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VS桑普多 > 末日樂園 > 1265 快跑!

都灵vs萨索洛历史战绩: 1265 快跑!

    【正文快了,30分鐘到1小時吧】

    “老子干死你們這幫不要臉的!自己在車、車里……開空調,讓我們受苦!???”

    伴著車門上沉悶的一聲撞擊,街邊猛地響起了一個口齒不清的怒喊聲——林三酒讓那黑影一嚇,一下子失了方向,她急忙一腳將剎車踩到了底,車子發出難聽的一聲吱嘎尖響,這才好歹是沒撞到路邊的護欄上。

    往后一看,原來是個光著膀子、汗如雨下的男人,此時正抓著幾塊磚頭朝剛才那輛紅色馬自達瘋狂地砸去,一邊砸,一邊罵:“你們,你們不是好東西……給老子滾出來,滾……”一句話沒說完,身子往后一栽,昏了過去。

    顯然剛才自己是遭了池魚之殃了。

    呼了一口氣,林三酒將目光從后視鏡里收回來,還有些心驚肉跳。瘋了似的狂躁、昏迷,有時還會出現幻覺,這都是極度高溫下,身體重度脫水的標志——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腳下加速,直直往朱美所住的小區開去。

    朱美家她是去過很多次的——二十分鐘后,當車頭燈照在“榮軍小區”四個字上的時候,林三酒緩緩地停住了車熄了火。取下鑰匙,背上包,打開手電,她朝著小區大門走了過去。

    小區位置有些偏,平時附近就沒什么人,這個時候更是寂靜得有如一片死城。然而就在快要走到大鐵門前面的時候,林三酒突然心里一顫,停住了腳步。

    四周看了一圈,并沒有什么異?!魃韉賾值攘肆椒種?,見依然毫無異狀,這才微微松了一口氣。

    看來這個“敏銳直覺”也不是百分之百準確。

    榮軍小區是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的舊樓房了,就像所有的老建筑一樣,小區的門口也設置了一個門衛處。因為這個地段不大安全,一過晚上12點,鐵門就上了鎖。不過要是夜里有人回來得晚了,只要敲敲鐵門,門衛處里值班的保安也會拿著鑰匙來開門。

    看了看表,現在正好是凌晨兩點半。林三酒走上前,搖了搖鎖得死死的鐵門,沉重的黃銅大鎖將鐵門撞得哐哐響——聲音分外刺耳,過了好一會兒才逐漸消失了。然而四周依然靜靜的,沒有一絲人氣。

    “保安大哥,你在不在?我是來2單元找人的,麻煩給我開開門!”她清亮的聲音在靜謐的夜里傳得很遠。但別管林三酒的聲音里含著多少希望,門衛室里仍舊連一點回音也沒有。

    嘆了一口氣,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兒。林三酒仰頭看了看鐵門上方一根根防止攀爬的鐵條,頭都開始疼了——別看小區老,鐵門可是最近新裝的,結實地不給人半分僥幸心理。

    林三酒猶豫著,將手放在了鐵門上。

    “收起來!”

    隨著她的低語,掌心里再度一次亮起了白光??燒庖淮偉墜夂孟裼械懔Σ淮有乃頻?,連連在她手心里閃了好幾下,鐵門依然故我。這還是林三酒第一次試圖轉化這么大、這么沉的東西——她只覺自己心跳逐漸加快,漸漸地有些喘不上來氣,肌肉也開始酸疼起來——

    感覺好像身上墜著幾千斤的鐵塊似的,林三酒的手臂開始發起了抖。就在她馬上要支撐不住、撤手放棄的時候,不知道是第幾道白光伴隨著“啪”的一聲熄滅了。

    鐵門消失了,化作了一張卡片落在了地面上。幼稚園水平的蠟筆畫上亂七八糟地畫著兩扇鐵門,卡片下角寫著:

    【鐵門】

    榮軍小區在2012年裝上的兩扇鐵門。除了沉沒有優點。

    功能:沒有什么特別的,沒有裝進墻里的時候站不起來。

    ……林三酒幾乎已經習慣了這種沒用的破卡,她順手往兜里一揣,急急地朝朱美所住的2棟跑去。

    身后的門衛室仍舊是安靜的一片漆黑。

    當林三酒站在401室門前的時候,她已經呼哧呼哧地喘成了一頭牛。剛才收起鐵門的那一下實在耗費了她太大體力了,剛才又一口氣爬了四樓,此刻林三酒只覺自己的聲音都在抖:“朱、朱美!你在不在……開門,我是、是小酒!”

    401室也是靜靜的。林三酒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胃里——萬一朱美在屋里昏了過去,她可就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自從今晚12點以后,她已經轉化了三樣東西了:任楠的尸體、頭發,和鐵門。今天的名額只剩下了一個,可是朱美家卻有兩道門!

    林三酒不甘心地一邊叫,一邊不斷“砰砰”地砸門,心里焦躁極了?!詹畔魯檔氖焙蛩妥⒁獾攪?,氣溫似乎還在一直不斷地攀升,從她煩熱的體感來判斷,此刻的溫度絕對不止56°了,朱美一個平常人,能撐得過來嗎……

    喊了一會兒,林三酒只覺嗓子都在冒煙,不得不停下來喝了幾口水。將水瓶放回包里,她剛要抬起手再敲門的時候,忽然吱呀一聲,401室的入戶門開了一條縫。

    “朱美,你怎么樣——”林三酒一下子松了一口氣,忙用手電照了過去。

    然而開門的人卻不是朱美,而是一個年約五旬,生著一張鵝蛋臉的中年女人。那女人猛地被亮光一照,忙用手擋了擋——可就是這么一剎那,也足夠林三酒瞧個清楚了。

    “啪”的一聲,林三酒的手機摔到了地上。

    她死死地盯著門縫里露出的半張臉,半晌才有了反應,手忙腳亂地摸起了手機——顫抖的手電光再一次打在了門上,林三酒這才終于找到了自己的聲音:“……媽?”

    她只覺自己的腦子渾成了一團漿糊?!奧?,你怎么……你怎么在這兒?你沒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中年女人幾乎快要落淚了,她忙一把打開了門,“快進來快進來!你沒事真是太好了!媽都要擔心死了……”

    林三酒渾渾噩噩地被她給拉進門,在門廳站住了。她一時千頭萬緒都盤旋在心頭,就是不知道應該開口說什么好;正愣著,林三酒余光一掃,看見自己身旁是一個齊腰高的白色鞋柜——這個鞋柜她太熟悉了,正是她陪朱美一塊兒買回來的。

    一個問題瞬間脫口而出:“媽,你怎么會在朱美家?朱美呢?”

    林媽媽抹了一把眼淚,拉過一把椅子,示意林三酒進屋坐下??此昧?,這才哽咽著說:“……自從天氣變得這樣不尋常以來,我就一直擔心你擔心得要命。今晚上聽說這兒的電網癱瘓了,我趕緊就過來了……我打你電話打不通,只好先來朱美這兒,看看能不能等到你??墑恰墑侵烀籃孟癲恍辛恕?br />
    林媽媽抽泣了幾聲,說道:“她是個好孩子……我知道你們關系好,你千萬別太傷心?!?br />
    林三酒坐著沒有動,沉默了一會兒,只是把手機上的手電筒給關掉了。屋子里重新又陷入了一片黑暗。

    “我來的路上就做好心理準備了……老天爺要收她,也是沒辦法的事。萬幸的是,媽你一點事都沒有,這比什么都強……”黑暗中,林三酒囁嚅著說。

    林媽媽明知道女兒看不見,依然點了點頭。她擦了一下臉,笑著說:“你爸也沒事,正在屋里休息呢。我這就去叫他——”說罷轉身就要走。

    “我也去——”林三酒迅速站起身來。

    林媽媽一邊走一邊點頭,伸手去推臥室門:“喂……”

    話才剛開了個頭,只聽腦后一陣疾風襲至,林媽媽猝不及防,頭上已經“哐當”一聲重重地挨了一下,登時身子一軟,倒在了地上,露出了她背后林三酒的身形。

    林三酒高高舉著椅子的雙臂幾乎支撐不住,忙將椅子放下了——可放下了椅子,她卻沒有松開手,反而緊緊地攥著椅子把手,如臨大敵似的盯著臥室的方向。一時間,靜謐的房間里,只有她自己粗重的喘息聲。

    緊接著,臥室門后響起了腳步聲,隨即猛地一下,臥室門就被拉開了。一個寬肩高個的男人站在門口,又驚又怒地瞪著眼前的這一幕——借著一點點室外的微光,能勉勉強強看見他一副酷肖林三酒的長相。

    “你這是干什么?!那可是你媽!”他怒吼了一句。

    對面那一張與他十分相似的臉,此刻表情冷冷的。

    “我比你還希望她是我媽?!繃秩粕釕詈粑艘豢諂?,感覺到手臂和大腿上的肌肉由于疲勞,正一跳一跳?!拔野致枋昵熬統禱鋈ナ懶?,從認尸到下葬,都是我一手辦下來的?!忝橇礁齙降資撬??我朋友又在哪里?”