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絕代名師 > 第747章 那夢境太美妙,我不想醒來。

都灵VS佛罗伦萨直播: 第747章 那夢境太美妙,我不想醒來。

    峽谷中,微風拂面,夏日微涼。

    “孫師,請恕我冒昧!”

    不等李若蘭質疑,賀偉倒是沒忍住好奇心,先問了出來:“聽名字,這個不會是您獨創的靈紋吧?”

    不知不覺中,賀偉已經用上了敬語。

    他當年做學生,乃至畢業后做老師,主修的都是靈紋學,哪怕進了圣門任職,都沒有放下鉆研這門學科。

    畢竟在任何時代,多一門知識,就多一種吃飯的本事。

    賀偉當年被排擠,調到了這里看峽谷,但是一直沒有放棄提升自己,在學術上,靈紋界最新的研究成果,他一直都在關注著。

    要是有新靈紋出現,那可是絕對轟動九州的大事,但是完全沒有聽說呀?

    李若蘭也看了過來,本能的掏出了留影石,直覺告訴她,這段采訪,應該挺重要。

    “嗯!”

    孫默避重就輕的應了一聲:“去找子柒取吧!”

    哎!

    這個風頭,孫默是真的不想出,但是又不能說不是自己獨創的,畢竟神之手,整個九州,只有孫默會。

    就因為一點自尊心,否認了,被人猜到自己背后有系統支援,那可就要出大事了。

    嘶!

    聽到孫默的回答,賀偉倒抽了一口涼氣,下意識的詢問:“您為什么不通報圣門呢?”

    開發出新靈紋,這可是靈紋界的大事件,一旦上報圣門,核實后,可是會給予榮譽和實物獎勵的。

    當然,最重要的是名氣會得到極大的提升!

    一個靈紋大師的頭銜,是絕對跑不了的,那以后就算去九大超等名校,都能得到禮遇。

    “一點微不足道的小發明罷了,不值一提!”

    孫默很尷尬:“快去吧!”

    “這怎么能是小發明呢?”

    賀偉哀怨的看著孫默,完全是一副你這個暴殄天物的敗家子的表情,這要是給了我,我能炒作的九州皆知,后半輩子就全靠吹這幅靈紋活著了。

    可惡,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叮!

    來自賀偉的好感度+200,尊敬(1100/10000)。

    賀偉沒懷疑孫默話語的真實性,畢竟有沒有東西,跟著李若蘭去看一下就知道了。

    “靈紋是子柒描繪的嗎?”

    李若蘭好奇。

    “嗯,不過效果比我親自按,不會差多少?!?br />
    孫默解釋。

    差肯定是要差不少的,但這種時候,就要給大弟子吹噓一波,刷一下名氣了。

    事實上,孫默一是沒時間,需要全力提提煉出巖壁上的靈紋,二是給小荷包一個出頭與鍛煉的機會。

    靈紋用完了就要重新描繪,描繪就會熟能生巧,提升技術。

    “孫師,在下有個不情之請!”

    賀偉厚著臉皮,拱手作揖。

    “賀師不用客氣,請講!”

    孫默大概猜到了。

    “不知孫師可否割愛,賣給在下一枚那個神之手靈紋呢?”

    賀偉的核桃皮老臉上,擠滿了笑容,隨后咬了咬牙,補充了一句。

    “貴校在戰神峽谷期間的食宿費用,我全包了?!?br />
    對于沒什么外快收入的賀偉來說,這可是一筆不小的開銷了,可見其的確喜歡靈紋學。

    “不用買,我送你一副?!?br />
    孫默笑了笑,低頭繼續描繪劍痕。

    兩個人不敢再打擾孫默,告辭后,去找李子柒。

    ……

    “神之手靈紋?”

    李子柒正在一邊承受劍氣,一邊參悟巖壁上的劍痕,想把‘靈紋’提取出來,聽到李若蘭兩人的來意后,也沒當回事,直接取出一疊最高品質的神之手靈紋,分了一枚給賀偉。

    剩下的都給了狗仔女。

    賀偉接過,就嘶的一聲,叫了起來,而李若蘭,完全懵逼了。

    這也是靈紋?

    我讀書不少,你騙不了我!

    不過這布局,是真的漂亮呀,有一種說不出的美感。

    當然,充斥著電路板一樣的工業時代氣息,被還在農耕時代的土著看到,不驚爆眼球才怪。

    這是完全無法理解的存在。

    “這個……怎么用?”

    問完,賀偉就一臉尷尬,我還自詡為靈紋專家,真是丟臉呀。

    “和普通靈紋,撕裂激活?!?br />
    李子柒介紹。

    賀偉聽完,實在是想看這枚靈紋的效果,沒忍住,撕拉一下,撕開了。

    轟!

    靈氣迅速涌動,匯聚了過來,凝結成一尊神燈鬼,不過比起孫默召喚的那只,雙眼明顯無神,而且體型也小了一圈。

    “???”

    賀偉的眼睛猛的一瞪,剛要仔細觀察一下這個肌肉佬,對方的雙手就并指成刀,砍在了他的脖頸兩側。

    砰!砰!

    之后,推拉按壓,開始了全套的古法按摩術。

    賀偉滿腦子的想法,隨著神燈鬼開工,就像一團水霧,完全被蒸發了,只剩下滿身舒服。

    這滋味,太美妙。

    如墜云端呀!

    就像那年春衫薄,騎馬倚斜橋,看著滿店紅袖招,聽著小姐姐們鈴歌謠,最后花燈輕滅,在窗棱前,那一哆嗦時,身體與心靈的升華。

    等到意識回歸腦海,賀偉已然淚流滿面。

    我已經老成了白菜幫子呀!

    我的青春,我的戀人,還有我的夢想,都埋在了那奔流不復的歲月中。

    噗通!

    賀偉直接就給李子柒跪下了。

    “再給我一副吧?”

    那夢境太美妙,我不想醒來。

    “這么神?”

    李若蘭一驚,看著賀偉老淚縱橫,下意識的看向了手中的一疊靈紋,有些不敢用了。

    我可不想出這種丑呀!

    李若蘭可是一位作家,情感豐富,所以明白賀偉的情況,明顯是因為按摩,觸動了心境,才造成了情緒的流露。

    說白了,類似于觸景生情,控制不住自己了。

    “哎,人到中年不如意呀!”

    李子柒嗟嘆,取出一枚靈紋,遞給了賀偉。

    “謝謝!謝謝!”

    賀偉不停地道著謝,雙手更是捧著新得到的靈紋,宛若捧著初戀情人的信件,深怕動作過大,弄皺了一絲一褶。

    我要忍住,我要到晚上了,再好好的享受一把!

    想到這里,賀偉氣惱的抬手,狠狠地拍在了手背上。

    我怎么就管不住我這只手呢?

    這么厲害的靈紋,我居然這么輕易的就給用掉了?

    真是暴殄天物!

    該打!

    該狠狠的打!

    “大師姐,這家伙不會瘋了吧?”

    木瓜娘看到有陌生人找李子柒,就過來了,萬一有事,自己也可以幫一把手。

    雖然打架我不行,但是我嗓門大,可以喊人。

    ……

    有了賀偉的前車之鑒,李若蘭可不敢亂來,直接跑回旅館,鎖好了門,才撕開神之手靈紋。

    一刻鐘后,回過神來的大記者,理解賀偉為什么那么失態了。

    這何止是一枚靈紋呀!

    這是人生好不好!

    隨即,李若蘭信心十足,跑向了戰神峽谷。

    經過神燈鬼的推拿,大記者發現自己狀態好的出奇,管你燃血還是神力,就算是千壽,老娘能打十個!

    ……

    西陸生盧林,回憶著孫默的指點,又把壁畫上的劍痕,看了一遍后,走向了迷霧。

    守護著第三段峽谷入口的雕像,持巨劍而立,威嚴而又霸氣,一股殺意,彌漫著。

    噗通!噗通!

    盧林的心臟,跳的飛快,就算已經見過孫默的指點,幫助他的學生,通過了這里,可他還是怕。

    畢竟那巨??誠呂?,可是要死人呀。

    這就像脖子在狗頭鍘上滾一圈,即便知道不死,也會慌。

    好在,盧林不是慫貨,走到雕像下后,他突然一個加速,走了過去。

    安然無恙!

    呼!

    盧林松了一口氣,啪的一下,坐在了地上,這個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衣服已經被冷汗濕透了。

    呼!

    盧林回頭,因為有迷霧遮擋,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他知道,峽谷中,還有幾個學生在焦急的參悟著壁畫。

    “我先一步了!”

    盧林開心的揮了一下拳頭,果然找孫老師請教,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叮!

    來自盧林的好感度+500,尊敬(1700/10000)。

    話說孫默這么厲害,為什么不去九大超等名校任職呢?那個安心慧,就真的那么漂亮?

    讓他愿意為了她,守在那所丙等學校中?

    很快,盧林就沒辦法胡思亂想了,因為劍氣入體,就像鋼針刺肉,讓他疼的叫了起來。

    這種痛苦,要承受一萬道嗎?

    如果不是已經驗證了孫默的‘指點’沒有問題,盧林真的有些慫了,因為太疼。

    “不行,我不能辜負姑姑的期望!”

    盧林咬牙,按照孫默的教導,一邊承受劍氣,一邊用心地去感悟。

    成功!

    從來沒有一步登天!

    ……

    嚴舉的心亂了,失眠,到了早上,才睡著,所以他進入峽谷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了。

    “不行,不能就這么算了!”

    被一個晚輩用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給修理了,嚴舉意難平,不出這口氣,他一年都吃不下飯。

    “不能直接找孫默,那樣會顯得我斤斤計較,對,從中州學府的學生下手,你不是副校長么,你不是嫌棄我桃矢學府么,那我就挖光你的學生?!?br />
    嚴舉冷哼,我就不信,那些學生能擋住一所甲等學府的邀請。

    對,還是免學費的,再附贈一部天極功法。

    我那天好像看到,有兩個中州學府的男生,很早就進了第三段峽谷,那就先從這兩個優等生下手。

    嚴舉還不信邪了,今天讓你看看我這五星名師出馬,號召力是多么的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