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我在末世有戰車 > 第四十九章 生死之間

弗洛西洛尼vs都灵3月10日: 第四十九章 生死之間

    “這是什么?”拿起小鐵塊,江夜湊近仔細檢查起來。

    整個小鐵塊就跟羽毛球一樣,前半部分圓,后半部分有個圓壇,底部往里面凹陷。

    “氣步槍的子彈!”冉冬雪看了一眼,說道。

    “子彈?”江夜疑惑片刻,很快反應過來,迅速壓低身子躲在廣告牌后面,回頭低喊道:“趴下!有敵人!”

    冉冬雪,安靜,寸頭三人迅速靠在招牌后面。

    江夜面色難看的說道:“我怎么沒聽到槍聲?”

    “氣步槍有專門的消聲器,十米外就很難聽到了!”冉冬雪輕聲解釋道,“這個玻璃上的裂痕說明,敵人應該在距離我們至少五十米以外的馬路對面上?!?br />
    “真的假的?”江夜雖然不信,但還是偷偷扒著廣告牌,從兩個木頭之間的縫隙向馬路對面看去。

    可惜,由于樹木的遮擋。

    再加上太陽的余暉,江夜瞇著眼睛,找了一會兒也發現敵人的位置。

    敵人在明我在暗,這可不是什么好情況。

    好在第一槍水了,讓江夜四人安全的躲進掩體里。

    如果第一發打中江夜的腦袋,不死也得重傷,末世里在外面受傷,和死有什么區別?

    “找不到人在哪?”江夜扭頭低聲對冉冬雪說道,“你能找到嗎?”

    “我盡量!”冉冬雪說道。

    ……

    另一邊,馬路對面一處四層小樓的房頂上。

    宋恩澤一巴掌拍在持槍男子身上,嘴里罵道:“媽的,神槍手就這水準?你玩的是水槍?”

    “距離太遠,有樹葉擋著,不好看清??!”持槍男子有些委屈的說道。

    “再給你一次機會。打不中你就下去喂喪尸?!彼味髟罄淅淶乃檔?。

    “是,是!”持槍男子滿頭大汗的說道,隨后從旁邊塑料盒子里捏出一枚子彈,放到彈膛里。

    然后將拉機柄復原。

    所謂氣步槍,不是小時候買的二十塊錢一把的,打塑料bb彈的那種塑料氣步槍。

    而是使用高壓氣體作為動力,打鋼珠的氣動步槍。

    氣步槍的威力很大,有些氣槍威力能在二十米的距離擊穿三厘米厚的木板,這種威力,即便距離增加一倍,也能打死人。

    將面部貼在高壓瓶上,持槍男子緊閉著左眼,右眼則通過高倍率瞄準鏡。

    視線一直跟著廣告牌后面露出來的焊著鐵刺的鐵棍向左移動著。然而廣告牌太高,持槍男子一直找不到好的射擊機會。

    于是他就快速的向著更左邊掠去,忽然發現有一段的廣告牌沒有那么高。

    這是天賜良機。

    持槍男子很快就瞄準了這段位置低的廣告牌最右端,只要有人趕出來,第一時間他就能看到,并開槍。

    另外一邊。

    冉冬雪輕輕抬頭看了會兒后,低下頭說道:“我看不清楚,但是我知道大概范圍,如果能讓我去房頂,我絕對能找出來?!?br />
    “上房頂先放一邊,咱們現在被盯著,露頭就挨打,得先想辦法離開這?!苯怪遄琶紀?,朝下面看了一眼,發現雨蓬到地面,至少有六七米高。

    直接跳下去,非得摔斷了腿。

    “前邊有一段沒有廣告牌,他們一定在瞄著那邊?!比蕉┐聳彼檔?。

    前邊沒路,后面往回走又被喪尸堵住,跳又跳不下去。江夜是第一次感覺到深深的無助。不停的用手搓丨著臉,思考著應對之策。

    “咱們不能從窗戶進到屋子里嗎?”正當江夜束手無策的時候,寸頭此時突然說道。

    “我當然想,沒鋼筋剪,怎么把防盜網剪開?”江夜十分懊悔的說道。

    果然老人常說,嘴上無丨毛辦事不牢。

    江夜一心只想剪開防盜網從五金店里出來,卻沒想到過再剪開一次回去。有這次教訓,江夜決定以后再也不亂丟工具。

    “我帶著呢??!”寸頭突然輕聲說道,隨后就將背包脫下來打開。

    一個鋼筋剪斜放在背包里。

    “我感覺這東西可能有用,就帶上了,反正也不重?!貝繽泛┬ψ偶干?,說道。

    “寸頭,你真是我親丨哥!”江夜臉上一陣驚喜,朝下面看了一眼,確定喪尸沒有跟過來后,急忙說道:“快,快,趕緊剪,就這間?!?br />
    “好嘞!”寸頭說著,就拿出鋼筋剪,來到防盜網旁邊,舉著鋼筋剪先是在一根鐵條上卡出個豁口。

    隨后,寸頭一用力,就從豁口處剪斷。

    有了之前的經驗,寸頭的工作效率陡然上升一個檔次。

    可惜,因為只有一把,效率再高,也不如兩個人快。

    很快,江夜這邊的動作就被持槍男子發現了,他連忙報告給宋恩澤。

    “宋哥,他們在卸防盜網,好像要進屋子里去!”持槍男子扭頭說道。

    “讓劉博他們別藏著,趕緊阻止,打死也不要緊!”宋恩澤催促道,然后接替持槍男子趴在地上,通過瞄準鏡找到江夜所在的位置后。

    瞄準露著半個身子,正在剪防盜網的大漢的后背,隨即扣動扳機,高壓氣罐猛地噴出一股高壓氣體。

    在槍管內迅速膨丨脹,推著子彈,朝槍口飛去。

    由于,槍口有消聲裝置,這使得高壓氣體進一步在消聲器里膨丨脹。

    最后只聽到,噗的一聲。

    子彈瞬間從槍口,以每秒230米的速度飛出。

    篤~!

    的一聲,就跟啄木鳥啄樹干的時候發出的聲音一樣,直接打在了廣告牌上。

    “他們發現了!”寸頭嚇得趕緊躲在廣告牌后面,身后的安靜提醒道。

    “繼續,我去吸引他們注意力!”江夜沖著寸頭說道。

    這時候選擇放棄,那就前功盡棄了。江夜知道氣步槍是打一發放一顆子彈。

    開出一槍后,中間至少有個四五秒的時間間隔。

    再加上江夜的吸引,最少也能給寸頭提供十來秒的時間。

    “你小心點!”冉冬雪說道。

    江夜點點頭,彎著腰迅速跑到低廣告牌右側,等了一秒鐘后,迅速朝著前方跑去。跑到一半,又折回來。

    果不其然,江夜剛躲進掩體里,一發子彈就打在墻上。

    江夜扭頭向寸頭看去,之間寸頭正趁此機會剪掉最左側的鐵條。

    還剩下,最后兩個,側面的。

    靠在廣告牌上,江夜喘著氣估摸了一下時間,感覺快到了,迅速有跑了出去。

    當~!

    的一聲。

    在跑動的時候,江夜清洗的聽到而后傳來子彈打在墻上的聲音。

    果然,在盯著自己。

    江夜回頭看向寸頭,此時他正剪側面的最后一個。

    如果完全剪掉,至少要剪掉上下左右共二十六次,,時間根本不夠用。所以寸頭只剪掉下面和左右的。

    這樣,只需要拽住防盜網底部向上一抬,就能從下面鉆進去。

    江夜休息片刻,猛然從廣告牌后面沖出來,迅速朝著寸頭他們跑去。、

    江夜賭的就是敵人的槍法打不到自己。

    結果他賭贏了。敵人根本沒有開槍。

    然而,江夜沒想到的是。

    敵人一開始就不是兩個,而是四個。不僅對面有兩個敵人,他頭頂還有兩個。

    此時一桿槍口慢慢從房沿探出來,一個人影端著氣步槍朝下瞄準著正在剪防盜網的寸頭。

    噗~!

    一聲輕微的空氣爆鳴聲響起。

    七八米的距離上,江夜是聽得如此清楚。

    “啊~嘶~!”一顆子彈直接打中寸頭的左胳膊,在胳膊上打了一個窟窿,鮮血不停的向外冒著。

    寸頭剛大叫了一聲,突然想到叫聲會引來喪尸,不得不緊緊的咬住牙關,向后摔倒,靠在廣告牌上。嘴里不停的吸著氣。

    右手死死捂著傷口處,面色痛苦,額頭的青筋暴起。

    “樓頂有人!”江夜瞪大眼睛抬頭看去,一個黑色人影從房頂上消失。

    冉冬雪迅速舉著弓弩,向上瞄著。

    安靜躲在一旁死死地抱著腦袋,蹲在地上。身體蜷縮在一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