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 第162章 東方不朽

    等到蕭遠寒走上比武場的時候,程玄峰早已到了,他神情淡漠,如同俯視螻蟻一般望著蕭遠寒。

    蕭遠寒微微有些蛋疼,這家伙,一天不裝逼會死是嗎,這都被轟飛出去過一次了,還不消?!?br />
    這還真是山外青山樓外樓,你在裝逼爹在愁……

    “哎,今天真是氣死我了?!畢粼逗駒諤ㄉ?,一邊嘆氣一邊搖頭,仿佛一點都沒有要與程玄峰動手的意思。

    場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蕭遠寒怪異的舉動吸引了過去。

    就連程玄峰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疑惑的望向了蕭遠寒。

    “太可氣了!我兒子今天非跟我抬杠!說稷下學宮只有三位賢者!”蕭遠寒一臉怒容,咬牙切齒的說道。

    場外的眾人都驚了!

    小兄弟你這才多大啊,咋連兒子都有了?!

    而且稷下學宮……不是本來就只有三位賢者嗎?!

    我們讀的書少,你可別騙我們??!

    就連程玄峰也終于忍不住了,皺著眉頭輕聲說道:“稷下學宮……不是本來就只有三位賢者嗎?”

    蕭遠寒緩緩的抬起頭,幽幽然說道:“你看,你又和我抬杠?!?br />
    程玄峰:“???”

    皮這一下你開心嗎???!

    “噗哈哈哈哈哈哈??!”

    “不行了不行了,胖虎哥哥實在是太陰險了,哎喲,笑死我了??!”

    場外,蔡文姬捂著小肚子,笑的在座位上打滾。

    別說蔡文姬了,場外的其它修士也是樂的不行。

    這小子也太過于陰損了吧?轉眼就認了個兒子回來!

    大家都是腰間盤,憑啥你那么突出?!

    望著程玄峰屎一樣的臉色,蕭遠寒終于得意了起來,小樣,爹還治不了你了。

    “口舌之利?!背絳逕釵艘豢諂?,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自己是天之驕子,是稷下學宮序列前十,自己不能被這些垃圾話給影響到情緒。

    在被裴擒虎擊敗之后,程玄峰的心性波動不可謂不大。

    就相當于是自己十幾年來的驕傲,就這樣被對方給一拳擊碎了??!

    但是事后,程玄峰也冷靜了下來,他決心要找裴擒虎再打一場,不求洗刷自己的恥辱,只求好好的打上一場,哪怕是輸,也要輸出稷下學子的氣節!

    他相信,憑借自己金剛境四階巔峰的修為,一定能夠闖到裴擒虎的面前,堂堂正正的做一個了結!

    程玄峰雙腿一沉,擺出了戰斗的架勢,面容沉靜如水,淡淡的說道:“稷下學宮,金剛境四階,程玄峰,請閣下賜教?!?br />
    蕭遠寒的表情也漸漸的凝重了起來。

    這家伙,終于要認真了么?

    場外的修士靜靜的望著蕭遠寒的神情,暗自想道。

    蕭遠寒目不斜視,雙腿二字鉗陽馬,雙拳則在胸前擺出了問手式。

    “詠春,葉問!”

    程玄峰:“???”

    “你特么的不是叫胖虎嗎?!”

    蕭遠寒面如止水:“高手過招,招招致命,兄弟不要在意這些細節?!?br />
    “那就出手吧?!?br />
    程玄峰不動如山,他所修行的功法,本身就適合防守,他需要做的,便是在防守的同時,找到蕭遠寒的破綻,再予以還擊??!

    “來吧!”

    蕭遠寒也不啰嗦,既然程玄峰不主動進攻,那么就由他來打開局面??!

    天雷環繞于身,蕭遠寒的速度瞬間達到了他的極限。

    起身壓上,拳出如雷!

    “虎賁,沖拳式??!”

    哪怕蕭遠寒現在只是金剛境五階,但在開啟天雷身的狀態下,他與裴擒虎的實力,根本差不了多少,更遑論他還能夠用寫輪眼將裴擒虎的招式給原原本本的復制下來!

    程玄峰眼瞳微縮,這小子,怎么也會這一招??!

    尼瑪,說好的詠春呢?!

    你個騙子??!

    程玄峰雙臂交叉,想要格擋下這一擊,幾天前那噩夢般的一幕再度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而這一次……結果仍舊是一樣。

    蕭遠寒一拳轟出,程玄峰應聲飛出場外,直接陷入了昏迷狀態??!

    比賽場外,裴擒虎連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拼命推搡著身旁的公孫離:“阿離,阿離,你快看!這小子用的不是我的虎賁拳么?!”

    公孫離眉頭一皺:“奇怪,他怎么會用虎賁拳的?”

    裴擒虎一臉茫然:“對啊,虎賁拳,根本就是我們族落一脈相傳的,外人根本沒有機會偷學?!?br />
    “我知道了!”公孫離用拳頭輕輕的砸了一下手掌,露出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

    裴擒虎連忙問道:“你知道什么了?”

    公孫離一臉篤定:“這小子一定是你爹的私生子!”

    裴擒虎:“???”

    劇情這么曲折的嗎?!

    裴擒虎深吸了一口氣:“那我現在應該怎么做?”

    公孫離雙目含淚,飽含深情的說道:“你現在應該一個虎躍跳下去,緊緊的抱住他,大聲的告訴他,弟弟,我是你異父異母的哥哥?。?!”

    裴擒虎嘴角抽搐了一下:“呵呵,你自個琢磨琢磨異父異母的哥哥這像話嗎?!”

    …………

    “這一輪比賽,第二百五十號選手……”

    裁判使剛準備宣讀比賽結果,蕭遠寒就一臉冷漠的打斷了他:“兄弟,可以幫我把號碼給省略了么?”

    “好、好,沒問題,我重來一遍?!輩門惺姑Σ壞乃檔?。

    “謝謝?!畢粼逗獾牡懔說閫?。

    裁判使高聲喊道:“這一輪比賽,二百五選手胖虎獲勝!”

    蕭遠寒:“???”

    我讓你省略號碼,誰特么讓你把號字兒給省略了?!

    “胖虎兄弟可真強啊?!憊壑諳?,劉禪滿臉感慨:“當初好險老師攔住了我,沒讓本少爺去挑戰他,不然真就是這么死的都不知道了?!?br />
    蔡文姬正掰著手指頭算著:“胖虎哥哥能夠一拳轟飛程玄峰,所以胖虎哥哥等于五個程玄峰,裴擒虎也等于五個程玄峰,至于你嘛……”

    蔡文姬上下打量了一下劉禪:“就算你等于三個程玄峰好了!”

    劉禪一臉茫然,好好的一個稷下學宮序列前十,咋個就變成計量單位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