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絕代名師 > 第748章 挖角,狠狠地挖角!

佛罗伦萨vs都灵预测: 第748章 挖角,狠狠地挖角!

    陡峭巖壁下,諾大巨石旁,軒轅破盤膝而坐,并沒有格擋那些劍氣,而是任由它們刺入身體,然后靠著那一瞬間的疼痛,以及刺入身體的部位,來感悟它們蘊含的劍意。

    軒轅破就是個戰斗狂,自從進入戰神峽谷,他便進入了渾然忘我的境界,孫默的指點?

    他一個字都沒聽過,全都是靠著自己的本能去做。

    不得不說,這家伙在戰斗上,有著無與倫比的天分。

    “完美!簡直太完美了!”

    嚴舉挖角,本來只是想氣死孫默,可是在看到軒轅破的那一瞬間,他差點忘了這份仇恨。

    他的眼睛中,只剩下軒轅破魁梧強健的體魄,還有那無所畏懼的眼神。

    有的修煉者,承受的劍氣太多,會本能的厭惡、畏懼,畢竟這種凌遲一般的疼痛,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忍受的。

    但是軒轅破,卻把這種傷痛,當成了享受。

    “我要得到他!”

    嚴舉嘀咕了一聲,便撫平了衣服上的褶皺,然后右手背在腰后,擺出了一個最優雅瀟灑的姿勢,走了過去。

    “這位同學,我乃桃矢學府的教導主任嚴舉?!?br />
    嚴舉越看軒轅破,越喜歡。

    這種人放在中州學府,簡直是浪費了。

    瞧瞧這身體,天生的戰神呀!

    嚴舉開始醞釀臺詞了,不能顯得太過急迫,也不能太冷淡,不然會嚇跑他的。

    哎!

    自從成為四星名師,都是那些富豪巨商親自帶著孩子上門求學,我都沒挖過人了,有些手生了呀。

    嚴舉胡思亂想著,等著軒轅破開口,可是發現,對方閉著眼睛,完全無動于衷。

    “居然這么專注?不錯,我喜歡!”

    嚴舉加大聲音,又問了一句,可是對方依舊沒有反應,這讓他眉頭微皺。

    不會耳朵有問題吧?

    嚴舉擔心著,又往前走了幾步,近乎于喊的,又重復了一句。

    “你煩不煩呀?”

    軒轅破睜開了眼睛,嫌棄地看著嚴舉:“閃開,你擋著我的劍氣了!”

    “呃……”

    嚴舉頓時不爽了,你怎么說話呢?

    不過看到軒轅破這么強壯的身體,他的氣又消了,以體觀人,這種人脾氣不火爆,又如何成為戰神呢?

    “我是嚴舉,桃矢學府的教導主任,非常欣賞你的才華……”

    嚴舉重復,只是還沒說完,就被軒轅破打斷了。

    “我對你沒興趣,快讓開!”

    軒轅破催促,然后往贏百舞那邊瞟了一眼,又瞅了瞅赫連北方和江冷,該死的,壓力好大呀。

    戰斗鬼是一個好勝心極強的人。

    他知道江冷和贏百舞資質很棒,尤其是頭鐵少女,處處和自己比較,要做老師最厲害的弟子。

    這怎么行?

    我是師兄,還是男人,絕對不能被一個女孩壓過。

    結果現在,還沒完全碾壓贏百舞,又來了一個赫連北方,那個蠻族少年,軒轅破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是此生的勁敵。

    事實證明,自己的推斷沒錯。

    贏百舞自從來到黑暗大陸,不知道怎么搞得,身體出了狀況,參悟速度大減,但是這個赫連北方,一直和自己齊平。

    “……”

    嚴舉再好的脾氣,被這么連懟,也受不了了,于是嘲諷了起來:“我是五星名師?!?br />
    “那又如何?”

    軒轅破反問。

    “呃!”

    嚴舉這次,是真的傻了,下意識的問了出來:“你有沒有社會常識呀?”

    “你的意思是,我該跪舔你?”

    軒轅破的眼睛一瞇,攥住了丈二銀槍,一股戰意頓時彌漫了出來。

    “……”

    幸虧嚴舉還有些名師的自尊,懶得和學生計較,不然他真的要惡言相向,噴一句你腦子是不是有病呀?

    難道你不該跪舔我嗎?

    五星名師耶,你平時見得到嗎?

    哼!

    嚴舉負氣而走,可是腦海中,總是忘不了軒轅破的身體,又沒忍住,回頭問了一句。

    “天級絕品的功法,想不想學?”

    對于嚴舉來說,這可絕對是百分百的賞識了,因為他自己練得,也只是天級絕品功法。

    如果軒轅破跟了他,他絕對當做種子親傳培養。

    “垃圾?!?br />
    軒轅破隨口一說,就閉上了眼睛。

    “你……”

    嚴舉的肺都要氣炸了:“你這什么態度?你難道練的是圣級功法呀?”

    我好心收你做親傳,你卻如我侮辱與我?

    你完了!

    你丟掉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個機會你知道嗎?

    最讓嚴舉無奈的,是軒轅破那句話,不是在譏諷自己,就是隨口說的,這才是最傷人的。

    還有人家這番態度,都不跟自己爭辯的,一心一意參悟壁畫。

    這專注度……

    甘梨娘,為什么就不是我的學生呢?

    嚴舉一步三回頭,好生不舍呀。

    哎!

    也不知道誰命好,能收他為徒!

    嚴舉嫉妒,酸的仿佛被強塞了一個大檸檬。

    以軒轅破的性格,是不會對戰斗外的事情,投注過多的注意力,但是嚴舉瞧不起自己的功法,這就不能忍了。

    這可是和銀醬一樣,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的東西。

    “我修煉的是燎原烈火槍法!”

    軒轅破說完,看到嚴舉一臉懵逼,顯然沒聽過,便又補充了一句:“圣級絕品!”

    “……”

    嚴舉震驚,因為久經社會這條老狗撕咬的經驗告訴他,這個少年,沒有撒謊,所以有那么一瞬間。

    他嫉妒了。

    圣級絕品呀!

    那可是我這輩子都沒機會學的功法。

    “嘁!”

    軒轅破閉上眼睛,心說就你這被一部圣級功法就驚到的模樣,也敢做我的親傳老師?

    我要說告訴你,我如果想學,老師還能教給我好幾部功法,都是圣級絕品級,你豈不是要羨慕死?

    話說這么一想的話,老師真的好牛啵依呀!

    叮!

    來自軒轅破的好感度+500,崇敬(11100/100000)。

    ……

    初戰失敗,讓嚴舉不爽,不過他也有了心理準備,畢竟軒轅破這種人,無論放在哪所學校,那都是被精心培養的學生,所以有圣級絕品功法,不奇怪。

    “去挖下一個吧!”

    很快,嚴舉出現在了赫連北方身邊,他看著這個眼神銳利的少年,除了蠻族身份,讓他不喜之外,其他的都非常滿意。

    “整個中土九州,只有十八所甲等學府,而我桃矢,名列其中?!?br />
    嚴舉笑了,很自信:“你要不要來學習?”

    “不要!”

    赫連北方的拒絕,干脆利落。

    “呃!”

    嚴舉一愣,心說蠻人就是腦子遲鈍,于是他又重復了一遍。

    “你再把我當傻瓜?”

    赫連北方的神色不友善了。

    “我淦!”

    嚴舉看到赫連北方的手握在了刀柄上,郁悶的差點吐血,早就聽說蠻人性格火爆,腸子不會拐彎,果然如此。

    這要是換成中原人,早明白嚴舉要收他為徒的潛臺詞了,肯定感激涕零的跪拜。

    沒辦法,嚴舉只能說大白話了。

    “我想收你為親傳,傳授你絕技!”

    嚴舉裝作撫塵的樣子,拍了拍胸前的?;?,想讓赫連北方注意到上面的那五顆星。

    “我已經有親傳老師!”

    赫連北方拒絕。

    “哦?是誰?安心慧?還是金木潔?”

    嚴舉早有所料,要是安心慧連赫連北方這種人才都抓不住,那也配不上她的名師頭銜了。

    “孫默孫名師!”

    赫連北方報上名字,語氣和神態上,滿是尊敬和慶幸。

    “我淦”

    嚴舉差點爆一句粗口,不過這樣也好,如果挖到手,對孫默的打擊更大,于是嚴舉笑的更和藹了。

    “我觀你資質非凡,學垃圾功法,會浪費你的人生,我這里有一步天級絕品功法,你要不要學?”

    嚴舉仔細打量赫連北方,越看越滿意。

    這個少年,宛若一柄出鞘的利刃,鋒芒畢露,好好打磨的話,絕對可以成就一番功業。

    “你哪只眼看到我學的是垃圾功法了?”

    赫連北方昨天可是親眼看到嚴舉找老師麻煩,所以語氣不善:“我學的可是達摩震天拳和風王神步!”

    當然,還有大乾坤無相神功,不過老師說了,這是擎天學府的鎮校神功,不到逼不得已,盡量不要在外人面前使用。

    想到這里,赫連北方對老師,滿心都是感恩。

    像這種極品功法,在部落中,不是嫡子,根本沒機會學的。

    叮!

    來自赫連北方的好感度+1000,尊敬(5100/10000)。

    “誰教的?”

    嚴舉下意識的問了出來。

    “自然是老師呀!”

    赫連北方一幅你好蠢這還用問的表情。

    “圣級?”

    嚴舉有點震驚:“絕品?”

    “廢話!”

    赫連北方翻了一個白眼:“天極絕品那種垃圾,我老師自己都不屑練得,更別說教學生了?!?br />
    嚴舉的手下意識的抬了起來,你信不信我抽死你?

    天級絕品不屑于修煉?

    真是好大的口氣!

    “補充一句,這兩部功法,都是?!?br />
    赫連北方嘴角一撇:“當然,我不做你的親傳,不是因為你的功法不好,而是你的為人?!?br />
    “和老師一比,你無論人品還是才華,都是渣渣!”

    赫連北方說著,還不夠解氣,直接吐了一口口水,然后便握著刀柄,凝視著嚴舉。

    我雖然打不過你,但是我會盡力,

    老師的敵人,就是我的敵人。

    看著赫連北方的瘋狗眼神,嚴舉又氣又嫉妒,他是多么受這個滿足少年的崇拜呀,讓他不惜與我這個五星名師為敵?

    不行,我今天一定要挖到中州學府,不,挖到孫默的一個學生,不然這口氣,我咽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