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史上最強店主 > 第五十六章 八局定勝負

都灵vs米兰: 第五十六章 八局定勝負

    “關城‘門’,快關城‘門’!”城‘門’守將鰲拓,使勁‘揉’了‘揉’雙眼,看著城下,突然出現密密麻麻的人群,宛如一望無際的黑‘色’海洋,這至少有十萬人馬。

    “他們什么時候到城‘門’的?”鰲拓心中充滿恐慌,鰲拜登基已經好幾天,一直風平‘浪’靜,怎么突然出現這么多大軍,難道是勤王的部隊趕來?

    他從鰲拜的一個家將,一躍成為京師北‘門’的守將,這可是一個‘肥’差,短短二天的功夫,自己已經收入近千兩白銀,難道這就要結束了?

    在鰲拓一臉緊張的目光下,城‘門’迅速的閉合,鰲拜發動叛‘亂’不久,四面城‘門’都一處警戒狀態,一旦發生什么意外,都可以立即關上城‘門’。

    崇禎皇帝朱由檢等人,在大軍剛剛達到北京城,本想搶奪城‘門’,直接殺入城內,可是,突然來到一個陌生的世界,麾下的士兵都有些慌‘亂’。

    只有一些‘精’銳的兵馬,嘗試向城‘門’突襲,如南‘門’的楊家軍,西‘門’的岳家軍,以及北‘門’的關寧鐵騎,都曾向城‘門’突入,只可惜,剛剛跑了一半的路程,城‘門’就已經關閉。

    “人馬就地休整,半個時辰,發動進攻!”八國聯軍麾下的將領,都紛紛命令,大軍原地休息,恢復士氣后,才攻城。

    “城里的人聽著,立刻讓鰲拜出來答話,否則,城破之后,爾等狗頭難保!”崇禎皇帝策馬揚鞭,意氣風發,對著城‘門’上喊道。

    “鰲拜滾出來??!”

    “鰲拜滾出來!”

    ·······

    崇禎皇帝朱由檢的兵馬,紛紛附和道。

    結果越傳越遠,引發連鎖,一‘浪’高過一‘浪’,呼喊聲,直接將天上的白云震得虛無,甚至京師內的房屋都有些微微搖晃。

    皇宮內,此時鰲拜高坐在龍椅上,穿著一身金‘色’的龍袍,面‘色’微微有些發白。

    一回到自己的世界,鰲拜便在府邸閉關吞服少林大還丹,丹‘藥’的‘藥’效被他成功煉化,金鐘罩也突破到了第七重,只是總感覺一道無形的氣勁,一直在他的體內游走。

    在鹿鼎記世界,修煉出真氣的武者,在江湖上已經能夠稱得上好手,鰲拜在吞服少林寺大還丹后,已經突破到后天境大圓滿。

    對于一個連后天境后期的高手,都難找到一個的世界,后天境大圓滿的境界,多么遙遠,所以,這里的人,對于先天境,根本不清楚。

    作為曾經去過一次萬界樓的鰲拜來說,先天境這個境界他自然了解,而且,還見到好多先天高手的威勢。

    那道不斷破壞他體內真氣的暗勁,鰲拜認為這是突破先天境的征兆,就沒有在意,一點小傷不算什么。

    他完全不知道,那道暗勁,是陸小鳳‘射’入他體內的,破壞他的境界增長,還一直沾沾自喜。

    “陛下,你的圣旨,已經完全送到三藩手中,吳三桂,耿‘精’忠,尚可喜,他們回話,三人都愿意聽從陛下的調令?!擯“蕷庀碌囊桓銎脹筆克檔?,現在已經是一個三品大員,得意洋洋道。

    鰲拜登上皇位后,首先大封麾下人馬,每個人都獲得了一個不錯‘肥’差。

    為了拉攏天下掌握實權的將領,鰲拜每個人都給他們一個豐厚的爵位。

    像實力渾厚的三藩,鰲拜直接封賞他們為國中之國,他登基已經兩天有余,只有少部分傳來小規模叛‘亂’,其他地方,都穩如泰山,讓他輕輕松了一口氣。

    可是,還有一塊沉重的大石,一直壓在他的‘胸’口。

    拍賣會結束時,崇禎皇帝朱由檢他們那些皇帝,看著他的目光,透‘露’著的詭異,讓他寢食難安。

    甚至半夜有時做夢,夢到被崇禎皇帝砍下頭顱,懸掛在午‘門’,足足暴曬了九天,夢里他都感覺到一股股惡臭味。

    “鰲拜滾出來!”

    “鰲拜滾出來!”

    ······

    如同海嘯般的嘶吼,直接傳入尚書殿,鰲拜甚至能夠感覺到地面的微微搖晃。

    “怎么回事?”鰲拜對著城‘門’咆哮道,什么人膽敢這么放肆,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竟然沒有人向他報告,豈不是沒把他這個皇帝,放在了眼里。

    “啟稟陛下,城‘門’四周出現大量兵馬不下于十萬?!幣桓觥獺烙行┎∥〉?,那密密麻麻的人頭,早已經把他們下的魂飛魄散。

    至于十萬還是更多,他們就不是很清楚了。

    鰲拜聞言面‘色’大變,“你們即刻將八旗軍分別調往各個城‘門’,我去城‘門’看一下?!?br />
    突然,出現十萬大軍,鰲拜就知道事態嚴重,即使,勤王大軍感到最多數萬兵馬,如今,出現這種情況只有一種可能。

    鰲拜出了上書房,翻身上了殿外的一匹黑‘色’寶馬上面,作為新任皇帝,自然有些與眾不同,鰲拜直接允許武將可騎馬上朝,至于文臣,要么騎馬,要么步行,坐轎子的只有娘們。

    武將們自然歡天喜地,每天從府邸感到尚書房,足足要走大半個時辰,現在騎馬半柱香的功夫就行。

    皇宮內,就見鰲拜一騎絕塵,向著城‘門’趕去,而鰲拜去的城‘門’,則是北城‘門’。

    鰲拜站在城‘門’上,看著下方數不勝數的大軍,而大軍前方的一道熟悉的身影,讓鰲拜怒目圓睜,嘶吼道,“崇禎是你這個狗皇帝?”

    “哦,這不是滿清第一勇士嗎?怎么升官了,官職不錯,竟然和我平起平坐了?!背珈躉實垡膊荒張?,看著鰲拜身上的龍袍微微有些詫異,語氣平淡道。

    即使鰲拜現在坐上了太上皇,也無所謂,在絕對的大勢面前,螻蟻的反抗,根本微不足道。

    “除了你,還有誰來了?”鰲拜一臉怒氣,崇禎皇帝朱由檢,那種看死人的目光,讓他深深憤怒,真的以為自己贏定他嗎?

    京師城墻,城高近十丈,城墻完全有堅石堆砌而成,還有三丈寬的護城河,幾十萬大軍也沒用,攻城不是只要軍隊多,城墻就會被攻破。

    而且,在紫禁城內,八旗軍早已經被他全部調入城內,征戰天下百戰百勝的八旗軍,根本不畏懼任何敵人。

    “不多,不多,就八個皇帝,二百萬大軍?!背珈躉實壑煊杉燉淅淶?,媽-蛋,現在風水輪流轉,終于輪到老子占上風了。

    “什么?”鰲拜聞言有些驚駭,竟然這么多。

    “聽說‘女’真不滿萬,滿萬不可敵,久聞八旗軍威震天下,我等也不占你便宜,我等八國各出一軍與每一旗八旗軍,兵馬相同?!?br />
    “雙方進行對戰,無論勝負如何,必須打完八輪,再決勝負,勝者最多者,為戰勝一方,可向對方提出合理的條件?!?br />
    “我們將請萬界樓店主,做公證人?!背珈躉實壑煊杉?,仿佛沒喲與看到鰲拜臉上的驚恐,建議道。

    自從知道天道功德的價值后,崇禎皇帝等人也不敢大肆殺戮,直接攻打北京城,是下下策,直接對戰八旗軍,對他們最有利。

    今天他可以到鰲拜的世界,明天就有可能絕世高手,降落到順天府,若是,他的身上業力太多,自然成為他人的目標,或許有一天,就有人取他頭顱。

    鰲拜聞言,面‘露’喜‘色’,二百萬軍隊卻是把他嚇得心神‘混’‘亂’,如今,這個決戰方式,對他很有利,鰲拜自然點頭同意。

    在鰲拜同意后,周陽和其他三個城‘門’的皇帝,都匯聚在北‘門’。

    鰲拜也將八旗軍全部調到北‘門’,既然,有店主做公證人,鰲拜自然放心很多,在城‘門’上靜靜等待,八國聯軍選出和八旗軍對戰的大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