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 第一百七十二章 青青子衿

意大利都灵天气: 第一百七十二章 青青子衿

    宋天佑顯得憂心忡忡的,人則是一直都守在了事故的現場。

    沒有喊來警方的人,因為宋家出動的人手會比當地警方的人力更好。

    五叔撐了一把黑色的傘站在了宋天佑的身邊,這會兒天氣其實變得清涼了一些,因為中午的時間下了一場細雨。

    五叔的手上還一直拿著對講機,持續地與下去救援的人手進行聯系。

    “老爺,他們已經在山底下發現了小姐的跑車殘骸了,并沒有發現尸體?!蔽迨逭饣岫乓恍└咝說潰骸耙簿褪撬?,小姐他們應該是沒事情的,而且現在的霧氣也散了不少,應該馬上就能過找到了,放心吧?!?br />
    宋天佑點了點頭。

    下去的除了宋家的人之外,另外還有宋昊然和盲先生,至于宋大三兄弟沒有離開,而是守護在旁邊。

    因為這次針對宋櫻的暗殺可能只是一個前兆,作為宋家真正話事人的宋天佑很有可能也有危險,他們不得不顧忌這一點。

    至于附近,早就有宋家的護衛們進行排查了,絕對不放過任何一個能夠隱匿起來進行狙擊的地方,以保證萬無一失。

    “可能是我操之過急了?!彼翁煊喲聳焙鋈惶玖艘瘓?。

    聲音雖然小,但對于聽覺靈敏的宋大三人來說,并不是聽不見的話……只是這話卻讓他們三人摸不著腦袋。

    五叔倒是隱約地猜到了一些事情,因為昨晚夜里,宋天佑就曾悄悄地把宋櫻喊到房間,聊了一會兒。

    那之后,櫻小姐出來,心事重重的樣子。

    此時,五叔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他聽了一會兒之后,神情就變得凌厲起來,“嗯,我知道了,你們就行跟著這條線吧?!?br />
    “老五,什么事情?”宋天佑此時回頭問道。

    五叔正色道:“事情發生了之后,我就開始讓人查了,尤其是誰把炸彈裝在小姐跑車里頭的?!?br />
    “已經找到了嗎?”宋天佑頓時目光陰冷。

    五叔道:“經過排查,我們鎖定最后可能給跑車裝炸彈的人,應該就是、負責這些跑車保養的維修師傅。小姐在醫院的這幾天,這個師傅就來過一次?!?br />
    “人呢?”

    五叔道:“已經找不到了,全家人都搬走了,沒有說去什么地方。好像有鄰居看見是半夜走的,十分匆忙的樣子?!?br />
    宋天佑冷哼了一聲,“這個維修師傅是誰介紹進來的?你們是怎么檢查人手的?”

    五叔苦笑道:“老爺,這維修師傅一直以來都是給我們家做保養的,從大少的時候開始就一直是他了。他做這工作都快有十年的時間,和家里的護衛也混得十分的熟悉……是我們松懈了?!?br />
    “十年?”宋天佑頓時瞇起了眼睛,然后冷笑道:“好啊……埋了十年的暗棋,這背后的家伙,看來是早就盯上我宋家了……好的很??!”

    此時,對講機響了起來。

    五叔喜色道:“老爺,大少說發現了一些痕跡,估計是小姐和邱少爺留下的,應該快要找到人了?!?br />
    宋天佑此時點了點頭,這時候更加關注的是這兩個孫兒的安慰,至于某后黑手的事情,只能等稍后再進行處理了。

    ……

    ……

    “女朋友?”

    宋櫻張了張口,感覺異常的驚訝。她皺著眉頭,上上下下地打量著洛邱,不屑道:“你這種人,也會有女朋友?天??!到底是怎樣的女人,才能夠受得了你??!簡直就是女俠??!”

    “我性格倒是有些惡略的地方?!甭邇翊尤蕕潰骸八暈乙埠芨屑つ芄慌齙較衷詰吶笥??!?br />
    這又把宋櫻懟得無話可說,不過瞬間就氣得牙癢癢的,只是一想起剛剛說過的話,宋櫻就一陣的后悔。

    這是腦袋被門板夾過了吧?

    ——如果外公執意要把我嫁給你呢?

    想著這從自己口中說出來的話,宋櫻就一陣的臉紅耳赤,感覺無比的羞恥。

    當時怎么就沒有剎住,把這話給說了出來了啊……

    “你不要當真?!彼斡4聳鋇壞潰骸拔抑皇竊詡偕枰恢智榭?,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會拒絕而已??蠢茨閎肥凳敲揮辛糲呂吹拇蛩?。昨晚的那些話,還有剛才的…你都忘了吧?!?br />
    洛邱點了點頭,“我也覺得當作沒聽見會比較好,放心吧,我會忘掉的?!?br />
    “……你這種人都有女朋友,老天爺簡直就是瞎了眼!”宋櫻此時大罵道:“你丫的就應該注孤生才對!”

    洛邱只是微微一笑,沒有接這茬,而是站起身來道:“我去看看外邊的火堆怎么樣。你繼續休息吧?!?br />
    宋??醋怕邇窶肟?,不知道為什么,總感覺這背影有些孤單的感覺,便嘀咕道:“是不是說得有些過分了……??!煩死了,脾氣這么好做什么,好歹發一次火啊混蛋!怎么弄得從頭到尾的壞人是我?”

    宋櫻又嘆了口氣,漸漸覺得眼皮有些疲勞起來,終于她的倦意上涌,意識漸漸模糊過去。

    “不過……出現得還算是及時,不然的話……真討厭……像個王子一樣做什么……”

    她緩緩睡著。

    ……

    屋子外邊生起的火堆并不是隨便弄起來的,而是通過一小小的技巧。其實用悶火是最好的,能夠產生更多的濃煙。

    洛邱手上拿著一把布滿了枯葉的樹枝,在火堆上有一下沒一下地拍著,一團又一團的濃煙生出。

    因為無風,所以濃煙滾滾筆直上升。

    洛邱這會兒回頭看了一眼屋子里面,知道宋櫻也已經睡著了過去。他忽然有些想念優夜了,所以打了個響指。

    其后一道人影出現在了洛邱的身旁。這是優夜投射到他身邊的影像,并不是實體。

    優夜緩緩地睜開了眼睛,這會兒她應該正在俱樂部里面,或許靜坐著,或許打掃……基本上是這些事情。

    “主人,找我有事情嗎?”女仆小姐這會兒來到了洛邱的身邊站著,低頭問道。

    “沒什么事情?!甭邇裥α誦?,手依然有一下每一下地擺動著樹枝,“就算突然有些想要看到你,所以把你喊來了,不可以嗎?!?br />
    “無時無刻,只要是主人的呼喚,優夜都會回應?!迸托〗鬮⑽⒁恍?,然后抱著自己的長裙,坐了下來,“假期還開心嗎?”

    “挺好的?!甭邇竦懔說閫?,忽然道:“下周我會陪宋家回去華國一趟,你到時候把店轉移到泰山附近吧?!?br />
    “好的?!庇乓沽Φ懔說閫?。

    “生意方面呢?”洛邱接著又問道。

    優夜道:“其實主人放假這段時間,店里基本上沒有生意。不過太陰子的游戲世界我已經升級過一次了,目前降生在游戲世界里面的玩家數量大概在一萬人左右?!?br />
    “已經這么多了……不會出問題嗎?”洛邱好奇問道。

    優夜搖頭道:“暫時沒什么問題,因為這些人都是分散在世界各地的,以現在的人口數量看來,沒有引起什么關注。當然再多也不好,所以這部分我打算當人數達到兩萬左右就差不多了,今后就維持著這個數量,有進來的,有出去的?!?br />
    所以的出去,自然就是成為俱樂部的所有物了。

    “你來弄這部分就好?!甭邇竦懔說閫罰骸壩惺奔淶幕?,我們再進去玩玩吧?!?br />
    “好的?!庇乓掛彩塹懔說閫?,似是很期待下一次的游戲進入般。她的嘴角始終掛著淺淺的笑容,接著說道:“至于店里的聲音,基本上被我回絕了?!?br />
    “回絕?”洛邱一愣,眼睛眨了一下。

    優夜道:“是的,只要在店門口外邊布置一下,讓那些游散的客人被吸引而來之后,突然清醒過來就可以了?!?br />
    “原來還有這種操作啊……”洛邱倒是從未想過有這么一張拒絕客人的方式。

    不過就算擁有拒絕客人進入的方法,也不是長久的計劃——沒有生意,作為店主的時間始終會被消耗掉的。

    另外,洛邱并不認為祭壇會一直默認這種回絕客戶的行為——除非這背后有什么支持的理由,能夠讓代表了祭臺的那股意志承認吧?

    “理由呢?”洛邱相同了這一點,也就直接問了起來。

    優夜道:“這是為了培養巴基……這一部分被指引而來的客人,轉接到巴基的手上。因為,心中有困惑的人,其實很容易被蠱惑。而一次次的奇跡所帶來的,是更多的信徒。只要擁有大量的信徒,巴基手頭上會更加的寬裕。他是一個貪欲無窮大的家伙,只是他自己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而已?!?br />
    洛邱點了點頭……放棄一些零散的客戶,如果是用來培養一個更大客戶的話,大概祭壇的那股神秘的意志,才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吧。

    洛邱忽然伸了伸懶腰,他看了優夜一眼,這會兒想了一下,便伸手招了招。

    從不遠處的樹上,一片鮮嫩的葉子便直接飛入了他的手掌。洛邱夾起了這片葉子,放在了自己的嘴唇上,輕聲道:“我父親小時候教我吹葉子,有一首曲子的,吹給你聽?!?br />
    女仆小姐側著頭,讓一頭長發自然垂下,眼波盼盼。

    芳草碧連天,風拂葉聲,吹奏的是一首《送別》。

    木屋之中,甘紅的略顯得緊繃的痛苦之色緩緩松開,而宋櫻睡著之后皺緊的眉頭,也漸漸被抹去……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洛邱才松開了嘴唇上的葉子,輕聲道:“差不多了?!?br />
    優夜看了前方一眼……有人找到來這個地方了。

    可能是憑能力找來的,也有可能是被這葉子的聲音吸引而來的。

    優夜點了點頭,“那么,主人,我先回去了……這塊葉子,我能保留下來嗎?”

    洛邱微微一笑,葉子在掌心之中,一下子就不見了。女仆小姐此時臉上有了絲高興——她是投影到這里的,本體還在店里面。她的本體已經看見了一塊放在自己面前的葉子。

    “這里!大少!”

    忽然一道人聲出來。

    ……

    ……

    當宋昊然急忙忙地趕到這里的時候,卻見洛邱正坐在了柴火的旁邊。他的身后則是一間簡陋的木屋。

    這隊伍里頭還有盲先生。

    宋昊然趕著詢問洛邱的情況,而盲先生則是輕皺了眉頭,似乎是在專心地傾聽著什么。

    “宋櫻沒什么事情,不過甘紅受傷挺重的?!?br />
    聽到了洛邱的話,宋昊然連忙走入了木屋當中。此時,被驚醒過來的宋櫻一下子看見了宋昊然這位舅舅,就不免露出了孩子般的委屈。

    宋昊然把他抱著,輕聲安慰了起來。

    不久之后,通過定位,一架直升機開到了這木屋的上空,隨后手上的甘紅被小心翼翼地送了上去,然后第一時間趕往村子。

    沒錯,去的是村子——因為村子里面有更加完善的醫療設備。盲先生說,甘紅的傷勢很重,弄不好會落得終身癱瘓的下場,所以要很小心地進行救治。

    不過在送甘紅離開之后,盲先生就已經以特殊的手法給甘紅把斷裂的脊骨暫時接上,只要好好治療的話,恢復原初并不是特別困難的事情。

    當宋天佑看見宋櫻和洛邱平安無事歸來之后,臉上才有了一絲笑容……對于這位宋老爺來說,錢可以不要,勢力可以不要,但是唯獨人,不能不要。

    接下來的事情簡單得多,那就是把人送回到寒舍當中。

    盲先生此時與宋天佑同坐在經過防彈處理的一輛賓利房車中。盲先生忽然感嘆道:“不愧是至尊貴人,在那種絕境之下,也能夠毫發無損,連帶地櫻小姐和甘紅也逃過一劫?!?br />
    宋老爺此時也是長嘆一口氣,“是啊……爆炸的跑車最落山崖,這么高的地方,他們都能活生生的,還有什么比這更加神奇的。聽說自從昨晚之后,我們宋家的產業都傳來了喜訊,不僅僅是股票價格瘋漲,還接連地挖到了石油金礦什么的?!?br />
    “至尊者,必然受天地的鐘愛?!泵は壬鋈壞潰骸八衛弦?,回國之后,能夠請邱少爺幫我一個忙?”

    宋天佑不由得大為的奇怪——因為,在他的認知當中,盲先生幾乎是無所不能的……還有什么事情是需要別人幫忙的?

    “先生有何吩咐?”宋天佑小心翼翼地問道。

    盲先生正色道:“我想請他幫鄙人找一樣東西。以邱少爺這至尊貴人之身,大概那東西會很歡喜到他的身邊的吧……”

    “東西?”宋天佑微微一愣。

    盲先生沉吟片刻,才緩緩開口道:“神州九大龍脈之一的……騰龍之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