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萌妻十八歲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尋親的女人

热那亚vs都灵比分预测: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尋親的女人

    【悠閱書城app,免費看小說全網無廣告,ios需海外蘋果id下載】

    “我不管你是誰!我不管你在這里大喊大叫干什么,但是一定是打錯電話了!這個家里不存在這個荒唐的事件,這個家里的童小顏不存在有另外一個母親,我們都知道童小顏的母親已經去世了,都知道童小顏的親生父親,她的親生父親就是這個城市里有沒有姓的人物童岳明。至今童小顏的爺爺還在,你不相信的話可以去問童岳明的父親童老太爺。我就不相信他會不承認自己的親孫女。我就不相信他會跟你說童小顏,也不是自己的親孫女?!?br />
    查流域在大聲,說話的時候,房間里的這個傳統的女人走了出來,因為這個傳統的女人聽見了一些有關童小顏的事情,聽見了一些讓自己心驚膽戰的事情。

    所以不得不放下兒子貝兒走了出來,很緊張地跑到了副總裁的身邊,打著手勢,叫他不要繼續說下去,叫他有些話真的是不能隨便地說出口。

    也不知道這個女生到底什么意思,也不知道這個傳統的女人童玥到底在緊張什么。反正童玥女人一點的緊張一點的擔憂,一點都不情愿,也是一臉的憂郁。

    這個女生到底擔憂些什么?其實副總裁是明白的,只不過副總裁不喜歡別人就這樣光明正大地欺負自己喜歡的女人。

    查流域朝童玥的揮手,伸出手在童玥的肩膀上打了兩下,然后又對著電話大聲地喊叫起來:“我告訴你!你這個女人也不要在這里瞎說八道!如果說童小顏的母親另有其人,那么這是絕對不存在的事情!我確定童小顏的母親已經死了,而且當初有很多人親眼所見,看見童小顏的母親已經去世了。然后你要突然之間說童小顏的母親來了,這你有什么證據嗎?所有人都不相信,你怎么證明這一點?我覺得你一定是搞錯了,不存在這個事情。如果你想威脅這個家里的女人,為這個家里的任何一個人。我想你一定是想錯了,你也一定不知道我是誰?”

    查流域雖然在口頭上說得那么的鏗鏘有力,但是這個男生心里還是擔憂的,畢竟要挾這個女人,又不是第一次,畢竟要挾這個女人的人也不是第一個。

    如果說,要用這個女人的工作來要挾這個女人,讓自己的外甥女認她這個親生母親,那么這件事可怎么辦?這個女人該怎么選擇?

    這個女人一定會選擇自己的外甥女,一定會保密,一定不讓自己的外甥女認這個親生母親,然而自己的工作就這樣沒了嗎?讓自己這個家就這么沒有經濟來源嗎?

    查流域這個男人想到這些的時候,都覺得心里非常的痛苦。

    如果是以前,如果自己的錢花不完,那么也沒有必要擔憂,但是現在自己也是一窮二白的。

    “我也不知道你是哪一個男人!但是我只知道這個城市里面,除了卓家和童家,還有任家何江家,其它的我就不清楚了,我也不知道有你這號的人。反正我覺得那些大戶人家的人絕對不像你這么講話。你要相信童小顏的母親一定是我。我有辦法證明這一點。我一定會找到童小顏那個孩子,然后和她做dna驗證,到時候拿到證明的時候我就不相信你可以否認!我現在想跟你說的是,就是想通知這家的那個女生童玥,就是要這個家的女人意識到這個問題,一旦我拿到了驗證證書,那么我一定把我的女兒帶回家,因為我家里需要她,這個需要我的女兒,需要我的女兒來接班。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明白她的意思?

    查流域覺得非常的搞笑,從鼻孔里面笑了一下,為什么要明白她的意思?

    為什么要知道這個女人是什么人?為什么要配合這個女人的想法,為什么要通知這個家里這個傳統的女生?

    人家要認自己的外甥女回去。好不容易撿到一個外甥女,就這樣被人家無緣無故地認得回去嗎?

    天底下怎么會有這樣的便宜的事情!

    不存在的!

    居然這么荒唐可笑的事情發生在自己的眼前,就在和自己挑戰!

    世界上為什么會有那么膽大的人,敢和曾經的一個小混混在這里叫板!副總裁真的沒想到,難道是時代變了?

    難道是什么事情發生了變化,難道是所有的人都已經看不起自己了。

    “我不管你是誰!我不管你想來干什么,但是我覺得你這個電話打錯了!這個家里不存在這樣的事情!這個家里不存在有好幾個母親就是一個母親。你這個瘋女人!你不要老是打電話,我不知道你怎么搞的這個電話號碼,但是你繼續打的話,你就是騷擾這個家里,可以舉報你。另外也不可以威脅這個家里的女人,你威脅的話,我依然會讓你好看!你要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的,你就會明白,你不應該騷擾這個家里的所有的人。你知道這個家里有學生也好,你知道這個家里有老太太也好,你知道這個女人在那里工作也好,這些我都是放心的。你盡管來搗亂,你盡管去騷擾,你不想死了回去就好呢!”

    查流域就是嚇這個女人,就是打死也不承認這個家里童玥這個女人有什么一絲絲的聯系。

    就是要完全地否定這種關系,就是不給電話里的這個女人任何的希望,就是不想搭理電話里的這個女人。

    就是不想讓電話里的這個女人來騷擾這個家里。這個男生只是想這樣硬碰硬的,只是不想悲催,只是不想懦弱,只是沒有必要認輸,只是沒有必要認慫。

    你來狠的,我也會來狠的,你在這里撒潑,我也可以撒潑。副總裁就是這么認為的,當遇到惡勢力的時候,自己不應該認慫。

    在副總裁的字典里,認慫,是不存在的。你敢向我挑戰,那么我也敢要挾你,你敢要挾這個家里的人,那么我就讓你活著來到w市,而死了再離開這里!

    “我不管你是誰,我也不管你這個男人到底在說什么。你敢要挾我一個女生?你敢弄死我一個女人,你試試看。你不想在這個城市里面混了吧!你不要以為我完全不知道你是誰,與這個女人有關系的兩個男生,一個是文教授,一個是那個公司里面的副總裁,我想,聽你講這些話,你一定是那個阿姆斯特丹回來的副總裁查流域,是這樣的吧?我告訴你像你這種亡命之徒我更不可怕,我可怕的是這個家里的那個女生童玥,那個女生會不會承認這件事情,現在叫那個女的接電話。我有辦法讓這個女人承認,我也有辦法把我的親生女兒從這個女人的身邊弄走!你要知道一個小姨怎么可能撫養一個外甥女?親生母親才可以!”

    撫養?

    二十歲還談撫養?

    查流域真的覺得這個電話里的女生蠻橫無理,壓根就不講道理,壓根就是一個潑婦一樣。

    這個女人到底是干什么的?這個女生到底是什么來的?完全不了解電話里的這個女人,這個所謂的童小顏的親生母親到底是個什么樣的女人?

    通過這次通電話,大概就知道了,這個女生是一個什么樣的女人,一定是處處得自己做主,一定是那種強勢的女生,這樣的女生能夠和童小顏溝通嗎?

    如果童小顏真正的母親是這種潑婦的話,那么童小顏受得了嗎?

    這個女生一定會安排好自己女兒的一切,一定會安排好自己女兒的人生,這樣喜歡灑脫的童小顏,喜歡自由的童小顏能夠和她合得來吧?

    這還是個很大的問題。

    查流域這個男人居然擔憂了。

    “我不知道你這個女人到底是個什么樣的女人,但是我覺得你這個女人一定是沒有文化的,為什么這么說呢?因為你壓根就不知道自己的女兒多大了吧?你不知道多大才談撫養權這個問題吧?這么大的女兒還談什么撫養權?小姨,為什么不能夠和自己的外甥女生活在一起?外甥女,為什么要離開自己的小姨?這可行嗎?你覺得親生母親就有權利把自己的女兒帶走吧?關鍵是你和這個家里壓根就沒有任何的關系!我告訴你童小顏的親生母親早就離開了,沒有你這個人,你只打錯電話了,以后不要再打這個電話了!我也不想跟你講話了,我覺得和你這個女生聊天就是一件無聊的事情!我覺得我們之間不需要再談下去,因為談下去一點結果都沒有!”

    “童小顏就是我的女兒!我一定有辦法知道我的女兒的地址的!我就不相信——”

    電話里的那個女人依然在大喊大叫,但是查流域真的是受不了了,查流域真的是不想其他的人知道這件事情,查流域不喜歡文斯民懷疑這件事情。也不希望童玥站在一旁如此地擔憂。

    所以這個男生果斷地將電話掛斷了,果斷地不和這個女人聊天了。

    因為和這樣的偏執的女人,這樣強勢的女人繼續談下去的話,結果只有兩種,第一種是認輸,第二種是讓自己氣得不得了。

    這樣的結果都不是他想要的結果,因為他不想給這個家里帶來麻煩,他也不想讓這個家里的這個女人擔憂。

    所以還不如把電話掛了?;蛘呤撬蛋顏飧齙緇吧柚靡桓隼菇厴?。

    讓這個女人永遠也打不進去電話。

    查流域丟下了電話之后,就看向了童玥,童玥一直搖著頭,眼睛看著文教授,只是那樣尷尬地笑笑,表示,什么事情都沒有,表示自己什么也不知道。表示打電話的人一定是打騷擾電話。

    然而文教授好像是半信半疑,看見童玥這樣的表情,也沒有繼續問下去。只是在心里文教授打上了一個問號,他也不知道電話里的這個女人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但是緊緊地盯了一下,好像是有問題。

    好像只聽說是童小顏的親生父母的問題。

    但是這幾乎是不太可能,很早就知道童小顏有的母親已經去世了,也很早就知道童小顏已經認了自己的親生父親以及自己的親生爺爺,雖然童小顏不承認。

    文斯民想要問什么來著,但是發現了童玥那一張尷尬的臉,就沒有問出來,只是這個男生向洗手間走了過去,然后緩緩地走進了洗手間,這個男人是要逃避嗎?

    這個男人想要去洗手間想一些事情,然后就把水龍頭打開了,將洗手間的門緊緊地緊閉,文教授對著洗手間里面的鏡子,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果然自己不是表演系的,果然自己什么心事都藏不住,他就是這樣看著鏡子里面的自己,然后捧起了一些水,洗了一個臉,然后就看看自己這張臉,自己真的還算年輕,自己真的不如查流域那樣的老練。

    自己真的是一個外人,但是此時此刻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文斯民就這樣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是管這件事情還是不管了?是想問一下這個女人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了?還是不要問了?

    想來想去,這個男生低下了頭,在他一低頭之間,看見了自己的身上有些水珠,剛才洗手的時候不小心把水都濺到了自己的正兒八經的西裝上,這個男生輕輕地彈去身上的水珠,然后微微一笑。

    也許有些關系就有如這個水珠。

    但是還是不要說出來比較好。

    因為有些關系還是不清不楚的更好。

    就如同和這個女生的關系,如果一旦挑明了,也許童玥不會給他任何的機會了。

    文斯民就這樣,苦笑著,雖然他的微笑非常的淡定,但是他的心里非常的苦。他想要關心這個女人,但是又不想說出來,一旦他說出來之后,他認為會讓這個女人擔憂,或者是給這個女人帶來困惑。

    所以有些事情只是在心里懷疑而已,不要說出來比較好。如果一旦說出來,事情變成另外一個樣子,該是多么的痛苦。

    既然這個女人不想讓自己知道這件事情,既然不想讓外人懷疑自己的外甥女,另外有一個親生母親的話,那么就不管這件事情,那么就再也不提這件事情,這樣可以嗎?

    就當這件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就當電話里的那個女人真的是打錯了電話,就當電話里那個女生是一個這個瘋婆子。

    【悠閱書城uc書盟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