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史上最強店主 > 第六百八十三章 再派

卡利亚里vs都灵: 第六百八十三章 再派

    “九龍印璽?”

    金燦燦的大印,綻放璀璨的金輝,好似一**日,耀眼無比,將天空都照‘射’的一片金黃之‘色’。

    南天‘門’眾仙望著下界那一輪金‘色’的印璽,瞳孔都是猛的一縮。

    金‘色’的印璽,他們太熟悉,不是‘玉’帝頒發天庭諭令,調遣天兵天將的印璽嗎?

    九龍印璽一出,就代表著‘玉’帝親臨,或者也可以說執掌九龍印璽的是‘玉’帝,九龍印璽為‘玉’帝所有。

    現在有另一個人拿出了九龍印璽,是‘玉’帝不小心丟失了自己的印璽,被別人撿到,還是九龍印璽飛離了‘玉’帝,選擇了新的三界至尊。

    “難道‘玉’帝坐了一萬多年的三界至尊,現在要重新換人了嗎?”

    天庭的眾仙,更愿意相信九龍印璽飛離了‘玉’帝。

    因為,九龍印璽擁有自己的靈‘性’,不會主動離開三界至尊。

    現在‘玉’帝的九龍印璽遺失,豈不是代表‘玉’帝失去了三界至尊的正統地位。

    “怎么辦?我們難道要站隊不成?”

    “新的‘玉’帝出現,難道我們還跟著上任的‘玉’帝?”

    “萬一是‘玉’帝自己遺失了九龍印璽怎么辦?站錯對,可是要死人的?!?br />
    ······

    南天‘門’的眾仙,眼神中都閃爍著猶豫,目光不停的在‘玉’帝和‘玉’總兩人身上來回移動。

    萬一真是新舊‘玉’帝更替,而他們沒有站好隊,說不定會有殺身大劫。

    ‘玉’帝已經沒有‘精’力去關注其他神仙的表情變化,他整個人都愣住了,他確信下面的金‘色’印璽,散發的氣息和九龍印璽一模一樣。

    “難道九龍印璽真的離開我了?”

    ‘玉’帝雙手微微顫抖,九龍印璽離開豈不是代表他失去了三界至尊之位,他無法接受。

    他的右手顫巍巍的向自己的懷里‘摸’去,九龍印璽被他隨身攜帶,難道它真的離開了?

    “九龍印璽沒有丟啊?!?br />
    ‘玉’帝面‘露’緊張,從懷中拿出一個金黃‘色’印璽,仔細打量了很久,顫顫道。

    九龍印璽一失,他這個‘玉’帝就失去了天地的認可,即使他能斬殺下方的新一任九龍印璽執掌者,他也會失去三界至尊的正統地位。

    三界之內,無論是神佛妖魔,所有的野心家都會無時無刻窺視三界至尊的寶座。

    而他要面對這么多的謀反者,即使鎮壓一批一批又一批,總會有失敗的時候,那時候他將失去所有。

    地位,權利,甚至生命。

    而現在他的九龍印璽,沒有丟失。

    也就代表著下方‘玉’總手中的九龍印璽是假的,因為天地之間不可能有兩位三界至尊之位。

    九龍印璽未失,他心中的憂慮一消而散,只是他的心中的怒火,卻猶如一座被壓抑很久的火山,噴涌而出,直沖天際,仿佛要毀滅一切。

    嗡~

    一陣輕鳴,‘玉’帝身上飛出一道金燦燦的光芒,和‘玉’總的九龍印璽‘交’相輝映。

    “怎么出現兩個九龍印璽?‘玉’帝的九龍印璽沒有丟失?”

    “難道天地間承認了兩尊三界至尊?”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誰能解釋一下?”

    ·······

    無論是天兵天將,還是天庭眾神,都是一臉‘迷’糊,他們感知到兩尊九龍印璽散發的氣息,都帶著三界的龍運,代表著正統,難道從此以后天地間要有兩個三界至尊?

    可是三界之內有兩個三界至尊,他們應該聽誰的?

    “差不多了!”

    ‘玉’總望著面‘色’‘陰’沉如水,雙目森寒的‘玉’帝,輕語道。

    他的話音剛落,其‘操’控的九龍印璽仿佛遇到了世間大敵,發出一聲悲鳴聲,而后光芒暗淡,仿佛下一秒就會失去光芒,化為一枚普通的印璽。

    “天蓬元帥再調十萬天兵斬殺下界那名叛逆?!?br />
    聽到‘玉’總‘操’控的九龍印璽發出悲鳴,‘玉’帝心中再也沒有一絲疑‘惑’,大吼道。

    這群人早有謀反之心,竟然連九龍印璽都造好了。

    “再調五萬天兵圍住兜率宮,敢踏出兜率宮者,殺無赦?!?br />
    ‘玉’帝的雙目寒光一閃,冷冷道。

    三界之內,誰還有能力煉制出一顆如此和九龍印璽一模一樣的仙器,只有兜率宮的太上老君。

    或許其他人也有能力煉制出和九龍印璽相似的仙器,但是他們并沒有親眼見過九龍印璽,絕對無法煉制出連他都無法分辨的九龍印璽。

    下界,‘玉’總的面‘色’適時的‘露’出一絲驚駭之‘色’,而后瞬間恢復了平靜。

    “轟!轟!轟!········”

    密密麻麻,鋪天蓋地,宛如大?!恕薄奶轂?,在天蓬元帥的令旗指揮下,攻向下界的‘玉’總。

    同時,又有一股宛如銀‘色’洪流的天兵,迅速包圍住了兜率宮。

    ‘玉’帝微微回頭瞥了一眼太上老君,眼神中閃過濃濃的忌憚,他發現自己的后背竟然冒出了冷汗。

    太上老君的心機太可怕了,不知道什么時候扶持了地府、妖族、魔族的眾多高手,聯合反抗天庭。

    甚至連新一任的‘玉’帝,他都安排好了。

    若不是他及時亮出真正的九龍印璽,‘逼’退假的九龍印璽,或許他的三界至尊之位,就會被太上老君揮手顛覆。

    “稟告陛下陣亡一萬天兵?!?br />
    指揮大戰的天蓬元帥,一直關注著下方的戰斗,面‘色’有些凝重,一步踏出向‘玉’帝稟告道。

    這才大戰了不到一刻鐘,竟然有一萬天兵被斬殺。

    他完全沒有發現這一萬天兵只是被‘玉’總他們打得失去了活動能力。

    “再派一萬天兵圍攻下方叛逆?!?br />
    ‘玉’帝不為所動,臉上不見喜怒,今天即使損失十萬天兵天將,他也要將下方的叛逆全部斬殺。

    這些人不僅反天庭,竟然還‘私’自煉制了一枚假的九龍印璽,篡位之心,昭然若渴。

    他怎么可能放了這些真正有謀逆之心的叛賊?

    “你們殺了一萬天兵,我再派一萬天兵,我倒要看看你們如何戰勝天庭大軍?”

    ‘玉’帝面‘色’又恢復了平靜,重新坐回了‘玉’塌之上,雙目閃爍著冷冽的目光,打量著下方的‘玉’總等人,冷冷道。

    桃山一帶,仿佛發生了神魔大戰,漫天的天兵天將和十幾道身影打的天崩地裂,日月無光,將三界的妖魔震懾的心驚膽寒,遠遠的退避了戰場。

    他們生怕被大戰‘波’及。

    “稟告陛下,天兵又陣亡了一萬?!?br />
    天蓬元帥聲音帶著微微顫抖道。

    這些大神通者,太可怕了,‘陣亡’了二萬天兵,竟然沒有將一個人鎮壓。

    “再派一萬天兵?!?br />
    ‘玉’帝指揮若定,神‘色’淡然,天兵天將死的再多,他也不會心痛,他的目的只有一個,鎮壓下方的所有叛逆。

    “轟隆??!”

    隨著天蓬元帥手中令旗的揮動,又又一道銀‘色’洪流殺向凡間。

    大戰足足持續了一天一夜,三界之內的神仙妖魔無不面‘露’驚恐,心中駭然,雙方還真是不死不休。

    “陛下天兵又陣亡了一萬?!?br />
    “再派!”

    “陛下天兵有陣亡了一萬?!?br />
    “再派!”

    ·······

    ‘玉’帝眼神中仿佛沒有天兵損失的數目,他的眼神中只有被鎮壓了幾尊叛逆,現在叛逆沒有一尊被鎮壓,他就要一直派兵鎮壓。

    “陛下親自上陣殺敵,三界眾仙團結一心,鎮壓妖孽!”

    就在這時,天蓬元帥大聲喊道,聲震三界。

    ‘玉’帝,“·······”。

    我什么時候要親自上陣了?

    “陛下,天兵已經派光了,你還要再派人只能你親自上陣殺敵了?!?br />
    天蓬元帥見到‘玉’帝面‘色’上的疑‘惑’,指了指空‘蕩’‘蕩’的南天‘門’,解釋道。

    ‘玉’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