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史上最強店主 >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我服了,你們厲害!

佛罗西诺内vs都灵: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我服了,你們厲害!

    大長老孟天正雖然洗劫了王家、風家、金家三大長生世家,但是,因為他每一家的洞府前都留下了一道靈身,封住了這些洞府,消息并沒有泄露出去。

    “太陽族、至尊道場、戰族、不滅生靈所在的昆門、天仙書院、造化書院······”

    大長老孟天正打量著天神學院長老提交上的信息情報,首先選擇了敢和異域對抗的勢力,一些曾經面對異域妥協畏懼的勢力,首先被他排除了。

    “這些應該夠了?!?br />
    大約過了十幾分鐘,大長老孟天正便把自己勾選的近百人選,全部發了出去。

    一直在帝城等待的完美書院的學生,收到了信息后,紛紛向著宇宙戰艦集合。

    ‘s級任務:萬道樹’地點在界墳,如果不乘坐宇宙戰艦,他們想要趕到界墳恐怕要花費數個月的時間。

    宇宙戰艦雖然只是真仙級戰船,但是,這艘宇宙戰艦卻是周陽煉制的,防御攻擊一般,穿梭虛空的速度卻匪夷所思,遠超仙王的飛行速度,或許只有準帝可以比擬這艘宇宙戰艦的飛行速度。

    界墳,是世界的墳墓,有一片有一片殘破的古宇宙,混亂不堪,誰也不知道究竟蘊含了多少秘密。

    這里能夠尋找到世界樹,發現宇宙種子,見到混沌神袛,充滿神秘和妖邪。

    宇宙戰艦中,周陽躺在最上層的樓閣內,查閱一些萬界樓需要他審批的文件,大長老孟天正則和被他選中的眾強者交流。

    九天十地的強者,他都略知一二,三千道州崛起的太突然,和九天十地其他世界分隔太久,雙方的信息都太閉塞,他急需和這些人交流一下感情。

    “界墳到了!”

    操控宇宙戰艦的邪化至尊,走出駕駛艙,提醒道。

    邪化至尊話音剛落,宇宙戰艦從虛空中脫離出來,在蒼宇之上平穩的穿行著。

    “那是宇宙種子!”

    眾人的目光精光閃閃,體內法力涌動,盯著虛空中一片細沙,準備隨時出手。

    那一片細沙潔白無瑕,晶瑩剔透,仿佛沙子在虛空滾動,大約有十丈方圓。

    “太可惜了,竟然是殘破的宇宙種子?!?br />
    能夠被邀請的完美書院學員,沒有一個弱者,至少也是一個教主級的強者,都發現了虛空中的宇宙種子。

    作為完美書院的學生,尋寶和認寶是必修的功課,沒有加入完美書院以前,他們或許不認識這一片在虛空中滾動的沙子。

    但是,成為完美書院的學生后,他們早就遍尋古籍,熟悉各種天地靈物,再加上完美書院的特殊環境,想不認識有名的宇宙種子都不可能。

    完美書院的學員紛紛搖頭,面露可惜之色,殘破的宇宙種子,力量外泄,破壞力太可怕,根本不是他們可以觸碰的。

    大長老孟天正見完美書院學員的神情,心中了然,果然和段德和他說的一般,他的目光望了望殘破的宇宙種子,有些悻悻的收回了目光。

    他雖然有把握捕獲這些殘破的宇宙種子,卻是沒有寶物承載。

    若是用十界圖裝在,恐怕會影響十界圖的威能,若是接下來的任務,出現什么突然狀況,他要用到十界圖。

    “暫時先不出手?!?br />
    樓閣中,周陽自然也發現了殘破的宇宙種子,這些宇宙種子對其他人來說,無用而且危險,但是對于他來說,卻是絕佳的煉器材料。

    如果把這些殘破的宇宙種子,煉化在特殊的空間中,對敵的時候放出來,一旦被殘破的宇宙種子掃中,別說至尊,就是真仙也有可能受傷。

    現在是大長老孟天正的主場,讓他正適應完美書院的作風,周陽不適合插手。

    “一段干枯的世界樹枝條?”

    宇宙戰船筆直的朝著萬道樹所在地飛去,路過一片虛空,大長老孟天正掃視了一株干枯的古樹,以他的境界也只能隱隱間看到這棵古樹的輪廓,上面掛著一枚又一枚果實,仔細看去卻是一顆顆星辰。

    可是下一刻,他就發現宇宙戰艦上,飛出一道道身影,巨大的干枯世界樹枝條被瞬間瓜分的一干二凈。

    “雖然是干枯的世界樹枝條,但是也是絕頂的藥材,可以煉制丹藥?!?br />
    一旁的段德提醒道。

    他感覺大長老孟天正還沒有吸收自己至理名言,見到世界樹殘枝竟然不出手。

    大長老孟天正微微點頭,他知道段德提醒他的話,對他來說,具有很大的參考價值。

    果然在發現一株食星草后,大長老孟天正親自出手,這種以星球為食物的混沌神袛,實力大約在至尊層次,真仙級的大長老孟天正出手,瞬間就把食星草鎮壓了。

    當宇宙戰艦被一些戰靈攻擊,一些戰死英靈臨死前不甘,化作的戰靈,大長老孟天正感覺自己對完美書院的學生,有著更加清晰的認識。

    不滅生靈半步真仙的境界,他竟然對天神層次的戰靈出手,那些至尊更是離譜,只要看到的戰靈,甭管實力強弱,全部出手鎮壓。

    “那個地方有些特殊?是五行之地?”

    不滅生靈突然指了指宇宙戰艦剛剛行駛過的一顆彌漫濃郁五行之氣的巨大星辰,皺眉道。

    “是反五行之地,其中應該有大藥?!?br />
    大長老孟天正比不滅生靈更強大,感知的更清晰。

    “那趕緊去!”

    完美書院的學生聞言,一個個雙目放光,這種層次蘊養的大藥,對于仙王層次的強者,都有效果。

    “我們先完成任務,返回時再解決此處?!?br />
    大長老孟天正搖了搖頭,完美書院提供的信息,萬道樹也在附近。

    反五行之地肯定有無上禁忌人物留下的后手,沒有完成任務前,不宜節外生枝。

    其他人聞言,微微點頭,反正那處寶地又不會跑,早去一會晚去一會,并沒有太大的區別。

    宇宙戰艦又飛行了大約十幾分鐘,緩緩的停了下來。

    宇宙戰艦前方,有一座懸空島,雷霆交織,太陰氣彌漫,太陽精火浮現,各種意象紛呈。

    大長老孟天正這些任透過奇異景象看到懸空島中有一株樹,結滿了果實,形狀不一,足足有上萬枚果實,容納各種大道,正是萬道樹。

    這座懸空島上的天地規則雖然排斥一切生靈,但是,宇宙戰艦直接無視這種排斥,駛入其中。

    “是一位真仙,不過已經油盡燈枯,只有一股意志強撐著?!?br />
    大長老孟天正面色凝重,打量著萬道樹下,盤坐著的一個皮膚干枯的古人,他的身上纏繞著銹跡斑駁的鐵鏈,洞穿了他的肩胛骨,被鎖在萬道樹下。

    “萬道樹不是你等所能覬覦的,這是一位仙王留給后代的?!?br />
    這個皮膚干枯的古人,抬頭打量了一眼駛入懸空島的宇宙戰艦,特別是在大長老孟天正的身上停留下一下,神情略顯疑惑。

    此方世界已經進入末法時代,不可能有人成仙,現在竟然有一位真仙出現在他的面前,有些匪夷所思。

    “天地靈物,天地所生,誰能養之?有緣者得之?!?br />
    完美書院一位太陽族的至尊面無表情,道。

    他不管哪個仙王留給后代的,他只知道這個仙王搶占了他們世界的寶物,留給自己的后代,奪取了他們的機緣。

    而且,他能夠明顯感覺到守護萬道樹古人的虛弱,油盡燈枯,他們這么至尊足以鎮壓他。

    這位太陽族的至尊話音剛落,宇宙戰艦上所有至尊從一躍而起,圍攏在干枯皮膚的古人周圍,隨時準備出手鎮壓。

    “你們若是搶奪,我就毀了這萬道樹?!?br />
    這位干癟的古人,顯然脾氣很臭,冷冷道。

    這么多的人道巔峰至尊出手,油盡燈枯的他,根本不是敵手,更不要說還有一位真仙在一旁虎視眈眈。

    “你若是毀了萬道樹,我們就把你生吃了,我們還沒有吃過仙,希望你給我們這個機會?!?br />
    完美書院的眾人,面帶冷笑,不知道有多少太古兇獸這么威脅他們,結果,寶物被他們所得,太古兇獸被他們吃的骨頭都不剩。

    “你們是什么人?”

    那古人聞言錯愕,忍不住站起來,仔細的打量著大長老孟天正等人,他能夠感覺出來,只要他毀了萬道樹,這些人肯定會毫不猶豫把他吃掉。

    什么時候這方破敗的世界,多了這一批狠人。

    他怎么說也是一位真仙,萬道樹也和一位仙王有因果,這些人全然不顧一位仙王的怒火,要搶奪萬道樹,甚至還有吃了他。

    猛!太猛了!

    比他當年叱咤仙域的時候,見到的所有勢力都要強勢。

    “前輩不要讓我為難,天生萬道樹,各憑手段奪得,若是前輩硬要保萬道樹,我只能出手”

    大長老孟天正一手持十界圖,一手持仙王戰旗,面色凜然道。

    這位真仙肯定不是他們世界的生靈,萬道樹卻是他們世界的造化,如果顧忌一位仙王,他們就把萬道樹讓出去。

    那么異域有數位不朽之王,堪比仙王的存在,他們是不是也要把九天十地讓出去。

    “后輩你牛!萬道樹歸你了?!?br />
    干癟的古人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大長老孟天正等人,站了起來,萬道樹拔地而起,飛向了大長老孟天正。

    他現在連一個至尊都鎮壓不了,結果大長老孟天正一手一件真仙級法器,一手一件仙王級法器,他感覺這群人應該會攪動萬界,不如把這棵萬道樹送給這些人。

    萬道樹留給一位仙王的后代,有些浪費他多年守護的辛苦。

    “多謝前輩?!?br />
    大長老孟天正收了萬道樹,面色微松,朝著干癟的古人微微抱拳。

    “孟長老,我們等一下?!?br />
    收了萬道樹,大長老孟天正就打算離去,就發現完美書院的眾人目光都沒有從干癟古人的身上移過去。

    “這位前輩已經把萬道樹給我們了,不能對他出手?!?br />
    大長老孟天正面色慍色,斬釘截鐵道。

    “前輩,你身上的鎖鏈能送給我嗎?”

    不滅生靈走了過去,面帶恭敬道。

    用來鎖住一位真仙的鎖鏈,材料豈會一般?

    而且,這位干癟的古人,雖然油盡燈枯,但是,他也是一位真仙,值得尊敬。

    “前輩,你有去處嗎?如果沒有,可以到我太陽族休養生息,我族可以給你提供療傷的神藥?!?br />
    太陽族的至尊面帶笑意道。

    這位干癟的古人,雖然油盡燈枯,如果有足夠的寶物,或許可以恢復巔峰,即使隕落了,也能留下真仙級的傳承,值得拉攏。

    “咳咳咳······前輩你不離開嗎?這座島我們也打算收下,還請前輩到一旁歇息,如果你現在不便,我們可以等?!?br />
    天仙書院的院長,面色和煦微笑,小心翼翼道。

    這座島能夠生長萬道樹,肯定是一座寶地。

    只是剛讓這位干癟的古人讓出萬道樹,又讓他離開這座寶島,總有些霸道了,所以為了一座頂級寶島,他們可以等一等,等這些干癟的古人,恢復元氣,主動離開。

    ······

    大長老孟天正嘴角狠狠抽搐了幾下,眼皮連連抖動,臉上的怒氣不翼而飛,他感覺自己還沒有領悟段德話語的真諦。

    他距離完美書院的這些學生,還有很大的差距,難以計量。

    他徹底洗劫王家、風家、金家三大長生世家,是因為剛剛經過段德的提醒,而完美書院的這些學生,已經把段德話語中的真諦,融入到了一言一行中。

    鎖住干癟古人的鐵鏈,干癟古人本身,還有生長萬道樹的懸空島,整座懸空島一件有價值的寶物都沒有遺忘。

    “哈哈哈······服!服!我服了!你們這些小輩厲害了,太厲害了,即使進入仙域,也將有你們一席之地?!?br />
    干癟古人良久后才回過神,他有想過完美書院的眾人,出爾反爾,出手滅殺他,也有想過完美書院的眾人直接離去,把他留在此地,不管不問,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完美書院的眾人會有這些要求。

    他指著不滅生靈等人,哈哈大笑,眼眸中透露著濃濃的好奇,是什么勢力才能培養出這樣的強者。

    “如果我能親眼看到你們走上萬界的舞臺,此生無憾?!?br />
    干癟古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中流露出一絲絲遺憾,仿佛想親眼看到這艘宇宙戰艦駛入仙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