒的說法,但也沒有任何表態,只是說道:“今天晚上就把這件事情寫到書信上傳去花馬池營,老爺他心中的想法并非是你我能猜測到的,也許會另有決定也說不定……老爺他說過,從來都沒有永遠的敵人,隨著立場與情況的不同,化敵為友也是尋常之事?!?br />
    張玉兒見識了趙俊臣的諸般計劃之后,也知道趙俊臣常有化腐朽為神奇、另辟蹊徑的手段,于是點頭道:“姐姐說得有理,這般事情正應該盡快交由老爺決定?!?br />
    接下來,二女也不再關注太子朱和堉的賀禮,而是認真研究禮單,借此來探究著各派勢力的態度變化。

    事實上,隨著趙俊臣立下了赫赫戰功、正式入閣輔政之后,像是太子朱和堉這般態度大變、改弦易轍的人并不是少數,賀禮名單之中有許多人原本是對趙俊臣敬而遠之,但這一次卻紛紛是送上了貴重禮物表示誠意。

    很顯然,若是沒有意外情況的話,趙俊臣的權勢必然會迎來一段時間的迅速膨脹。

    但方茹與張玉兒也皆是心中清楚,所謂“意外情況”一定會發生的,不論德慶皇帝還是各位權臣都不會任由趙俊臣的權勢擴張太快,如今隨著“趙黨”二號人物左蘭山的離京,只怕是廟堂里馬上就會出現異變了。

    對此,趙俊臣也是早有預料,方茹與張玉兒二女這段時間更是暗中準備著。

    這一天,隨著趙俊臣的入閣與封爵,趙府必定是熱鬧非凡,也必然是會發生許多意料之外的變故。

    就在方茹與張玉兒二女認真研究著禮單之際,又有一位趙府仆從匆匆進入房間,卻是輕聲稟報道:“啟稟如意夫人……崔府的老夫人來府里了?!?br />
    聽到稟報之后,方茹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下意識的問道:“崔府老夫人?是哪個崔府?”

    但很快,方茹已經明白了“崔府老夫人”所代表的含義,表情間滿是復雜,道:“你是說崔倩雪的祖母?前閣老崔勉的正妻夫人?”

    崔倩雪乃是趙府里的正牌女主人,方茹私下里自呼其名倒是沒什么,但趙府仆從卻是不敢無禮,低頭道:“正是崔夫人的祖母、崔閣老府里的老夫人!”

    聽到這般稟報之后,方茹的表情稍稍呆滯了片刻,然后點頭道:“看來,如今不僅是太子朱和堉與各派系紛紛轉變了態度,就連前閣老崔勉的態度也發生了變化……這倒是一件好事!”

    崔勉乃是清流領袖之一,當初因為崔倩雪定要嫁給趙俊臣的緣故,他為了?;ぷ隕砩?,卻是狠心把崔倩雪趕出了崔家,甚至就連崔倩雪的父親也被族譜除名,等到崔倩雪正式嫁入趙府之后,崔勉與崔倩雪的關系倒是稍稍緩和了一些,也一直在暗中利用自己的人脈為趙俊臣改善聲譽,但他在明面上依舊是與崔倩雪再無聯系。

    如今,隨著趙俊臣的入閣輔政,朝野聲譽也是大為改善,崔府老太太親自趕來趙府表示恭賀,卻是表示著崔勉已經不再排斥崔倩雪嫁給趙俊臣的事情,不僅是崔倩雪很快就可以回歸崔家,趙俊臣與崔勉的合作也很快就會從幕后轉向臺前了。

    正如方茹所說,這是一件好事。

    然而,方茹表態之際,臉上依舊是不見太多喜色,眼神里滿是復雜思緒。

    隨著崔勉表態重認崔倩雪回歸崔家,崔倩雪今后也就有了娘家撐腰之后,在趙府中的正妻地位也就會愈加穩固,方茹也就愈加不可能與她相爭了。

    如此一來,方茹自然是有些失落。

    在崔倩雪、張玉兒二女陸續進入趙府的時候,方茹就曾多次在心中告誡自己一定要大度一些,絕不能輕易表現出嫉妒與失態,否則就只會讓趙俊臣感到為難。

    但如今,隨著張玉兒不斷展現出更強的眼光手段,隨著崔倩雪在趙府的地位越來越高,方茹才發現這件事情要比自己想象中更加困難許多。

    嘴角閃過了一絲苦笑之后,方茹輕聲吩咐道:“崔家老夫人親自來到趙府,這件事情非同小可,吩咐下去一定要認真招待,絕不能有任何失禮……我的身份低賤,卻是不能現身招待,招待崔老夫人的時候一切事情聽憑崔夫人做主就是,不必再來過問我的意思?!?br />
    見到方茹的心情不佳,這名趙府仆從不敢多呆,連忙答應一聲就離開了。

    然后,方茹就與張玉兒繼續研究賀禮名單,只是多了一些神思不屬。

    與此同時,張玉兒卻是至始至終都沒有任何異常表現,只是見到方茹的神思不屬之后,妙目中滿是意味深長的笑意。

    *

    卻說,就在方茹與張玉兒二女在后宅忙著處理諸事的時候,崔倩雪也在前宅忙著迎接各方賓客之事。

    因為趙俊臣不在府中的緣故,賓客們大都是官員勛貴們的妻女家眷,卻是想要通過“夫人外交”的手段與趙俊臣拉近關系。

    崔倩雪這些日子固然是成長了一些,但本性上依舊是天真爛漫、不經世事,讓她同時間招待這么多性格不同、來歷不同的賓客,想要面面俱到也實在是有些為難。

    幸好這些賓客們大都是知趣之輩,來訪趙府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討好崔倩雪,說話之際只是一味順著崔倩雪,就算是崔倩雪偶有失禮不周之處也只當是沒有看到,所以崔倩雪倒是勉強應付了過來,只是頗有些手忙腳亂。

    而就在崔倩雪被一群官員女眷圍著應接不暇之際,卻是突然收到稟報,說是她的祖母來到了趙府。

    崔倩雪當初還在崔府的時候,崔府老夫人就向來是最為寵愛崔倩雪,可謂是百依百順,也正是因為這位崔府老夫人的寵愛,崔倩雪才會養成這般天真浪漫的性子,只是崔府老夫人向來是謹守婦道、嫁夫從夫的作派,當初崔勉要趕走崔倩雪的時候也不敢多勸,等到崔倩雪離開了崔府之后更是再也沒有與崔倩雪聯絡過了。

    聽到消息之后,崔倩雪頓時是不敢置信。

    然后,崔倩雪顧不得身旁的眾位賓客,連忙是向著趙府大門奔去。

    當崔倩雪奔到趙府前庭的時候,正好是看到一位滿頭銀發、慈眉善目的老太太被人攙扶著走了過來。

    這位老太太正是前閣老崔勉的正妻、崔府的老夫人霍氏。

    此時,霍氏看著崔倩雪的眼神滿是寵愛與愧疚,眼眶隱隱有些發紅。

    “祖母!”

    一聲輕呼之后,崔倩雪撲到了霍氏的懷里,眸子里已經是忍不住蓄滿了淚水,這段時間被趕出崔家的委屈與無措在這一刻卻是盡數釋放了出來。

    “好孩子,這段日子實在是委屈你了……祖母無用,當時沒能勸阻住你祖父……是祖母對不起你!”

    說話間,霍氏也同樣是老淚縱橫。

    然后,霍氏擦了擦臉上的淚痕,輕輕拍了拍崔倩雪的嬌背,又說道:“別哭了,如今趙府有這么多客人,你是趙府的女主人,可不能太過失態,否則就要讓人小看了!”

    扶起崔倩雪之后,霍氏仔細打量著崔倩雪的面容變化,見崔倩雪并未明顯消瘦之后,卻又欣慰笑道:“不過,你前些日子雖然是因為婚嫁之事被趕出了崔府,但終究是沒有嫁錯相公,你家相公實在是爭氣,在陜甘三邊立下了赫赫戰功,如今朝野官民都是在爭相稱頌,一舉就扭轉了此前的名聲……你祖父他收到消息之后,如今已經轉變了心意……我今天來到趙府,一是因為趙府客人太多,怕你應付不過來想要為你幫一把手,二也是你祖父他讓我告訴你一聲,讓你與你父親這幾日抽空返回崔府一趟?!?br />
    聽到霍氏的說法,崔倩雪不由是嬌軀一震,滿臉驚喜道:“祖母你是說……祖父他愿意讓我回崔家了?”

    霍氏笑著點頭,說道:“所以說,你家相公實在是爭氣,他如今已經是內閣閣老、新成伯爵了,而你如今也是內閣閣老、當朝伯爵的正妻,若是我崔家還不讓你回去,那就是崔家失禮、讓人恥笑了!……唉,你也別怪你祖父心狠,他在那個位置上,許多時候也是身不由己?!?br />
    崔倩雪愣了片刻后,終于是破涕而笑,鄭重點頭道:“我這幾日處理了趙府的事情之后,就一定會盡快與父親反悔崔家拜見祖父他老人家!”

    其實,崔倩雪也明白崔勉的迫不得已,更還清楚趙俊臣最終愿意娶她入門也是因為崔勉暗中極力促使的緣故,自從崔倩雪正式嫁入趙府之后,趙府與崔府之間的暗中聯絡也很頻繁。

    然而,崔倩雪表面上終究只是一個被趕出家族的棄女,再也不能正大光明的與娘家聯絡,還要承受需要閑言閑語,這般痛苦絕非常人能夠想象。

    如今,崔倩雪能夠正大光明的回歸崔家,對她而言實在是意味著太多太多。

    正如霍氏所說,這一切都是因為她嫁了一個好相公。

    崔倩雪從未后悔自己當初嫁給趙俊臣的決定,但這一刻,崔倩雪更加為自己趙俊臣妻子的身份而感到自豪了。

    *

    而就在京城里風云變化的同時,這一天的陜甘三邊,趙俊臣也同樣是率領大軍返回了花馬池營。

    隨著趙俊臣抵達花馬池營,陜甘三邊的局勢也就正式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

    明后兩天蟲子有閑暇時間,會雙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