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諸天盡頭 > 第六百零五章 小蜘蛛墮落記

卡里亚里vs都灵: 第六百零五章 小蜘蛛墮落記

    死侍性格跳脫,思維活躍,經常上一秒和下一秒不在一個頻道。

    羅素和他相處幾天,漸漸總結出一些經驗,出本書的話,大概就是《論如何與沙雕和睦相處》。

    拿死侍舉例,這個神經質永遠不可能安靜下來,超過30秒不說話,肯定是在憋什么壞點子。

    造成死侍瘋瘋癲癲、沒個正行的主要原因,是因為他知道自己是個虛擬人物,仗著不死之身,日常奚落自以為真實的超級英雄和反派。

    世人皆醉我獨醒!

    他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完全不顧及外人的眼光,活得極盡瀟灑。

    當然,這是死侍對自己的看法,在外人看來,他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話癆+沙雕。

    讓死侍閉嘴是不可能的,羅素采取吹捧策略,讓他陷入自我陶醉。效果很明顯,羅素每吹捧一句,死侍就能洋洋得意五分鐘,在這期間,他為了個人形象,一般都會閉嘴裝高冷。

    說完死侍,再來說說蜘蛛俠帕克!

    小蜘蛛最近活得非??旎?,因為他的舍命相救,主要是身份暴露,瑪麗·簡選擇成為了一名超級英雄的女朋友。

    因為聽起來很酷!

    報社老板的兒子倒了血霉,婚禮當天,親朋好友坐滿了教堂,結果新娘子跑了……

    帕克不這么想,得知瑪麗·簡放棄了優越的生活,寧可逃婚也要和自己在一起,幸福得心都融化了。

    這一刻,兩人在破舊的單身公寓相擁,帕克感覺人生已經達到了巔峰,陰郁的心情一掃而空。天也藍了,水也綠了,就連瑪麗·簡臉上的雀斑都比以前更美了。

    可惜,美好的愛情之下,潛伏著一個致命?;?。

    帕克被叔叔施加了‘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的詛咒,他的責任心無法忽視需要拯救的人們,他將自己義務奉獻給了紐約,少有私人時間。

    這意味著帕克每天都很忙,忙著打擊罪犯,忙著搶險救災,忙著找新兼職,就是沒時間陪瑪麗·簡。

    除了報社的自由攝影師能給他帶來一點微末的收入,他全身上下,去掉房租,堪稱身無分文,也就比流浪漢好一點。

    現實很殘酷,物質基礎決定精神意志,山盟海誓真的比不上一張綠紙。

    當熱戀期結束,瑪麗·簡驚愕地發現,超級英雄的女朋友一點也不威風,甚至還很苦逼。自從她跟了帕克,吃了上頓沒下頓,日常生活中一直在倒貼錢,燭光晚餐、化妝品、名牌包包、首飾衣服通通都沒有。

    這還不如和報社老板的兒結婚,至少報社老板有能力捧紅自己的兒媳婦……

    而現在,報社老板因為逃婚事件顏面無關,對瑪麗·簡恨之入骨,每天都刊登半個板塊的冷嘲熱諷,讓她剛有起色的演藝生涯重新回到了低谷。

    瑪麗·簡風評被害,粉轉路,路轉黑,沒人愿意看她的表演。劇院老板為了錢途,捧了個新人,順手將她辭了。

    失業了之后,瑪麗·簡重新審視自己,愛情和事業究竟哪個重要?

    說簡單點,帕克和錢哪個重要?

    瑪麗·簡思索片刻,然后帕克就失戀了!

    更糟心的是,他的好朋友哈利戀愛了,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哈利的女友也叫瑪麗·簡!

    帕克如遭雷擊,感覺天也黑了,水也渾了,就連瑪麗·簡臉上的雀斑都比以前更多了。

    愛情上的失利只是一方面,帕克的超級英雄之路也不順利,這兩天紐約出現了一個非常能打的搶劫犯——沙人。

    帕克完全不是對手,再然后,他遇到了化身小綠魔的哈利,后者坦誠公布,搶走瑪麗·簡,為的就是報復他。

    小綠魔哈利讓帕克不用擔心,因為他沒用真感情,過段時間膩了,就會把瑪麗·簡甩掉。

    帕克心態失衡,憤而揮拳,然后……又輸了!

    超級英雄的事業受挫,自由攝影師的工作也跟著告吹,因為前段時間沉迷戀愛,自拍照潦草敷衍,報社老板新招了一個專業攝影師,專門負責蜘蛛俠的版塊。

    事實上,帕克就是蜘蛛俠,哪怕自拍照再怎么敷衍,也是全紐約最好的鏡頭。

    報社老板之所以炒了帕克,是因為知道帕克的女朋友叫瑪麗·簡,太巧了,他逃婚的兒媳婦也叫瑪麗·簡,兩人還長得一模一樣,這讓報社老板如何能忍。

    帕克丟了工作,蜘蛛俠又打不過反派,打電話給瑪麗·簡告知哈利的險惡用心,被直接掛斷,心若死灰,躺在單身公寓挺尸。

    唯一支撐帕克堅強的動力,是他叔叔的那句詛咒,‘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他不能倒下,紐約市民需要他。

    彼得·帕克不是英雄,他為別人而活,是一個被束縛在紐約的奴隸!

    一團黑乎乎的液體順著下水管道爬進窗戶,一點點挪向床上挺尸的帕克,是毒液。

    前段時間,毒液為了躲避羅素,跑到荒郊野外,僥幸遇到了跟隨隕石降落在地球上的另一團毒液,雙方吞噬廝殺,最終融為一體。

    能力大幅度強化,毒液信心百倍,返回紐約找場子,羅素怎么揍它,它就要怎么湊回去。

    多么單純的一個孩子!

    帕克聽到耳邊的警鈴,從沉睡中驚醒,下意識沖出窗戶去救人,結果剛跳下樓,就感覺到了變化。

    變強了!

    蜘蛛俠戰衣不知何故被染成了黑色,同時帶來的,還有源源不斷的力量。帕克感覺自己現在超級強,幾乎無所不能,比他見過最強的人,也就是羅素,還要強大。

    強大的力量滋生了帕克內心的黑暗,或者說,毒液把死侍內心的陰暗面粘貼到了帕克身上,他穿著黑色制服,選擇了為自己而揮拳。

    第一個挨揍的哥們兒是哈利,這貨信守承諾,瑪麗·簡剛搬進豪宅兩天,就被請了出去。

    哈利以前和瑪麗·簡處過一段時間,知道對方不適合做老婆,再續前緣純粹是為了惡心帕克一下。

    其實哈利此刻非常糾結,他珍惜和帕克的友情,又痛恨蜘蛛俠殺了自己的父親,進退兩難才動了歪腦筋。

    一場大戰結束,帕克得到毒液強化,哈利完全不是對手,被帕克全程吊打,最后在南瓜炸彈下毀了容。

    戰斗結束后,帕克意識到有點不妙,黑色戰衣令他瘋狂且充滿攻擊性,于是將其鎖了起來。

    第二天,警局傳回消息,殺死帕克叔叔的人,其實是沙人。

    憤怒的帕克穿上毒液戰衣,以幾乎虐殺的方式,用水流沖毀了沙人。

    大仇得報,帕克心里說不出的舒坦,以前他從不殺人,但現在……他覺得羅素說得對,對付惡黨就不該手下留情。

    帕克決定放下包袱,嘗試著為自己而活,黑暗面滋生茁壯,他的氣質渾然大變,不在像以前一樣畏手畏腳,打擊了搶走他飯碗的攝影記者,讓對方在攝影業成了過街老鼠。

    工作回來了!

    帕克本著奇貨可居的道理,高價出售自拍照,狠狠賺了一筆美刀,給自己置辦了一身行頭,還換了一個帥氣的發型。

    新造型回頭率很高,帕克從書呆子變成壞孩子,加上實力提升帶來的爆棚自信,收到了不少女路人曖昧的飛眼。

    放在以前,女人緣和帕克毫無關系,他一心單戀鄰家女神瑪麗·簡!

    “要不,我再去找瑪麗·簡?”帕克喃喃自語,想起瑪麗·簡現在是單身,決定再去碰碰運氣。

    嗤啦??!

    一輛加長版的凱迪拉克停在路邊,司機下車打開車門,帕克見狀急忙閃開,因為他擋住路了。

    雖說自信心爆表,但他吊絲時間久了,行為習慣不是說改就能改的。

    車門打開之后,并沒有人下車,一只手臂伸出招了招:“帕克,上車!”

    車里是羅素和死侍,凱迪拉克是租來的,除此之外,羅素花了30萬美刀,給自己和死侍添了一身低調內斂和土豪金的行頭。

    低調內斂指的是羅素,他身穿樣式普通的休閑服,看起來和一百塊混搭的服飾沒啥區別,只有識貨人才知道,他從頭到尾真的很貴。

    羅素低調內斂,土豪金就只能是死侍了,這貨大金鏈子小手表,墨鏡雪茄和皮草,十足的暴發戶嘴臉。

    死侍在自己的紅黑色制服外,套了一件貓王同款的敞胸白色西裝,還很惡俗的在脖子上圍了一圈貂毛。

    “羅素先生,你……找我?”帕克狠狠咽了口唾沫,他這輩子都沒做過加長的凱迪拉克,摸都不敢摸,言語之間非常拘束。

    羅素瞇著眼睛掃過帕克領口,看到黑色的蜘蛛俠制服,微微一笑:“上車,我和韋德閑來無事,搞了個游艇派對,想邀請你一起參加?!?br />
    帕克有心拒絕,但對上羅素的眼神,還是不由自主坐進了車里。

    帕克正襟危坐,放不開手腳連大氣都不敢喘,只覺得加長版凱迪拉克空間好大、皮革好軟、死侍好沙雕!

    “帕克,要來跟雪茄嗎?”

    死侍解開脖子上的皮草,露出十幾根粗細不等的金鏈子,而后打開雪茄盒,從屁股后面抽出長刀,砍掉兩個圓頭,隔著面罩點火抽了起來。

    帕克:“……”

    “別鬧了,韋德,你把帕克嚇壞了?!甭匏厙嶁Τ鏨?,剪了一根雪茄遞給帕克。

    帕克漲紅了臉,急忙搖頭:“羅素先生,我不抽煙?!?br />
    “拿著,讓你抽,你就抽?!?br />
    “哦!”

    帕克費力點燃一根雪茄,因為不會抽煙,剛吸一口就劇烈咳嗽起來。

    羅素從冰柜里取出一瓶紅酒,體貼給他倒了一杯,這讓帕克急忙搖起了頭:“謝謝,咳咳……我不……咳咳,喝酒!”

    “不喝就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好酒,才5000美刀一瓶,我也不喜歡這種廉價酒水?!?br />
    羅素輕笑一聲毫不在意,接過帕克無福消受的雪茄,隨手扔在了紅酒杯中,這一幕讓帕克瞪圓了眼睛,感覺羅素滅煙的姿勢好帥。

    這時,死侍蘭花指捏著雪茄,一副道上大佬的姿態,開口說道:“帕克,你以為西裝加皮鞋,抹上一點發膠,再梳個斜劉海,就能釣到妹子了?”

    “……”

    帕克被金鏈子晃得眼疼,低著頭不敢說話,這一刻,死侍是靈魂上的巨人。

    “韋德,別鬧了,現在幾點了?”

    “等等,我看一下?!?br />
    死侍說著,拉開西裝白色衣袖,右手腕上掛著十幾塊閃亮的手表,他看了半晌,猛地打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瞧我這記性,我差點忘了,右手是歐洲時區,左手是亞洲時區,大洋洲在最中間……美洲在……右腿還是左腿來著?該死,我tm怎么這么有錢!”

    帕克:“……”

    死侍捋起褲腿,先是左腿,再是右腿,終于在右腳腕上,從十幾塊表里,找到了紐約時間。

    帕克:“……”

    ——————————

    有盟主‘還是過來看正版了’的打賞,加更明后天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