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萌妻十八歲 >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強勢的

都灵vs亚特兰大: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強勢的

    【悠閱書城app,免費看小說全網無廣告,ios需海外蘋果id下載】

    很多時候,有些微笑并不是發自內心的,也有很多時候,有些眼淚不是真的在流眼淚,也就是說,流眼淚的時候,并不一定是真的傷心。

    然后微笑的時候也不一定是真的開心,而此時此刻,兩個男人怎么可能開心?

    雖然知道卓家有現在這種不好的狀況,但是因為這些不好的狀況都可能和這個女人的家里有那么一點點的關系,于是兩個人的矛盾,心里非常的明顯,但是兩個人也不會吵架,兩個人也不會因此弄反了友誼的小船,這兩個人果然是兄弟,這兩個人之間果然存在深厚的友誼。

    到了兩個人矛盾,即將產生的時候,一方又開始微笑起來,而另一方要保持的沉默。

    兩個人就這樣靜靜地呆在客廳。

    “叮鈴鈴——”

    就這樣兩兄弟靜靜地呆在客廳里,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電話鈴聲就響了起來,這個電話鈴聲響的真的非常的及時,一下子就打破了兩個人尷尬的氣氛,也打破了,這個客廳里面異樣的氣氛。

    于是,文教授還是反應得比較快一點,具體地說,還是副總裁躺在沙發上,就那樣有氣無力一般,覺得對人生絕望了一般,就這樣躺著,什么話也不說。

    文教授是站著的,所以他緩緩地彎腰,很自然地拿起了電話。

    他以為這只是一個普通的電話,他以為這只是一件普通的事情,他就這樣自然地,只是順手接個電話而已。

    但是當他拿起電話的那一刻,當他聽見電話里面的聲音的那一刻——

    “我是童小顏的母親!”

    什么?!

    文斯民聽見這個聲音的時候,聽見這句話的時候,嚇得手發抖,臉色慘白,他渾身顫抖起來,然后電話就這樣重重地摔到了茶幾上。

    然后只聽見電話里面大聲地吼叫起來,文教授往后退了好幾步,蒼白的臉上滾出了汗珠。

    電話里說什么?

    難道接到鬼電話了嗎?

    怎么可以說死去的人也可以打電話?

    死去的人還可以說話嗎?

    文教授本來是個無神論者,但是現在為什么是出現鬼魂了嗎?

    難道是因為自己運氣不好,陽光比較低,又見到那種臟的東西了嗎?

    文斯民這個男生嚇得不得了,一下子一屁股就跌坐在沙發上,不管這個電話里面在兇什么。

    查流域看著文教授的這種反應,聽著電話,在那里大喊大叫,自己都覺得奇怪了,這是誰的電話?這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自己這個兄弟也是的,膽子為什么那么???

    難怪這個家里的女人,壓根就不喜歡他,這種人就是適合呆在廚房里做做飯,帶著小孩而已,接個電話都嚇成這個樣子,又不是別人拿著砍刀沖過來了,又不是別人拿著刀架到自己的脖子上,或者是說別人拿著槍頂在自己的胸膛上,真的沒想到這個男人如此膽小。

    副總裁立馬坐了起來,一下子渾身就來勁了。

    看到對方失落的時候,他就覺得自己渾身是勁,一下子又恢昂揚的斗志,眼睛看看自己的兄弟。

    查流域就那樣微微地笑了一下,然后站了起來,緩緩地拿起來丟在茶幾上的話筒,就那樣很鎮定地放在自己的耳邊,像是沒有發生任何事情,像是一點都不害怕。

    但是,當這個男人聽到電話里面傳來了聲音的時候,著實有一點點緊張。因為電話里面說了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因為電話里面說的那些事情完全是事實,完全了解了這個家里女人的一些情況,把這個家里所有的事情說得一清二楚。比如說這個家里的女生在那里教書,這個家里有幾口人,這個家里的歐陽質志穎在哪里讀書,以及這個家里的那個男生童幽灃,在什么地方來著。

    查流域就覺得奇怪了,為什么確定接電話的人一定是這個家里的人?為什么確定接電話的人就一定想知道這些事情。真的是搞不懂,那個女人一直在電話里說什么東西。為什么確定接電話的人一定會是童玥?真的是搞不清楚這個女人,不是應該先問問你是誰嗎?

    難道這個女人就沒有把這個家里的人放在眼里嗎?所以副總裁也不說話,所以副總裁就這樣聽著,一句話也不發出來,他要聽聽對方到底知道這個家里一些什么事情,她到底什么意思,電話里的這個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難道想要要挾這個家里的人嗎?

    難道想打這個家里的人吧?難道想找這個家里人的麻煩嗎?

    不至于吧!

    “童玥,我知道是你在聽電話,如果你不回我的話,那么我就一直說下去,我也有辦法讓你見我。我知道你在哪里當教授,我知道你是市建筑學院的一名教授,你知道嗎?這個教授不是那么好當的,這個學校的人,我也知道,這個學校的兩個董事長,我也非常的清楚,我們都是生意上的人,我們曾經有過來往,我們并不是圣人,所以只要我一句話我就不相信你能夠繼續呆在學校里教下去,我也知道你現在的經濟狀況,像你們這樣的人家壓根就沒辦法生活,如果你的工資沒有了,如果你的工作沒有了,你拿什么去養活家里那個瘋婆子,你拿什么去養活自己那個領養的兒子歐陽志穎……”

    歐陽志穎?

    瘋婆子?

    教書?

    還知道市建筑設計大學的兩個董事長?

    查流域聽得真的有點可怕了,難道電話里的這個女人真的要利用這些來要挾這個家里這個可憐的女人嗎?

    可不能這樣子!

    可不能總是要挾一個可憐兮兮的女人,可不能總是來打擊一個經濟狀況并不是很好的女人。真的看不慣這些人為什么一個一個地老是要來打擊這個家里,這個家里這個女人活得容易吧?

    那么大的小孩,需要照顧,然而,一次又一次地來打擊這個女人,一次又一次地來要挾這個女生。

    也不知道這個女生到底哪里錯了,真不知道這個女生到底是命不好,還是自己的運氣不好,也不知道這個女生到底是上輩子做錯了什么,所以這輩子要償還吧?

    這個男生聽得心里非常的不舒服,異常冷靜的他,終于冷靜不下去了……

    “喂!我不管你是誰!我也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我也不知道你在說什么。但是我告訴你,我不是童玥,我也不是這個家里的人,我只是順便接了一個電話,然后我順便聽到了,你說這些亂七八糟的話,你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女生?我不知道那個童小顏的親生母親到底會是誰?但是據我所知童小顏的母親已經去世了。而你又冒出來說話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我就不清楚了,你不要在這里隨隨便便地裝成一個死人好嗎?你這么的人可以裝,為什么就裝成一個死人?誰都知道童小顏的母親已經去世了。童小顏的母親叫做童欣,二十年前已經去世了,為什么現在還會在這里說電話,真的是不可思議!”

    查流域雖然心里很清楚電話里地那個女人說的是怎么回事,雖然他心里很清楚童小顏的母親,另有其人,雖然他很清楚電話里的那個女人,為了就是找童小顏的,就是童小顏的親生母親。

    但是這個男人一味地否定。

    因為這個男人知道這個家里的這個傳統的女人,她不想承認,不想讓自己的外甥女認自己的親生父母,所以這個男生極力地否認,一句也不會說錯。所以一定要否定這個事實,一定要說童小顏的母親并不是任何的人,只是童欣,而只是一過世的人。所以打死也不承認,怎么樣說都不承認。

    “這個家里怎么會有男人?據我所知,這個家里并沒有男人,你是誰?你為什么接這個電話?我覺得你們這個城市的人真的是太奇怪了,別人家的電話可以隨便接的嗎?一個女人的電話,你也可以隨便加的嗎?現在要接電話的,一定會是童玥這個女人,因為據我了解,這個女人的家里其他的人都不會管事,其他除了老人就是小孩,那個瘋瘋癲癲的瘋婆子,怎么會接電話怎么可能講話?所以接電話的一定是童玥這個女人,我真的沒想到會突然之間冒出一個男人的。我和這個家里的女人講話,關你什么事情?你趕緊走開,趕緊叫那個女人的接電話!我跟你說,有些事情跟你說不清楚,這是我的事情,我和那個女人之間的事情跟你一點關系都沒有!”

    這么強勢?

    世界上還有比江靜靜更強勢的女人么?

    查流域聽著電話,這個女人咄咄逼人的氣勢,聽著電話里的這個女人氣勢逼人,真的沒有想到一個女生如此的囂張如此的大膽。

    居然敢在電話里挑戰一個男人,也不問問我這個男人是從哪里來的,也不問問我這個男人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我就不相信在社會上混過的人還會怕一個在企業中混的女人!

    【悠閱書城uc書盟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