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我在三界當老師 > 第525章 我去殺了他

都灵vs桑普多利亚预测: 第525章 我去殺了他

    不怕?

    電話里面吳鷹聽到江小凡的話,滿臉都是疑惑:“你難道一點都不害怕嗎?”

    江小凡道:“為什么要害怕?”

    “因為你馬上就要死了,所以你得害怕,好了,我不說廢話,?;だ钅膠燒飧鋈撾?,你現在差不多完成了,畢竟弒天組織的人都被滅殺,要對付李慕荷的人也知道派遣普通殺手不行,應該會讓超能者來,你既然已經暴露,那我們就不需要生面孔了,你現在最好擔心一下你自己吧?!蔽庥サ?。

    “不用,我繼續?;ぐ??!苯》駁?。

    “不行,接下來的你,得藏起來,不能被其他人發現?!蔽庥ニ檔?。

    江小凡道:“你不是說修羅鐵刃要來嗎?既然對方要來,我藏起來有什么用?”

    “你特娘的還聽不出來嗎?我這是在?;つ?,讓你來異能戰隊里面藏著,有我異能戰隊在,沒有人能夠傷到你,明白嗎?”吳鷹差點爆粗口。

    “我不去?!苯》駁?。

    “行行行,你愛來不來,反正到時候死的是你,我說你也真夠恨的,憑什么滅別人的組織呢?”吳鷹一口恨鐵不成鋼的口氣。

    “一時沖動?!苯》駁?。

    他不和吳鷹說什么,說再多也是廢話。

    還是先吃飯再說。

    漢堡很快吃完,肚子里面有了飽意。

    而后兩個人走出肯德基。

    現在問題來了,阿紫怎么辦?

    阿紫現在可以說是無處可去了。

    弒天組織被滅,阿紫也沒組織回了。

    “你現在有地方去嗎?”江小凡問道。

    “沒有?!卑⒆弦⊥罰骸拔抑暗募沂親櫓??!?br />
    “你今年多大了?19歲,和李慕荷一樣大?!卑⒆系?。

    “那你想上學嗎?”江小凡問道。

    阿紫這個年紀,應該上學才對。

    “我?已經好多年沒有上學了?!卑⒆系?。

    “我就問你想上不想上?!苯》駁?。

    “想……”阿紫點頭。

    “那你等著就行,這個事情交給我來辦吧?!苯》駁?。

    然后他又拿出手機來,給吳鷹打電話,這才發現吳鷹剛才被江小凡掛斷電話之后,又打來幾個,不過江小凡手機進入到了靜音,并沒有聽到聲音。

    吳鷹剛接通電話,立刻道:“你居然不接我電話?!?br />
    “我這邊有一個事情,你幫一下我,我有個朋友,想進入到海東醫科大學當中學習,你能搞定不?”江小凡道。

    “我靠,你還是擔心下你自己?!蔽庥サ?。

    “我問你話呢?!苯》駁?。

    “搞定當然可以,我問你,小凡,你什么修為?”吳鷹問道。

    吳鷹知道江小凡是修真者,所以才將江小凡招入到了異能戰隊當中,但是他一直沒有詢問江小凡到底是什么修為的人。

    他也了解江小凡,是一個死犟的人,如果江小凡是一個強者,那么他就不擔心了。

    “我嗎?天下無敵?!苯》駁?。

    他覺得自己說的是實話,但是電話那頭,沉默了幾秒道:“你特么簡直是放屁?!?br />
    江小凡十分無語,道:“我蛻凡境界?!?br />
    電話那頭,傳來聲音:“才躍凡境界,那你絕對不能在外面呆了?!?br />
    果然,說真話,別人不信,但是說假話,對方很信。

    “我不和你說了,我朋友進入到海東大學這般上課,就靠你了,我先掛了?!苯》駁?。

    然后他準備掛斷電話,從電話里面不斷有別,等等的聲音傳出來,但還是被掛了。

    而后江小凡回頭給阿紫道:“好了,明天差不多你就可以進入到海東醫科大學上學了?!?br />
    “嗯?!卑⒆系閫?。

    “走吧,今晚隨便找一個地方先休息一晚,明天我們一起去學校?!苯》駁?,他絲毫不懷疑吳鷹的手段,一個小小醫科大學入學,對方應該很輕松就能解決。

    “嗯?!卑⒆弦駁閫?。

    ……

    而與此同時,遠在海外。

    那是一處山洞當中,這個山洞可不是普通的那種山洞,里面墻壁根本不是石頭,反而是十分高科技的鋼鐵墻壁。

    現在,在中央處,有一個手持鋼刀的赤身男子,東方人面孔,看樣子是一個武術,他站在那里,目光盯著前方。

    在他的前方,是一個木人。

    突然,這赤身男子動了起來,手中的鋼刀動彈,化為無數道影子,切割過那木人。

    很快赤身男子恢復了之前持刀的模樣。

    在一秒之后,本來完好無損的木人,直接爆炸開來,化為木屑,朝著周圍散去。

    而后那赤身男子才收起長刀。

    這個時候,從外面,沖進來一個女人,立刻看著赤身男子恭敬道:“團長,我有一個壞消息,不知道該說不該說?!?br />
    赤身男子回頭看著女人,臉上露出笑容來:“神樂,有什么話直接說就是了,什么壞消息?難道是我刺殺的那位大人物沒有死?被救活了?我可記得我砍了他一萬多刀?!?br />
    那被成為神樂的女子道:“不……不是這個?!?br />
    “那是什么?”赤身男子道。

    “是……是您的弟弟,在完成任務的時候,死了?!鄙窶稚舨兜?。

    她剛說完這話,就立刻抬頭看著面前的赤身男子,頓時發現對方的眼神開始變了。

    此刻的赤身男子不僅眼神變了,額頭上的青筋也爆炸了起來。

    “你說什么?”他一聲爆吼。

    瞬間,狂風皺起。

    一股碾壓。

    那神樂一下子被強悍的氣息給震退了后去。

    她穩住自己的身軀,盯著赤身男子道:“團長,請節哀順變?!?br />
    赤身男子很快平靜了下來,道:“在什么地方死的?我記得他去了華夏?!?br />
    “對,就是在華夏?!鄙窶值?。

    “什么人動手的?!背嗌砟兇擁?。

    “還在查?!鄙窶值?。

    “查?詢問他所在的那個弒天組織不行嗎?”赤身男子冷道。

    “弒天組織也被滅了,看樣子像是被同一個人所殺?!鄙窶值?。

    “同一個人?找,給我去找,找到那個人,告訴我…”赤身男子聲音極度冰冷,而后猛然回頭,手持鋼刀,朝著墻壁斬殺了出去:“然后我去殺了他?!?br />
    就在瞬間,從鋼刀上,一道刀氣釋放出去,直接將墻壁,給砍出一道三米長的溝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