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重生之戰神呂布 > 第一三四章:大破鮮卑(一)

都灵vs国际米兰: 第一三四章:大破鮮卑(一)

    “步度根,中部鮮卑各部損失慘重,據說漢軍是一支戰旗上繡有飛鷹的騎兵,五千鮮卑勇士,反倒被不到三千的漢軍騎兵擊潰,鮮卑最為精銳的王庭騎兵,也敗在了他們的手上,不出所料,這支漢軍騎兵將會出現在東部?!遍鴇饒芙抗饌斷蛄慫乩?。

    部落是根本,沒了部落的支持,他們這些大人都是扯淡,手中沒兵,也沒有人會聽你的啊。

    “哼,軻比能,漢軍騎兵能有多少人?只需派遣萬名騎兵,足可剿滅,犯得著興師動眾?至于說王庭的騎兵,誰知道這么多年,你有沒有動手腳?!輩蕉雀幌敕牌?。

    “步度根,你休要血口噴人,老子是那樣的人嗎?!遍鴇饒芘?。

    “的確如此,漢軍騎兵不到三千人,若是因為這些人而功虧一簣,豈不是笑話,王庭沒落,而今為漢人攻陷,我們只需將這支漢軍騎兵留在鮮卑境內,料想各部落的族長也不會有意見?!彼乩了計痰?。

    “你們的部落沒有損失,定然是會勸說,派遣一萬騎兵,東部和西部可愿出人?”軻比能不滿的問道。

    素利沉思良久,不斷權衡著其中的厲害,道:“漢軍騎兵事關重大,我這就回去和其他首領商議?!?br />
    步度根突然覺得即使打不下雁門關,也是賺大了,他和軻比能一直不對付,若是此次中部鮮卑損失慘重,豈不是意味著他步度根有了入主王庭的機會,想到這里,步度根愈發的興奮,恨不得化身成那支漢軍,將中部鮮卑各部落徹底打殘。

    當然,這支鮮卑境內的漢軍騎兵,也讓他心生憤怒,彈汗山的神圣,不容褻瀆。

    在大漢內地這個巨大的香餑餑面前,鮮卑人選擇了繼續攻打雁門關,至于膠著的云中戰事,則是置之不理,為了就是拖住云中的軍隊。

    一萬鮮卑騎兵,氣勢洶洶的趕往中部鮮卑,東部鮮卑的闕機負責統領一萬騎兵與漢軍騎兵交戰。

    闕機身長八尺,面目粗獷,在東部鮮卑有著威名赫赫,乃是東部鮮卑第一勇士,力大無窮,一手大刀使得是出神入化,更為難得的是闕機還通曉漢語,在東部鮮卑有著很大的威望,就是素利,平時也要讓他三分。

    得知彈汗山陷落的消息,闕機憤怒不已,鮮卑人的圣地豈能允許漢人肆虐,一萬名騎兵在闕機的催促下屬晝夜不停,趕往彈汗山,他要讓漢人見識到什么才叫做勇士,什么才叫做騎兵,不是闕機自夸,若論平原交戰,三名漢人士兵都不一定是一名鮮卑士兵的對手。

    闕機帶領一萬鮮卑騎兵回援的消息,呂布得知之后,臉色有些凝重,這一萬騎兵可不是鮮卑臨時組建的騎兵,是經歷過戰場的騎兵,是鮮卑人的精銳力量,在見識到了鮮卑人的勇猛之后,呂布不得不慎重。

    若是這一萬騎兵如同王庭騎兵一般精銳,他們這些人就懸了。

    “奉孝,鮮卑大舉回援,該當如何?”呂布問道。

    “大人,此乃鮮卑人最后的手段,只需不理會這支騎兵即可,大草原何等廣闊,有心之下,即使對方有萬人,也不可能找到我軍的蹤跡,再加上我軍馬快,只需與鮮卑大軍在草原上迂回,不停的突襲鮮卑部落,時間一久,其必然疲敝,趁其不備,定可克之!”郭嘉道。

    “嗯?!甭啦嫉懔說閫?,為今之計,只好在鮮卑人的境內與鮮卑騎兵周旋。

    ”命令斥候打探周圍三十里,有任何風吹草動立即傳回,不得延誤?!甭啦嫉?。

    近百名斥候直接撒向了戰場,呂布要掌握鮮卑人的最新消息,只有這樣,才具有和鮮卑人周旋的資本。

    身懷奇謀的郭嘉則是負責整理斥候傳來的消息。

    驀然,郭嘉眼前一亮,疾步走向呂布所在的帳篷。

    “奉孝,天色已晚,鮮卑騎兵距離我軍尚遠,不知所為何事?”呂布疑問道。

    “大人,從斥候傳來的消息看,鮮卑人已經有一日一夜沒有休息,定然是鮮卑人心憂,加緊趕路?!憊畏治齙?。

    “后方不穩,鮮卑人豈能不急?!甭啦嫉閫返?。

    “大人,此乃天賜良機,若是一舉破鮮卑萬人援軍,則雁門關鮮卑大軍必然震動,定然會撤軍?!憊蔚撓鍥行┘ざ?。

    “天賜良機?”呂布疑惑道。

    “大人,鮮卑大軍遠道而來,日夜兼程,定然是士兵疲敝,只需一場夜襲,便可破鮮卑大軍矣!”郭嘉低聲道。

    呂布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郭嘉走的又是一步險棋,鮮卑雖然士兵疲敝,卻有萬人之眾。

    郭嘉也知道事關重大,只是靜靜的等著呂布的答復,這段時間的接觸,他發現呂布的確是個很好的君主,對待手下將士親和有加,且能聽得進勸諫。

    沉思良久之后,呂布道:“就依奉孝之言,夜襲鮮卑大軍,此戰必須成功!”

    “諾!”郭嘉拱手道。

    夜深人靜,兩千余名飛騎將士,整裝待發,八十里,以騎兵的速度,一個時辰便可到達。

    沒有言語的激勵,飛騎將士等待的只是一道命令,他們早已決定將全部交給呂布,對于他們而言,只有服從,殺敵,殺敵,近一個月的殺戮,已經讓他們麻木了,也讓他們的馬上功夫更為精湛,連鮮卑人最為精銳的王庭騎兵都敗在了他們的手中,何況是其他的鮮卑騎兵。

    二更時分,距離鮮卑大軍休息的地方還有二十里,呂布抬手示意大軍停止前進。

    在各部將領的命令下,騎兵拿出早就準備好的棉布,裹在馬蹄上。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一支騎兵悄然前行著。

    距離鮮卑人越來越近了,呂布傳令大軍停下,而后帶著典韋、趙云,潛入了黑暗中。

    這已經是鮮卑人第三次一日一夜的趕路了,闕機是出了名的勇士,對待士兵十分嚴格,心憂彈汗山之下,不斷的催促騎兵前進,絲毫沒有顧及手下的騎兵已經十分疲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