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都市之至尊軍主 > 第238章 無論如何,我與沈青帝之間必有一戰?。?/span>

都灵vs拉齐奥: 第238章 無論如何,我與沈青帝之間必有一戰?。?/h1>
    天啟大賢者說出來的話,猶如霧里探花,讓人完全捉摸不透。

    “無論如何,我與沈青帝之間必有一戰!”

    沈天君冷峻著臉開口,雖然沈秋生沒死,但他母親呢?這個仇他勢必要找沈青帝報,不管他出于何等目的。

    既然做了,就要為此付出相應的代價。

    “若是后面的猜測的話,你與他的確需要一戰,沈九幽放言中的人只有一位?!?br />
    天啟大賢者頓時笑了笑應道。

    “天啟大賢者,你在其中有扮演著怎樣的角色呢?”

    沈天君瞇著眼打量著天啟大賢者,眼前這位看似人畜無害的老者,他可不敢有半點輕視。

    博古通今,傳世圣人幾乎可以稱之為教化的化身,為世人最崇拜與尊敬的傳奇。

    畢竟,比之古之圣賢,天啟大賢者卻是一尊活著的圣賢。

    “我?”

    天啟大賢者聽到沈天君的問話,眉頭微微一挑笑了笑道:“沒事除除草,種種地,煮點自己想吃的東西,僅此而已!”

    “是嘛?”

    沈天君眉頭微微一挑,不再詢問這個話題,他也不廢話拿出玉佩來詢問道:“這是我先祖沈九幽留下的玉佩?你方才所說的認主又是怎么回事?”

    “這可是你們沈閥的東西,我又如何會知曉呢?不過當年沈九幽揚言那一日來臨之際,他會與那位后代征戰九閥,結束這種時代,或許他的心頭血能讓你變得更強?!?br />
    天啟大賢者緩緩起身,將鍋里正煮著的紅燒肉蓋子拿起來,直接伸手拿起一塊冒著滾燙熱氣的紅燒肉就往嘴里塞去。

    “這是他的心頭血?!”

    沈天君輕輕摩挲著玉佩,里面有著殷紅色光澤流轉,原來是沈閥第一代王留下的心頭血。

    想到這里,他看了眼天啟大賢者,便將玉佩收了起來,隨后他低聲問道:“大賢者,我今日到此還有另外一件事,不知你可否為我解惑?”

    “你說!”

    天啟大賢者正大快朵頤的吃著紅燒肉,聽到沈天君的話點點頭應道。

    “我麾下第一軍軍團長身上有某種火焰印記,每逢六月六身上便會灼熱難當,痛不欲生,你可知這是為何?又是何人造成的?”

    當即,沈天君也不廢話,直接開門見山詢問道。

    “火焰印記?”

    聞言,天啟大賢者停頓了片刻,隨后笑道:“看來你麾下的第一軍軍團長曾經遭遇過大日圣教的教徒,而且還不是一般的教徒,因而被烙印上了‘大日印記’每逢六月六是每年最灼熱之際,大日的光芒普照大地,引動了他體內的大日印記,才導致他會灼熱無比,而且被種上這種印記之人,只要遭遇到了大日圣教的人,體內的熱量便會攀升,離得越近熱量越加可怕?!?br />
    “大日圣教?”

    沈天君頓時眼眸爆涌出可怕的殺氣,陰沉著臉喝問道:“這是什么勢力?為何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你不是西境軍主嘛?辛疆市最炎熱的沙漠之中有一處名為‘火州’之地,大日圣教的總教便坐落于此,信奉遠古大神中的火神祝融,宣揚大日對我們這片世界的恩賜與奉獻,教內門徒皆是修習關于火之力量的人?!?br />
    天啟大賢者偏頭沖沈天君解釋道:“不過,你常年在國際戰場征戰,對于沙漠深處地帶的事情并不知曉,大日圣教有專門的‘苦修者’遍走天下,宣揚大日文明的同時,也在搜尋火焰方面的寶物?!?br />
    “明白了!”

    沈天君拳頭微微拽起,第一軍軍團長的大日印記很有可能便是遍走天下的苦修者造成的。

    “對了,突然想起一件事,前幾日苦修者的首領‘枯葉’近期可能會來帝都拜訪我,你麾下的第一軍軍團長近幾日最好別出門,烙印上印記長大后被他們發現便會帶走?!?br />
    天啟大賢者笑著解釋道:“枯葉是大日圣教第一法王,地位與實力僅次于大日圣教的教主,深不可測的人物?!?br />
    “你這里可有為我麾下第一軍軍團長祛除大日印記的辦法?”

    沈天君沉默了片刻后盯著天啟大賢者追問道。

    “沒有方法,只有烙印印記的那位死了,印記才會消失!”

    天啟大賢者搖搖頭開口道。

    “死了便會消失嘛?希望此番來到帝都的人中有那位烙印印記的苦修者?!?br />
    聞言,沈天君點點頭,瞳孔中彌漫著可怕的殺意。

    “那就看你們的運氣了?!?br />
    天啟大賢者笑了笑回答:“而且,大日圣教的苦修者可沒那么容易應付,尤其此番還是由枯葉親自帶隊?!?br />
    “明白,我心里有數?!?br />
    沈天君輕輕應了一聲,若有所思片刻后,突然看向天啟大賢者道:“大賢者,從書山劃船到學海盡頭的那位啞船夫應當不是常人吧?”

    正吃著紅燒肉的天啟大賢者聽到沈天君的話,突然停頓了一下,眼眸中閃過一抹微不可查的光芒,隨后他揮揮手笑道:“的確不是個簡單的人,沈軍主你現在想知道?”

    “哦?”

    沈天君看著天啟大賢者整個人的氣質陡然大變,眼眸微微一瞇,沉思片刻后他笑了笑道:“算了,區區一個船夫罷了,我管他是誰呢?!?br />
    頓了一下,沈天君開口道:“大賢者,今日感謝你替我解惑,先告辭了?!?br />
    “好,從竹林往山下走便能回到書山后山,屆時書院之人自然會帶你離開?!?br />
    天啟大賢者點點頭指了下旁邊的竹林沖沈天君笑著解釋一句。

    “內藏玄機嘛!”

    沈天君看了眼竹林方向,隨后目光又掃了眼周圍,雙眸多看了兩眼天啟大賢者后便朝著竹林的方向離開。

    于沈天君而言,今日該知曉的事情都已知曉,沒有繼續逗留的必要,但他之前的疑惑雖然解開了,卻又多了一堆其他疑問,總感覺來到學海的盡頭有種說不出的味道。

    但他也談不上來到底哪里不同。

    “沈青帝,你與沈天君到底誰才是沈九幽等的那個人???”

    天啟大賢者見沈天君走進竹林之后,緩緩站起身目光深邃的盯著離開沈天君離開,不自覺的露出淡淡笑容:“未來……更加有趣……”

    ——————

    ps:補的一更,本來想兩更一起發,可看有的讀者等不及,就先發了,想來也沒多少人熬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