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電影世界大修改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廢

国际米兰vs都灵比分:正文 第七十八章 廢

    第七十八章

    冰涼的啤酒從金屬罐體的裂口處流淌下來,形成了一道鵝黃與雪白相間的瀑布,垂直下落。

    落地后,濺起的液體水花飛到了劉少龍的小腿上,帶來一陣陣清涼。

    一道黑影穿過微風而來,那把沾了啤酒的短劍立即被拔了出去。

    緊接著,劉少龍看到自己腹部的不遠處,出現了一道寒光。那寒光直刺自己腹部而來。

    他將手里頭的啤酒狠狠朝著對方的腦袋上呼去,同時整個人跳將起來,朝外翻滾躲避短劍的光。

    啤酒并沒有砸到對方的腦袋。

    流空了的啤酒罐落在地上,發出了清脆的聲響。裝滿了啤酒的罐子撞在地上,則是爆裂開,噴射出了大量的泡沫液體。

    短劍也沒有斬到人,劉少龍將手中的粉放在了地上,觀察了一下周圍。

    不知從何時開始,原本還待著這里的混混們,突然全部不見了蹤影。

    他沒有回頭去看警署。雖然這里離警署只有兩個拐角,距離也不過五六百米。

    但他并沒有求援的打算?;蛘咚?,他一開始,就是打算這樣一個人,在暗地里解決掉對方的。

    路燈的昏黃光線落在對方的臉上,劉少龍看清了對方的臉,他并不感到意外。

    阿杰是王寶最為信任的手下之一,他也是整個香港黑道上,最厲害的殺手。

    而且,劉少龍猜想,剛剛闖入證物室的,應該就是他了。只有他的身手可以做到不驚動自己和馬軍,悄無聲息的進入證物室胡搞一通。

    “把備份錄像交出來?!?br />
    阿杰冷冷的說著,他握緊了手中的短劍,側著身子和劉少龍對峙著,試圖看出對方的破綻,然后一擊必殺。

    劉少龍也在觀察阿杰。

    兩人出手了,他們不斷嘗試出手試探對方,可是每一次都是稍稍觸碰到就分開了,誰也占不到對方半點好處。

    劉少龍拔出了自己事先準備的匕首。

    要是在自己的管轄區內,他沒有休假的話,是可以直接用槍對付的。

    然而現在是休假期間,他的槍也上交了。

    “喝!”劉少龍大喊一聲,然后猛地前踏兩步,匕首一下子落在了阿杰的手腕上。

    阿杰被那突如其來的一聲喊,弄得走神瞬間,好在他及時反應過來,轉動手腕,迅速將手抽回。

    手腕抽回的足夠及時,因此只割破了點皮,并無大礙。

    “呵呵……”阿杰憤怒的冷笑一陣,莫名其妙被嚇得失神半秒,還險些被割斷手筋,能不惱火么?

    劉少龍卻不在意,剛才不過是一時興起。

    這都是老爺子教的好:正經比武,你得遵規守矩??贍閌遣鍛?,捕頭抓人,能抓住就行。

    兩人再次交鋒,匕首和短劍迅速交錯在一起,寒光一陣陣在路燈下閃現,兩人打的十分快,幾乎看不清動作,只能聽到不絕于耳的“叮叮當當”聲。

    數百刀過去,兩人下意識地分了開。

    劉少龍看了看自己的胸前和手臂。

    左臂中了一刀、胸前兩刀,都不算深。

    阿杰也看了看自己身上。他也是中了三刀,也都不深,只是他被割的位置是腹部和左臂。

    尤其是腹部那一刀,差一點就被切開肚皮了,十分兇險。

    “王寶完蛋了,你就算殺了我,王寶照樣得完蛋?!繃跎倭笊檔?。

    阿杰呵呵一笑,完全沒有聽進去。他猛地全身三百六十度旋轉,一??誠呂?,劉少龍立即后跳避開。

    一劍落空,阿杰雙腿鏟地,飛快朝著劉少龍逼過去,短劍不斷揮舞,迫使劉少龍只能不停地后退。

    突然,劉少龍靠到了墻,退無可退了。阿杰露出了一絲得逞的微笑,短劍再一次斬來。

    劉少龍雙手扶墻,全身攀上了墻壁,以雙手最為中心支撐點,身軀在墻壁上一個旋轉,騰躍了出去。

    騰躍之際,劉少龍看準時機,趁著阿杰起身收腿的剎那停頓,匕首作飛刀一甩。

    鋒利的匕首瞬間沒入了阿杰的腿肚子,阿杰忍不住慘嚎一聲,然后迅速將匕首拔出來丟在旁邊。

    劉少龍落地站穩,立馬踹過去。

    阿杰在地上滾動了一圈進行躲避,現在他的小腿血流不止,根本沒法打。他知道,劉少龍正是看準了這樣的機會,才會不間斷的進攻,試圖將自己徹底解決掉。

    阿杰不斷地翻滾,在翻滾期間他撕碎自己的褲腿,待得蹲定位置,急忙用布條將自己的腿肚子緊緊捆綁。

    劉少龍再次臨近,阿杰騰身而起,用手中的短劍進行反擊。

    夜幕之下,寒光浮動,劉少龍踢出去的腳驀然收回,避開了短劍的切割。

    與此同時,他一把抓住阿杰的外套,用力撕扯,將他整個人拖倒在地。

    阿杰短劍一甩,外套直接被割破。劉少龍則是趁著這個短暫的拖延,一腳落在了阿杰剛包起來的傷口上。

    “啊——”阿杰痛苦的慘叫起來,他憤怒的漲紅了臉頰,整個人朝著劉少龍撲過去。

    劉少龍腳下一輕,又退出去好幾米。

    先前阿杰的小腿傷得還不算嚴重,在捆綁之后,仍然可以繼續戰斗。

    可是經過劉少龍這么一踩,就算是綁的再緊也沒法輕易止血了。

    而且更為致命的是,疼痛感。

    雖然阿杰已經重新站了起來,但是他一直拖著自己的傷腿,劇烈的疼痛讓他的臉色遲遲沒有恢復過來。

    鮮血正順著他綁著的布條位置,不斷地滲出流淌到地面上,他那條腿暫時是沒法用了。

    劉少龍臉上露出了笑容,他現在的實力和阿杰是相近的。只要阿杰稍有不對勁,他就會贏。照現在的情況來看,阿杰逃都逃不掉了。

    但是萬事不能大意,小心才能駛得萬年船。

    他走過去撿起了被阿杰扔到旁邊的匕首,握著匕首慢慢靠近了過去。

    看準時機再一次進攻,阿杰的短劍迎面而來,劉少龍靈活的躲閃過去,一掌拍在對方的手腕處。

    巨大的力量沖擊,居然沒將阿杰的短劍震落。但那不重要了,因為短劍已經隨著阿杰的手一起被推開了。

    劉少龍的匕首一下插在阿杰的手臂上,一插就立即拔出,又插進了另一條手臂。

    他這是打算廢了阿杰。

    片刻后,阿杰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著,他已經沒力氣站起來了。

    兩條手筋、腳筋都被劉少龍切斷。

    他徹底廢了。

    劉少龍坐在原地抽了根煙,也給了阿杰一根,甚至還給他點上了。

    “警察是不會濫殺無辜的,所以你的命,不會由我來收?!?br />
    說完這句連自己都不太信的漂亮話,劉少龍提起了之前放在地上的快餐盒,以及掉在一旁沒幾罐還是好了的啤酒,走向了警局。

    說到底,他只是擔心這里多出一具尸體,天亮了到時候被發現,自己就說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